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章
    ,!

    杨可韫并没有发现有人正在偷窥,而是用毛巾一点点地擦拭身上的水滴,傲人的曲线在月光的照耀下变得明朗,本就白皙的肌肤此刻更像是镀上了一层银辉。她的身子是那样的美,翘起的浑圆,凸起的雪白,钱三运忽然觉得自己的裤子有些发紧了。杨可韫忽然掉转身子,面对着后院门。她微微愣了一下,大概是发现后院门怎么会开了呢?可是,又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也许是晚风将虚掩的后院门吹开了吧,她哪里知道,门后面躲着一个大男人呢。

    钱三运躲在门后面,心里扑通扑通地跳,既想偷看杨可韫的正面,又怕被她发现。他想离开,可是双脚竟像生了根似的,根本挪不动;他想扑过去,将这个**的美人揽在怀里好好肆虐一番,可是又没有勇气。

    继续偷看还是适可而止?这的确是一个问题。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钱三运还是忍不住将脑袋探了出去。

    “啊!”杨可韫突然发现后院门口探出了半只脑袋,失声尖叫起来。她脚底下一滑,两只手胡乱地在空中划动,想要抓住什么,可是身边根本就没有可以支撑的物体,眼看就要栽倒在水盆里。

    钱三运也被杨可韫的突然尖叫吓了一惊,酒醒了大半,眼看着杨可韫就要跌倒,他飞快地从门后窜了出来。幸好后院门离澡盆的距离很近,他三两步就到了杨可韫身后,用两只大手稳稳地将她托了起来。杨可韫的身子很柔软,还散发出淡淡的体香,一种无与伦比的舒服感觉溢满他的全身。

    “可韫,是我!”钱三运的一只手托住杨可韫的脖颈,另一只手托住了她的翘臀。

    “你是镇里的钱书记?吓死我了!”杨可韫下意识地用两只小手轻轻拍打自己的胸膛,大概是受惊过度,她竟然忘记了自己此刻正一丝不挂。

    “可韫,不要怕,我刚刚回来,听见后院有滴答滴答的水声,以为是厨房哪里漏水,打开后院门一看,无意中就看见你了,我真的不是有意偷看你的。”钱三运为自己的偷窥辩解。

    “大骗子,谁会相信你的话呢?我正纳闷后院门怎么开了,还以为是晚风将门吹开了,突然就看见半只脑袋,还以为撞鬼了呢。”

    “可韫,我是人,不是鬼,你是在诅咒我吧?”钱三运将杨可韫抱了起来,并不失时机地在她的粉臀上揩了一把油。

    “你就是大骗子!大坏蛋!”杨可韫终于意识到自己此刻正赤身**倒在钱三运的怀里,两只脚乱蹬。“快将我放下,大坏蛋!”

    钱三运稳稳地将杨可韫放回到水盆里,一脸坏笑着说:“可韫,要我为你擦身子吗?”

    杨可韫羞涩得用两只手将自己的整个脸遮挡了起来,歇斯底里地说:“大坏蛋,我让你马上从我的视线消失,否则,我和你没完!”

    “我走,我走。”钱三运嬉皮笑脸的,慢慢的后退,两只眼睛却一刻也离不开杨可韫曼妙的身体。

    “大坏蛋,赶快滚蛋,赶紧的!”杨可韫又在大叫大嚷。

    无奈之下,钱三运才恋恋不舍地从后院门走进了堂屋。他心中在盘算,杨可韫这小美女会不会真的找自己算账?不管怎么说,自己今天是赚大了,竟然看到了一个十七岁青春美少女的**,还抱了一回她柔软芬香的身体。

    钱三运忽然意识到,今晚应该只有杨可韫一个人在家。因为正常情况下,如果屋里有人的情况下,她刚才大叫大嚷时,肯定会有人冲出来问为什么。杨建整天跟在乔大虎后面鬼混,不在家理所当然,可杨可欣怎么没有回家?杨小琴不是说了她今晚要回家吗?还有陈月娥,她怎么也不在家?

    杨可韫家四间大瓦房,堂屋的左边是西厢房,平日是杨建的房间,堂屋的右边第一间是杨可韫、杨可欣姐妹俩的房间,第二间也就是最里面则是陈月娥的房间。

    钱三运在几间卧室走了一圈。杨建的房间门是敞开的,黑咕隆咚的,里面没有人。杨可韫的床上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没有见着杨可欣的身影。陈月娥的房间没有开灯,但电视是开着的,很显然,是杨可韫洗澡前没有关电视。

    钱三运一屁股坐在电视机前面的小木椅上,眼睛盯着电视,心里却在想着刚才活色活香的一幕。他心里在默默感激徐国兵,要不是徐国兵主动留他吃饭喝酒,他怎么会那么凑巧撞见杨可韫在洗澡?今天晚上怎么办?是死皮赖脸呆在杨可韫家不走,还是回村部宿舍睡觉?

    突然,“啪”的一声,电视机被关掉了。杨可韫气呼呼地闯了进来,她高高撅起的嘴唇足足可以挂上一个酱油瓶了。

    钱三运站了起来,打开了电灯,赔笑道:“可韫,你怎么关电视了?我正看得精彩呢。”

    “我家电视就不给大坏蛋看!大坏蛋,大流氓,晚上偷窥别人洗澡!”杨可韫凶巴巴的,一副得理不饶人的神态。

    钱三运忽然发现杨可韫的性格很像她妈妈陈月娥,性格外向,大大咧咧的,还有些蛮不讲理。这一点绝不像杨可欣。

    “可韫,你是不是生气了?我承认我偷看了你的身体,但是,如果没有我在关键时刻英雄救美,你很可能就会跌倒在地的。你想想看,你的身子完美无瑕,万一擦碰到水泥地坪上,有了伤疤,岂不是很难看?”

    “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跌倒?”杨可韫坐在了床上,气鼓鼓的,她将脸撇向一边,似乎不敢正眼看钱三运。

    “对不起,可韫,都是我的错,好不好?”钱三运不由得多看了面前这个十七岁的高一女生。她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短袖t恤衫,胸前鼓鼓的,两只胳膊就像雪白的莲藕一般。她下身穿着牛仔短裤,白皙秀美的大腿在灯光的映照下白得晃眼。时令虽然还是春天,但天气很温暖,即使是晚上,她穿这样少的衣服正合适。

    “本来就是你的错!堂堂的高山镇钱大书记,竟然在晚上偷看一个女孩洗澡,羞不羞呀?下次见到我姐姐,我要向她告状,看你还怎么追她!”杨可韫显然余怒未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