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章
    ,!

    “可韫,不要,不要。经过你添油加醋的一说,我在你姐姐心目中的光辉形象就消失殆尽了!”钱三运虽然明知杨可韫在赌气,却还是一本正经地央求道。

    杨可韫扑哧一笑,道:“哈哈,害怕了吧?我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想不到钱大书记也有软肋!”

    “对了,可韫,你姐姐今晚怎么不回家?我听你堂姐杨小琴说,她上午见到你姐姐了,说你姐姐今晚回家。”

    杨可韫瞟了一眼钱三运,又飞快地收回了视线,说:“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个大坏蛋呀?”

    钱三运无可奈何地说:“你不说我也能猜得出来,虽然今晚轮不到你姐姐值夜班,但是要和同事换班。你妈妈今晚怎么也不在家?是不是去邻居家串门了?”

    “钱大书记,你以为你是派出所民警啊?问来问去的,问我姐姐,又问我妈妈,说不定还要问我今晚为什么会在家里!告诉你,我家可都是良民,用不着你像审问犯人似的,问个不休!”

    “不就是随便问问吗?干嘛发这么大的火啊?大不了我装哑巴就是了。”钱三运苦笑道。

    “我问你,钱大书记,你今晚是不是就想赖在我家不走了?”杨可韫慢慢地恢复了本来大大方方的性格,不再羞羞答答,她的眼睛也敢直视钱三运了。

    “我没有这个想法啊。实话实说吧,晚上我喝了点酒,听说你姐姐回家,就赶过来准备和她套套近乎,不想没见到你姐姐,倒是见到你了。”钱三运伸了伸懒腰,打了个哈欠,说,“可韫,我不想讨人嫌,得回村部宿舍睡觉了。我如果再不走,也许就会有人拿棍子赶我走啦。”

    杨可韫从床上站了起来,话中有话地说:“我可没有赶你走的意思啊。”

    “你刚才不是质问我是不是想赖在你家吗?”女孩的心思猜不透,钱三运一时也懵了,不明白杨可韫究竟是想表达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如果皮厚,就赖在我家不走。”杨可韫顿了顿,补充道,“你如果真的赖在我家不走,我能有什么办法?”

    “你有办法的,大声叫唤:大坏蛋赖在我家啦!”钱三运乐了,看杨可韫的神色,她还真的有留自己在家过夜的想法。

    “别取笑我啦!我刚才大声叫嚷是受了惊吓的缘故。随便你吧,要是回村部宿舍睡觉也可以,留在我家睡觉也可以,反正今晚只有我一个人在家,多一个人还能陪我说说话呢。”

    钱三运心中窃喜不已,陈月娥今晚看来不会回来了,那么今晚将和杨可韫共同度过了,只是不知道,杨可韫会不会让自己和她同床共枕?

    “可是,可韫,我晚上睡哪张床呢?”钱三运小心翼翼地问。

    “随你的便,我家三张床,你想睡哪张床都可以。”杨可韫脱口而出。

    “我,我想睡外面那张床。”钱三运支支吾吾地说,他没有直说自己就想睡你的床,但是,他的意思表达得很明显了,外面那张床正是平日里杨可欣、杨可韫姐妹俩睡的。

    “可以,你睡我的床,我睡我妈妈的床。你在外面当保镖,保护着我。”

    “啊!你真能想得出!”钱三运非常失望,他想睡杨可韫的床是假,想和杨可韫同睡一张床才是真。

    “你怎么啦?”杨可韫不解地问。

    钱三运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自我解嘲地干笑了几声,“哈哈,没什么。”

    杨可韫似乎不信,又问:“钱书记,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想法倒是有,但想法变成现实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钱三运坏笑道。

    杨可韫冰雪聪明,猜出了钱三运心里坏坏的想法,顿时面泛桃红,心跳加速,低下头,轻声说道:“钱书记,你好坏啊。”

    钱三运两手一摊,装作很无辜的模样,道:“可韫,怎么又说我坏?我可什么也没有说呀。”

    杨可韫用粉拳在钱三运宽阔结实的胸膛上轻轻擂了一下,娇嗔道:“你心里想什么,你自己最清楚!”

    “我说可韫,你还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那你说说看,我的想法能实现吗?”

    “臭美!你就做白日梦吧!”

    “做梦就做梦,梦想总该有的,说不定就实现了呢。”

    杨可韫啐了一口:“你就做你的春秋美梦吧!”

    钱三运的第六感觉告诉他,杨可韫心里其实是喜欢他的,要不然,早就将他赶走了。怎么降服这个古灵精怪的小美女,钱三运并无现成的经验可以借鉴,但有一点,决不可操之过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嘛。如果想要熬一锅美味的肉汤,得用文火慢慢炖。

    “可韫,喜欢听故事吗?”钱三运转移了话题。

    “喜欢呀。”杨可韫眼睛一亮,随口问道,“钱书记,你会说故事吗?”

    “当然会啦。我小时候就是班级有名的故事大王呢。可韫,你想听什么类型的故事?”

    “只要你说的故事我都爱听。”杨可韫一脸虔诚地看着钱三运。

    钱三运的心里痒痒的,就像有一只鹅毛在撩拨心扉。他重又坐在电视机前的小木凳上,杨可韫搬来一只小木椅,紧挨着他的身边坐下了。

    “等下。”杨可韫刚坐下又站了起来,“钱书记,你是想喝茶还是想吃水果?”

    “无论是茶水还是水果,只要经过可韫的手,都是最香甜的。”钱三运不失时机地表露心迹。

    “你呀,就知道用甜言蜜语哄我!”杨可韫的脸上飞起朵朵红晕,从电视机下面的纸箱里找出一只红苹果,很熟练地削皮。

    “钱书记,你吃。”杨可韫将削好了皮的苹果递给了钱三运。

    钱三运接过苹果,正准备咬一口时,突然注意到杨可韫并没有为自己削苹果,有些惊讶,问:“可韫,你怎么不吃苹果呢?”

    杨可韫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纸箱里只剩下最后一个苹果了。”

    钱三运连忙说道:“可韫,苹果你吃,我喝茶水吧。”

    杨可韫莞尔一笑,道:“不了,我不渴呢。”

    钱三运将苹果塞到杨可韫的嘴边,说:“可韫,你咬一口。”

    杨可韫也不谦让,用樱桃小嘴在苹果上轻轻咬了一口,慢慢地咀嚼。这一刻,她变得很淑女,变得与姐姐杨可欣有几分相似了。

    “对了,忘了告诉你,那次你为我买的零食,我还没有吃完呢。还有,我将另一份水果零食带给姜娇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