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章
    ,!

    年轻女子打开后门,将小鱼王领进厨房,好酒好菜款待他,小鱼王饥肠辘辘,狼吞虎咽的将美味佳肴都吃光了。他很好奇这个年轻女子为什么对他这样好。吃饱喝足后,年轻女子将他引领到一个浴室,并给了一套新衣服让他洗澡,然后关上浴室门出去了,其实她并没有走远,就在浴室的隔壁偷看。原来浴室有个缝隙,从缝隙里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小鱼王洗澡时的情形。小鱼王宽衣解带后,后背上的咬痕和三根毛发被年轻女子看得清清楚楚。她飞快的来到母亲房里,惊喜地说:“妈妈,真的是弟弟呀,真的是弟弟呀!”

    中年妇女泪如雨下,激动地说:“快,快把你弟弟叫来!”

    小鱼王洗澡完毕,穿戴整齐后,被年轻女子带到了中年妇女房里。小鱼王非常惊讶,这中年妇女和上次托梦给他的女人长得一模一样,难道她就是自己的亲生母亲?没等他开口,那中年妇女一把抱住了他,翻开他的衣领去查看,果然他的后背上咬痕很清晰,还有三根头发,她抱着小鱼王嚎啕大哭起来:“儿啊,没有想到十八年后还能再见到我的儿呀。”

    一家三口哭成一团。小鱼王的母亲开始诉说家世:“我们家本是一富足人家,在你幼小的时候,被一伙强盗所害,你父亲和其他亲人都被他们杀害了,我和你的姐姐被他们劫持到这里,匪首方老大丧尽天良呀,他霸占你娘做大老婆,你姐姐做小老婆。要不是我念想着我的儿,早就自尽了。”

    小鱼王母亲哭泣道:“娘做大老婆女做小老婆,天都心寒呀!”小鱼王讲述了自己十八年来的生活和一路寻母的经历,义愤填膺,发誓要为家人报仇雪恨。小鱼王母亲说:“方老大心狠手辣,要是知道你来了,肯定会杀掉你的。我的儿,现在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你回去准备进京赶考吧,等你考上功名,再来救我也不迟!”

    小鱼王和母亲及姐姐依依惜别后,回到家里,挑灯夜读,不久进京赶考,中了状元,在京城做了大官。他上任伊始,就带领大军荡平了方家大院方老大的老巢,将这伙无恶不作的土匪统统杀掉了。可是,小鱼王母亲由于羞愧于母女共侍一夫的耻辱经历,悬梁自尽了,小鱼王悲痛万分。

    钱三运的故事戛然而止,杨可韫有些意犹未尽,“没有了吗?后来小鱼王怎样了?”

    “小鱼王将姐姐和养父母接到京城,过上幸福的生活呀。”

    “你说故事有亮点,我怎么就没有发现呢?”杨可韫不解地望着钱三运,她明亮的眼眸似一汪深潭。

    杨可韫淡淡的体香沁人心脾,钱三运贪婪地呼吸着,要不是有言在先,他真的想将这可人的小美女紧紧地搂在怀里,来一场荡气回肠的拥吻。

    钱三运的脸上掠过一丝坏笑,一字一句地说:“匪首方老大竟然霸占一对母女作为自己的妻妾!”

    “方老大罪该万死!”杨可韫啐了一口。

    “方老大此等行径违背最基本的人伦。不过,姐妹共夫完全可以理解。古人就说,小姨子的半边屁股是姐夫的。”

    “大坏蛋,将来有一天你即使真的成为我的姐夫,也不许打我的主意!”

    “呜呜,可韫,你就真的这么讨厌我吗?”钱三运装作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讨厌倒谈不上,只是我不想夺人所爱,更何况,这人还是我的亲姐姐!”

    “可是,你喜欢一个人却不能爱他,不感到很痛苦吗?”

    “我喜欢谁?喜欢你吗?你这个大流氓,大坏蛋,别自作多情了,我才不会喜欢你呢!”

    “算了,算了,不和你抬杠了,还想不想听故事?如果你想听,我可以一直说到天明!”

    杨可韫打了个哈欠,无精打采地说:“我有点困了,想睡觉了,下次我再听你说故事吧。”

    “好的,那我们都睡觉吧。”钱三运脱掉外套,飞快地钻入被窝里。

    “你这只癞皮狗,怎么和我同睡一床呢?我们可是有言在先啊。”杨可韫轻轻推搡着钱三运的胳膊,只是那力度太小,不像是动真格的,更像是做做样子。

    钱三运哀求道:“可韫,你看我说了很多精彩的故事给你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今晚就让我睡这里吧。”

    “大坏蛋的话果然不能相信!你看你,又得寸进尺了吧?好吧,你晚上可以不走,但是不许关灯,也不许碰我,否则我就一脚将你踹下床!你能够做到吗?”

    “好的,好的,保证做到。”钱三运心中大喜,晚上即使不能和杨可韫有身体接触,但睡在美少女身边该是多么幸福的人生体验啊。

    杨可韫钻入被窝里,将脸背对着钱三运。

    “可韫,干嘛背对着我?将脸对着我,我想看着你睡觉呢。”

    杨可韫很听话地将脸转向了钱三运,若有所思地说:“对了,忘了告诉你,我姐姐今晚和同事换班,她明天一早就会回家的,你可要把握好这难得的机会啊。”

    “这么说来,我明天就赖在你家不走了?可韫,你明天也在家吗?”

    “在家,青山一中开春季运动会,我没有参加比赛,就回家了。大后天上课,我计划后天下午去青山一中。”

    钱三运想起来了,香芹婶子的侄女徐芳菲前几天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在家待了几天,只是她们不在同一所学校读书,杨可韫在青山一中,而徐芳菲在邻镇的一所高中。

    “后天下午我派车送你去青山一中,好吗?”

    “那你也去青山一中吗?”

    “如果你希望我去,我就去!”

    杨可韫忽然咯咯笑道:“钱书记,你不会是想借机去看看你的那位小表妹吧?你的那位小表妹长得水灵灵的,我要是男人也会喜欢上她的!”

    “可韫,你说的什么话呀?我和她可是纯洁的兄妹关系,我喜欢的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杨可韫脸色绯红,从被窝里伸出柔荑,一把揪住了钱三运的耳朵,佯装生气道:“我明天就将你的话原原本本地告诉姐姐,看你还胡说八道!”

    钱三运很夸张地嗷嗷大叫,一脸委屈地说:“好可韫,你就放过我吧,说真话为什么就这样难呢?”

    “你这个大坏蛋,就知道说甜言蜜语哄我,我才不相信你说的话呢。”

    钱三运还准备打情骂俏时,忽然,房屋大门响起嘭嘭嘭的敲门声。杨可韫一惊,连忙从被窝里坐了起来,口中喃喃道:“不会是我的妈妈回家了吧?我舅舅生病了,妈妈下午才去他家,说好了今晚不回家的,再说她有钥匙呀。”

    钱三运心中也有些害怕,不管是谁敲门,自己和一个女孩子同睡一张床终究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事,也从床上坐了起来,披上了外套。

    “钱书记,我有点怕,这深更半夜的,会不会是坏人呢?如果是我妈妈敲门,肯定会叫我名字的,可是,外面的人只敲门,却不说话。对了,会不会是那个大坏蛋乔大虎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