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章
    ,!

    钱三运暗地里骂道:你们这帮狗日的简直就是一群畜生,你们的好日子就快要到头了!他在瓦房周围转了一圈,这是一座由三间砖瓦房组成的小院落,院落有一扇紧闭的木门,院落的围墙有一人多高,如果想翻进去并不是件很困难的事。他的心中已经有了盘算,就是先悄无声息地翻越院墙进入院落,然后打开院门,再组织强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熟睡中的或正在凌辱被拐女人的黑帮成员抓获,不能给予他们更多的反抗时间,否则,这伙亡命之徒一旦操起武器,就会给我方人员带来巨大的人身危险。

    钱三运悄悄地返回到人群中,在和甘日新短暂商量后,对人员分工进行了部署。随后,一群人摸到院墙边,方小龙轻松翻过围墙后,打开了木门门闩。门一打开,除躲在门外偏僻角落避嫌的杨建外,其他人蜂拥而入,按照事先商定后的行动方案,兵分两路,一路由钱三运带队,主攻关押被拐女子的长屋;一路由甘日新带队,主攻黑帮成员睡觉的宿舍。

    钱三运一脚将长屋的房门踹开,在长屋外面的大床上,果真见到了几个**裸的身体。两个黑帮成员做梦都没有想到深更半夜会有人破门而入,都呆若木鸡,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不许动,把手举起来,我们是警察!”钱三运怒喝道。

    两个团伙成员见一下子冲进来好几个人,有的人手里还拿着手枪,根本不敢动弹,乖乖地举手投降。

    钱三运麻利地给二人戴上手铐,将他们从女人身上拽了下来。他打量面前的这个女人,她的年龄也就二十岁上下,虽然披头散发的,但还是看得出她是一个标致的美人儿,身材凹凸有致,曲线优美,小腹部没有一丝赘肉,好看的鹅蛋脸上挂着几道深深浅浅的泪痕,怪不得这两个无耻的家伙大半夜的侵犯她。只是这女人似乎麻木了,面色苍白,眼神呆滞,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似乎没有了羞耻感。

    好大白菜都被猪给拱了,钱三运在心里将乔大虎一伙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个遍,又给了这两个无耻的家伙一顿拳打脚踢,两个人疼得哇哇大叫。

    钱三运忽然想起,今晚应该带杨可韫过来,自己一个大老爷们怎么好意思帮她穿衣服?他瞟了一眼身边的王石在,这王石在,可能是很久没有偷腥的缘故,正色迷迷地盯着床上女人的**,眼珠子都快要滚出来了。钱三运微微一笑,招呼王石在:“你安顿她穿衣服,我去甘日新那边看看。”

    王石在立刻精神抖擞,那神情比上次抓赌时分了两万元赃款还兴奋,他应声答道:“钱书记,保证完成任务!”

    钱三运走出房门不远,就见到甘日新等人押着两个穿裤衩的男人,那两个男人就像瘟鸡,耷拉着脑袋。

    “钱书记,我们只用一分钟就结束了战斗,你们那边怎样?”甘日新一脸的兴奋。

    “也干净利落地结束了战斗,正准备支援你们呢。”首战告捷,钱三运的心情也很好。

    “走,我们来看看那几个被拐女人。”甘日新大踏步走进了长屋,钱三运也跟了进去。

    此时,王石在已经将床上的女人搀扶了起来,并为她穿上了衣服。王石在磨磨蹭蹭的,想多拖延点时间,好借机在女人身上揩油,这一切钱三运看得很分明。

    甘日新扫视了一眼床上的女人,眼神并没有做更多的停留,从他的面部表情可以看出,他似乎对女人美丽的**没有兴趣,感兴趣的只是女人的身心状况。

    “她**上并没有受过多大的伤害。”甘日新对钱三运说,“不知道这女人本来精神就有问题,还是这段时间在这里饱受折磨的缘故,她的精神状态非常不好,当务之急是将她送到医院进行救治。”

    “是啊,这里简直就是人间地狱,就是一个正常人,也无法经受得起这非人的折磨!这帮禽兽不如的畜生,该碎尸万段!”钱三运也为这个可怜的女人感到难过,虽然他并不清楚这女人的身世,但是,他心里隐隐约约感觉到,这女人应该就是杨建口中所描述的那个女大学生。

    “走,钱书记,我们再去里屋看看其他的女人现在是什么状况。”甘日新从部下手里拿了一把手电筒,走进了黑漆漆的里屋,钱三运也跟着走了进去。

    借助手电筒的光亮,钱三运看清了这偌大的屋里只有三张木床,床上有两个衣衫不整的女人,她们坐在床上,战战兢兢地望着进屋的陌生人。

    “你们是警察吧?”一个中年女人小心翼翼地问。

    “是的,我们是警察,是来解救你们的。”甘日新大声说道。

    那中年女人忽然嚎啕大哭起来,下了床,扑腾一声跪倒在甘日新的面前,哭哭啼啼地说:“警察同志,快解救我们出去吧,我很想见我的女儿,我以为这一辈子都见不到我的女儿了!”

    甘日新将中年女人扶了起来,安慰道:“大妈,快起来吧,你放心好了,我们会派人将你平安送回家的,你很快就会见到你的女儿的!”

    另一张床上的女人的年龄介于外面的女孩和中年女人之间,她的表情很木讷,眼神很呆滞,不言不语,不喜不悲。钱三运想,这个女人精神上受到的伤害比外面那个女孩更重,因为外面那个女孩还会哭泣,哭泣也是一种真情实感的流露,而眼前的这个女人已经彻底麻木了。

    “你们将衣服穿好,我们等下就带你们出去。”甘日新对两个女人说。

    中年女人麻利地穿上了衣服,而另一个女人则傻呆呆地坐在床上,不说话也不穿衣服。钱三运想,这个女人的精神大概已经崩溃了。

    “王石在,进来!”钱三运大声招呼王石在,穿衣这等事让王石在干最合适不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