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章
    ,!

    东河沙场距离李腊梅家大约两三公里,在车上,钱三运盘算着如何将乔大虎顺利捉拿归案。磬石山村的大多数人家,屋后都有后院,有的人家的后院还有后门。农村人家的大门一般都是很牢固的,想要一脚踹开绝非易事,乔大虎是军人出身,又是臭名远扬的恶势力团伙头目,实力自然不能小觑。一旦他听见撞门声,第一反应很可能是操起身边的武器负隅顽抗,但也有可能选择从后门溜之大吉。李腊梅家的屋后就是山林,又是夜里,乔大虎只要逃出院落,就很可能逃之夭夭。因此,必须想出一个周全之策。

    钱三运忽然眼睛一亮,何不先哄李腊梅开门,乔大虎必定不会想到有人抓他,然后采取突然袭击的方式,将他堵在室内,以瓮中捉鳖的方式将他擒获。钱三运想到了香芹婶子,香芹婶子和李腊梅是一个村庄的,虽然关系并不亲密,但编个理由让李腊梅开门是没有问题的。

    钱三运敲打香芹婶子卧室的窗户,正在睡梦中的香芹婶子被惊醒了,在屋里大声问:“谁啊?”

    “婶子,开门啊,我是镇里的钱书记。”

    香芹婶子侧耳一听,没错,正是钱三运,连忙披衣下了床,一边走,一边说:“钱书记,我现在就来开门。”

    香芹婶子心里纳闷,钱书记上午才从她家里去镇里开会的,怎么晚上又来了,而且还是在深夜时分,他是不是想在我家寄宿还是发生什么事了?她打开门,见到的并不只钱三运一个人,还有另外一个陌生的男人。

    “钱书记,这么晚了来我家,是不是有什么事?”香芹婶子一脸疑惑地问。

    钱三运和那名警察进了堂屋后,就简明扼要地说明了来意。钱三运是哑巴的救命恩人,香芹婶子自然不会拒绝他的要求。她斟酌一番后,心里有了主意。

    已是凌晨时分,村庄里静悄悄的,只是间或传来几声犬吠。香芹婶子一边敲打李腊梅家的大门,一边喊道:“腊梅,腊梅,我家哑巴晚上牙齿疼痛得厉害,你能不能用你家的偏方帮他止止痛啊?”

    李腊梅家的卧室亮灯了,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是香芹婶子啊,我来开门啊。”

    钱三运向身边的警察使了个眼色,暗示他门一打开就冲进卧室,警察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

    不多时,大门哗的一声打开了,一个美丽的女人出现在钱三运的眼前。不用说,这女人就是李腊梅,她上身披着一件外套,下身却只穿着一条三角内裤。钱三运没有多看,就和警察冲进了里侧的卧室。李腊梅大惊,下意识地大叫道:“啊!你们是谁?”

    香芹婶子怕李腊梅受到惊吓,慌忙解释道:“腊梅,他是镇里的钱书记,和县里的警察一同来抓乔大虎的。”

    李腊梅感觉自己受了香芹婶子的欺骗,显然很生气,杏眼圆睁,怒气冲冲地问:“香芹婶子,你倒是把话说清楚,为什么诳我?”

    香芹婶子自知理屈,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这时候,钱三运从卧室里走了出来,厉声问:“李腊梅,乔大虎到哪里去了?”

    李腊梅见是大帅哥钱三运,心里也不害怕了,她两只手合拢在高高的胸部,撅着嘴,媚态十足,娇嗔道:“我说钱书记,乔大虎又不是我老公,他在哪里我怎么会知道?”

    李腊梅的下身仅穿着一条粉红色的三角裤,两条大长腿雪白娇嫩,钱三运下意识地朝那神秘地带瞅了一眼,顿时脸红心跳的,心中难免想入非非,可是,毕竟香芹婶子和县刑警大队的一名刑警在身边,于是板着脸,低声喝道:“严肃点,快将衣服穿戴整齐!”

    “钱书记,我的长腿是不是很美啊?为什么要穿衣服呢?你们这些男人啊,都希望女人脱得一丝不挂!”李腊梅似乎一点也不畏惧,仍媚眼如丝,当着警察和香芹婶子的面,取笑钱三运。

    “严肃点!快说乔大虎在哪里?不然我就将你抓起来!”钱三运又开始表里不一了,心里很想将这个尤物压在身下好好蹂躏一番,脸上却是一副恶狠狠的神态。

    “你抓我?”李腊梅哈哈大笑起来,她扭着水蛇腰,走到钱三运的身边,将一只胳膊肆无忌惮地架在他的肩膀上,并故意将高耸的双峰挺了挺,媚笑道,“钱书记,你抓啊,被你这个大帅哥抓了,我心甘情愿!要不,你将我抓到你家吧,你也学学那乔大虎,隔三差五地就和我亲热亲热!”

    “放肆!”钱三运用力将李腊梅的胳膊放下,厉声道:“李腊梅,我知道你的行为已经涉嫌犯罪了吗?窝藏包庇罪!懂吗?乔大虎涉嫌犯罪,你包庇他,窝藏他,就是犯罪行为,是要坐牢的!”

    李腊梅被吓唬住了,脸上现出恐惧的神色,低声问:“我又没有干坏事,也要坐牢啊?”

    “包庇坏人就是干坏事!今晚乔大虎是不是来你家了?”钱三运质问道。

    李腊梅竹筒倒豆子,将所知道的一五一十的全说出来了。“我男人徐大锤和我婆婆去舅舅家吃喜酒,晚上没有回家,我就打电话让乔大虎过来了。乔大虎和我亲热一番后,我的好闺蜜胡丽菁来我家串门。胡丽菁认识乔大虎在前,正是因为她的介绍我才得以认识乔大虎。乔大虎突发奇想,想和我们一起玩,我才不干那龌龊事,他也没有强求我,就跟着胡丽菁去她家了。胡丽菁的男人董大壮在县城务工,这几天不在家,她们是怎么快活怎么玩。不过话又说回来,就是董大壮在家,乔大虎进他家就像进自己家一样自由。”

    “太乱了,太乱了。”钱三运连连摇头,一脸严肃地对李腊梅说:“李腊梅,现在就带我去胡丽菁家,叫开她家的门,借此机会将功赎罪!”

    李腊梅一口答应了,便转身进了卧室,穿好衣服,然后锁上门,带着钱三运和那名刑警趁夜色来到了胡丽菁家。香芹婶子则回家了。

    此时此刻,乔大虎的确就在胡丽菁家。他是高山镇臭名远扬的恶势力团伙头目,长相也不赖,姘头不计其数,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高山镇的每个村都有他的丈母娘。乔大虎曾在武警部队当过几年兵,也可以说他就是一个兵痞,吃过晚饭后,他先是当着杨建的面强奸了那个被拐的年轻女大学生,并打了杨建几耳光。正在这时,他接到了李腊梅的电话。他是通过胡丽菁认识李腊梅的,彼此交往时间并不长,李腊梅长相妩媚妖冶,对男人的杀伤力很大,他挂断电话,就风尘仆仆地赶到了李腊梅家,在和李腊梅一番**后,胡丽菁敲来串门。胡丽菁这骚女人好几天没有碰男人了,硬是将乔大虎勾引到了她家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