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章
    ,!

    天刚微微亮,钱三运就从床上爬了起来,打了个电话给甘日新。

    甘日新告诉钱三运,县局叶青天局长对此案高度重视,连夜做了一系列重要指示,并提出了四个字的总要求:快、狠、猛、准。县公安局连夜对乔大虎等人进行了突击审讯,但审讯进行得并不顺利,乔大虎还想负隅顽抗,不是一言不发,就是避重就轻地谈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对于拐卖、强奸妇女的犯罪事实拒不招认,说只是手下的个人行为。现在,对乔大虎手下的审讯正在进行中。甘日新说,即使乔大虎不招供,只要形成有效、完整的证据链,就完全可以对他定罪的。

    钱三运又问了左东流的情况,甘日新说,三运老弟,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已经对我的几个兄弟打过招呼了,你尽管放心好了,等待我的好消息吧。

    钱三运最后说:“甘队长,我还有一件事麻烦你,不过这件事有些棘手,希望你尽力而为吧。”

    “三运老弟,我的这条命都是你给的,只要我甘日新能办到的,我就是宁愿犯错误也会帮你的!”

    “甘队长,事情也没有你说的那样严重。我也不转弯抹角了,乔大虎在高山镇胡作非为,却一直逍遥法外,背后是有保护伞的,据我了解,镇派出所所长张兵就是他的‘保护伞’之一。当然,还有没有其他人充当他的‘保护伞’,我就不得而知了。镇派出所指导员方永强和我关系很好,也是镇党委书记方大同的亲侄子,前段时间因为得罪人遭人暗算了,现在还在县医院住院,凶手依旧逍遥法外。我的想法,也是方大同书记的想法,就是借此机会将张兵拉下马,再活动活动关系,好让县公安局能任命方永强为镇派出所所长。”

    “三运老弟,你的意思我明白。且不说张兵就是乔大虎的保护伞,即使不是,我也有办法让张兵背上黑锅的。”

    “甘队长,你这么做我就不赞成了。你工作上一旦有什么闪失,犯了错误,被免了职务,我以后遇到麻烦还找谁帮忙?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张兵和乔大虎的关系非同一般,上次桃花村发生械斗事件,我们抓了乔大虎的两个手下,那时张兵还在市里学习。你猜最后怎么了?张兵提前结束学习,硬是将那两个人给放了!”

    “三运老弟,你的意思我懂,我会依法办事的。”

    钱三运上班后,又去了方大同的办公室,向他汇报了夜里抓捕行动的情况。方大同非常满意,并对下一步的工作提出了具体要求。钱三运明白,方大同说来说去,言外之意已经很明显,就是最好能将镇派出所所长张兵拉下马,好让自己的侄子方永强取而代之。钱三运信誓旦旦地表示,这次乔大虎的落马,一定会让其身后的“保护伞”现出原形,别的不敢说,至少高山镇派出所肯定有人会现出原形的。

    方大同大喜,亲切地说:“钱书记,你虽然年轻,但干事有办法、有魄力、有远见,我很放心。这样吧,你上午准备一份汇报材料,将乔大虎一伙的劣迹写清楚,还要写上如何彻底的肃清乔大虎一伙的遗毒以及建设‘平安高山’的具体措施。下午,我们一起去县政法委,如果时间充足,再去趟县公安局。”

    回到办公室后,钱三运将写作汇报材料的任务交给了政法干事吴克标,吴克标文笔还是很不错的,花了不到两个小时,就写了一篇两千多字、洋洋洒洒的汇报材料。钱三运看过后觉得非常满意,只在个别遣词造句上做了润色后,便让吴克标打印出来。

    由于夜里睡眠不足,钱三运靠在办公室的椅背上迷迷糊糊睡着了。他做了一个美丽的梦。温柔可人的杨可欣伏在他的左肩上,古灵精怪的杨可韫伏在他的右肩上。他的左手搂着杨可欣的腰肢,右手搂着杨可韫的腰肢。美人在怀,软玉温香。杨可欣说,可韫,从今以后,我们姐妹俩相伴在三运哥的左右,我虽然为姐,你为妹,但我不是妻,你也不是妾,你我都是三运哥的女人。杨可韫说,姐,你可真大度啊,竟然舍得让我和你同享三运哥的爱。杨可欣说,傻丫头,谁让你是我的亲妹妹呢?肥水不流外人田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懂吧?三运哥这么优秀,对我们又这么好,到哪里能找到这样的好男人呢?杨可韫说,姐,你真好,要不这样吧,以后逢双日三运哥归你,逢单日三运哥归我?这时候,一直不说话的钱三运发话了:什么单日、双日,我要你们俩夜夜陪在我的身边,准确地说是一个在我的左边,一个在我的右边!钱三运话音未落,杨可欣和杨可韫的粉拳如雨点般落在他的身上,两个美丽的小女人撅着嘴,异口同声地说,三运哥,你太贪心了吧,不怕我们掏空了你的身体?钱三运大叫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钱书记,钱书记,你醒醒啊,方书记打电话让你去一趟他的办公室呢。”钱三运睡得很沉,吴克标不停地椅钱三运的肩膀。

    钱三运终于醒了,睁开眼,发现自己正靠在办公室的椅背上,身边没有杨可欣、杨可韫姐妹俩,只有椅自己肩膀的吴克标。

    “你说方书记找我?”钱三运哑然失笑,这个梦也做得太离奇了。他本来是想上午回桃花村的,不为别的,只为这一双小姐妹都在家里,但因为要准备汇报材料,所以不能回去。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不对,应该说,是日有所思,日有所梦。他下意识地摸了一下嘴巴,发现湿漉漉的,难道刚才做梦时流了口水?

    “是的,钱书记,方书记刚才打电话让你去一趟他的办公室。”

    “我知道了。”钱三运忽然想到了那次在杨建家里,梦见自己和杨可韫交合,还说了梦话,恰巧被杨可韫听见了,于是问道,“对了,小吴,我刚才没有说梦话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