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章
    ,!

    “花主任,不愧是人大代表呀,看来你对这方面还是做了一定的功课的。对了,你前年写的那份考察报告,引起了镇里的重视吗?”

    “当时的镇党委书记胡业山看后,说写得很好,可是最后没有下文了。我在担任县人大代表时,也在县人代会上提过一份议案,就是关于山区发展特色种养殖方面的,可是会议结束后就不见下文了。那些官老爷,开会时表态比谁都积极,一散会,就全忘记了。但哪个饭店菜肴有特色,哪个宾馆服务小姐漂亮,他们再也不会忘!”

    “花主任,你说得很好,事实可能就是这样。我有个想法,桃花村的特色种养殖项目就由你来牵头,我负责做好沟通协调工作,并给予你村力所能及的政策、资金、技术扶持,怎么样?”

    “钱书记,难得你这么信任我!别的领导的话我可以不听,但你钱书记的吩咐我一定照办。”

    “那好,花主任,你在村里身兼计生专干和妇联主任两个头衔,现在又加了一个特色种养殖的牵头人,能忙得过来吗?”

    “应该没有问题。村妇联主任其实就是一个空头衔,几乎没有什么事情可做。忙就忙在计划生育这一块,不过呢,计划生育现在是村里压倒一切的中心工作,很多工作其实是需要镇、村干部共同努力完成的。比如,对一些怀孕的妇女强制引产、结扎,就是由镇政府组织人员将这些怀孕的妇女抓到县里去,凭我花木兰个人的能耐,是无论如何完成不了的。”

    徐国兵见钱三运和花木兰谈兴正浓,自己仿佛成了局外人,自知无趣,便悄悄地离开了。花木兰见徐国兵这盏“电灯泡”走了,心头大喜,轻声说:“钱书记,要么这样吧,关于下一步的工作安排,我晚上去你的宿舍再做详细的汇报吧。”

    钱三运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花木兰醉翁之意不在酒,并不是真的和他秉烛夜谈,而是想和他发生点什么。钱三运虽然是个多情胚子,但对花木兰这种当过小姐、老鸨的风骚女人兴趣并不浓厚。然而,花木兰毕竟是可用之人,他又不想得罪她,于是淡淡一笑,说:“花主任,现在我有空,你有什么想法尽管说,我愿洗耳恭听。”

    花木兰柳眉倒竖,杏眼圆睁,一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神色,“我说钱书记,你虽然是我的上级,但是我还是要批评你,你的脑袋难道是榆木疙瘩吗?”

    钱三运讪讪笑道:“花主任,我明天要去江州,参加在省委党校举办的为期一个月的小城镇建设培训班,晚上我可能不会住在村部宿舍呢。”

    花木兰显然非常失望,怔怔地望着钱三运,喃喃道:“我就不明白,政法委书记怎么会参加小城镇建设培训班呢?”

    “我也很纳闷呢。”钱三运呵呵一笑,转移了话题,“花主任,我在去江州之前,安排镇农技站朱彪副站长来桃花村一趟,你和他搞好对接。这段时间,镇农技站将组织技术人员对桃花村的特色养殖业户进行技术扶持,下一步,我将协调资金、销路问题,争取让你的‘一村一品’构想成为现实。”

    “钱书记,你如果是高山镇的一把手,高山镇绝对不是现在这个样子z业山在高山镇这几年,只知道吃喝玩乐,没有干过一件拿得出手的政绩!”花木兰越说越激动,竟然将矛头对准了前任镇党委书记胡业山。

    钱三运心中纳闷,他曾在胡业山的日记本上看过花木兰的名字,很显然花木兰曾经是胡业山的众情人之一,可是现在怎么反目成仇了?不过,仔细想想,当今社会情人反目屡见不鲜,胡业山对花木兰始乱终弃,花木兰恨他也在情理之中。

    钱三运当然不好跟着花木兰对胡业山做差评,虽然胡业山曾经压制过他,可是现在他俩已经是“朋友”了。在和花木兰闲聊了一阵后,钱三运找徐国兵了解成功人士名单摸底进展情况。现在的徐国兵,对钱三运是非常尊重的,对钱三运安排的工作也很上心,仅仅一个上午,就准备好了钱三运需要的那份成功人士名单。钱三运接过名单一看,有些失望,籍贯桃花村的成功人士并不算多,也就十来位,而且大多数都在外省,可利用的价值不是很大。不过,徐国兵向他介绍了一个虽然籍贯不在桃花村但和桃花村有着重要渊源的的人。

    这个人就是现任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省扶贫办主任王晓军。王晓军并不是高山镇桃花村人,但和桃花村有着重要渊源。王晓军是“老三届”知青,1967年下放到桃花村,在桃花村一待就是十多年,在这里挥洒了青春和热血,1981年返城回了江州,分配在江州市政府工作,经过二十年的官场打拼,现在已经是正厅级官员了。

    “徐书记,王晓军虽然不是桃花村人,但毕竟在桃花村呆过多年,应该对桃花村是有感情的,只是我有些不理解,省扶贫办主任虽然不是位高权重,但也掌握着全省大批扶贫项目和扶贫资金的支配权,可是,我怎么就没有看到桃花村、高山镇从中受益呢?”

    “王晓军这个人我很熟悉,有才华,但性格有些高傲,曾经在桃花村有段失败的爱情,他爱上了一个女知青,但当时公社书记的儿子也在追她,这个女知青最终选择了公社书记的儿子,王晓军一直对这事耿耿于怀。大概在七八年前,王晓军还是一名处级干部的时候,因公来青山县出差,酒后嫖娼,敲被警察查到,他依仗自己是省里干部,态度非常蛮横,惹得警方不快,警方要拘留他,最后他费了很大力气,疏通了很多关系才得以平安脱险。这次不愉快后,王晓军对青山县的好感消失殆尽,听说这几年县里上报的扶贫项目到了省扶贫办,基本上都被打回来了。高山镇去年上报的一个扶贫项目,县里、市里都同意了,但省扶贫办一直压着不给办,不是说申报材料不全,就是说再研究研究,估计是黄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听你的描述,这王晓军也不是个好官,心胸很狭隘,人品也有问题。”钱三运的心拔凉拔凉的,本来还对王晓军抱有幻想,想通过他的关系为高山镇争取到一些扶贫资金,现在看来不太现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