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章
    ,!

    自从与柳月儿分别后,他虽然也多次与她进行电话交流,但她生日那天,他以事情太忙为借口没有去江州,这令柳月儿很生气,事后他费了很多口舌才让这位小美女平息了怒火。他没有来江州与柳月儿一起过生日,工作忙是主要方面,那段时间他正在为磬石山村少女被害案而奔走。

    钱三运刚走出学苑大厦,王春妮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钻了出来,直冲着他大叫:“钱三运,你去哪里?班主任要我们现在去党校二楼阶梯教室开个短会,主要是推选班委会成员的事。”

    王春妮是个长相出众的女孩,来自青山县东河乡,就在刚才报到时,钱三运认识了她。

    钱三运一愣,问道:“我们在报名时,班主任怎么没有说呢?”

    王春妮说:“班主任临时决定的,本来是准备晚上开会,但她晚上有个活动,就提前了。因为我和来自青山县的学员比较熟,所以青山县的学员由我来通知,刚才我去了你的宿舍,并没有看到你,不巧现在看见你了。”

    “王春妮,如果让我推荐班干,我第一个推荐的人选就是你!”钱三运不失时机地拍起了美女的马屁。

    王春妮脸一红,说:“我恐怕没有这个能力吧,以前我从来没有当过班干的。”

    钱三运笑道:“不会可以慢慢学嘛,以你的聪明才智完全可以胜任班干工作的。当班干也是一个锻炼自己的机会,可以为今后当领导打下基础呀。”

    “钱三运,你就别笑话我啦,你看我,能当领导吗?”

    “古人尚且知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你怎么对自己一点信心都没有?没有谁注定就是领导,也没有谁注定就不能成为领导。”

    “钱三运,你说话就像绕口令!”王春妮咯咯笑道,“如果投票推荐,我也投你一票!”

    “好呀,互相帮忙。不过,我对于当班干并不太热衷,能当上更好,当不上也无所谓。”钱三运说的倒是心里话,他没有必要依靠班干这个平台锻炼自己的组织协调能力,再说了,他也没有太多的时间耗在班级事务管理上。当然,钱三运对当班干一点不热衷也不可能,毕竟这是自身综合能力的体现,特别是对于他这样一个自尊心和好胜心都很强的人来说,连班干也不是,只是普通的学员,面子上似乎过不去。总之,班干对于钱三运来说,就是一块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

    钱三运又上下打量了王春妮一番,她明眸皓齿、皮肤娇嫩得都能拧出水来,一头乌黑的长发垂在肩头,牛仔裤将她丰满上翘的臀部包得紧绷绷的,的确是个人见人爱的美女。

    王春妮见钱三运直勾勾地看着自己,面露娇羞之色,柔声说:“钱三运,你现在就去阶梯教室吧,有几个同学我还要去通知呢。”

    班主任老师的名字很特别,姓操名思丽,是位三十多岁,打扮妖娆的女性,穿着时尚的衣着,嘴唇上抹了一层红得像猪血的唇膏,指甲上还涂了红红的指甲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的香水味沁人心脾。人靠衣裳马靠鞍,操思丽的长相并不算太出众,但精心打扮后,对男人有着绝对的杀伤力,当然,她的化妆有点过了,如果不是浓妆艳抹,说不定更好看。钱三运不明白,操思丽为人师表,怎么打扮得如此妖冶,乍一看就像是歌舞厅里面的小姐呢?

    操思丽扭着腰肢,走到讲台上,朗声道:“各位学员,大家下午好!从今天开始,我将作为班主任伴随你们度过一段难忘的时光。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操思丽。”

    学员们哄堂大笑起来,操—思—丽,她的父母真够味,为女儿起了这样一个搞笑的名字。

    “我知道同学们为什么要笑。”操思丽摊开双手,摆出一副无可奈何的神情,“名字是父母起的,他们没有多少文化。名字只是一个符号,我觉得你们根本没有必要展开不恰当的联想。”

    操思丽转入正题,说:“同学们,下午只是开个短会,会议的主题就是推选班委会成员。在我们这个六十人的班级,班委会成员就是大伙们的主心骨,起着沟通师生之间的桥梁作用。对于班委会成员的推选,我是这么想的,总共推选出班长、纪律委员、生活委员、文艺委员、学习委员、宣传委员等六名班干,考虑到六十名学员的地区分配,每个县区根据学员人数给予一到两个名额,另外我们还对学员进行分组,每十人为一组,每组推选一名组长。班委会成员虽说是班级的干部,但归根结底还是为各位服务的,我们应该将那些办事公道、有责任心、有能耐、肯为大伙儿服务的同志推选出来。”

    这批学员中,来自青山县的最多,共有二十人,占了总人数的三分之一,班委会成员理所当然的要占据六席中的两席。推选的方式并不采取班主任指定,而是由所在地区的学员自由推荐。

    “青山县的,你们有两个班委会成员名额,考虑好了吗?”操思丽来到青山县学员中间,问道。

    “王春妮年轻、漂亮、有活力,我推选她为班委会成员,大伙儿有没有不同意见?”操思丽话音未落,钱三运就抢着发言。

    王春妮是所有女学员中长相最美的一位,站在人群中显得格外惹眼。在这样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孩面前,相信没有男人会做到心如止水的。那些男学员看着王春妮,心都痒痒的,恨不得当场扒掉她的衣服,和她**一番。他们对于钱三运的提议自然没有不同意见。有几个长相一般的女孩虽然出于本能,心生醋意,但也不敢明目张胆地表现出来。

    “我能力有限,恐怕不能担当为大伙儿服务的重任,我觉得钱三运当班干最合适,他年纪轻轻就是镇政法委书记,要知道,我们班副科级领导干部可是凤毛麟角呢。”王春妮转而推荐起钱三运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