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章
    ,!

    钱三运长得帅,听王春妮这么一说,几个女学员也表示赞同,推荐他为班委会成员。

    操思丽问:“你们青山县两名班委会成员就是钱三运和王春妮,大家有没有不同意见?”

    操思丽已经决定下来的事,其他同学哪会有不同意见?某些人就是有些想法,也都埋在肚子里了。

    青山县城关镇的一名学员、名叫李银桥的当即就表态:“我们完全拥护操老师的决定,钱三运,大伙儿以后就跟你后面混啦,你可千万不能推脱啊。”

    钱三运虽然对班委会成员这个头衔并不太热衷,但还是向李银桥投去感激的一瞥,说:“只要大伙儿信得过我,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啦。”

    很快,六名班委会成员全部推选出来了,在其他学员陆续离开后,这六名学员在操思丽的主持下,召开了第一次班委会,主要是研究班委会成员的分工,以及安排下一阶段工作。操思丽亲自钦点钱三运为班长,同时也安排了其他几位班委会成员的分工,其中王春妮被任命为文艺委员,张青林为生活委员,陈佳佳为宣传委员,周海龙为纪律委员,方含玉为学习委员。六名班委会成员,三男三女,男女比例非常协调。

    方含玉一看就是性格开朗的女孩,个子不高,长得清清秀秀的,皮肤很白皙,算不上非常好看,但绝不难看,她说话声音很好听,软软的、柔柔的,犹如春风拂面般的感觉,她的衣着时尚光鲜,一看就是来自家境殷实的人家。宣传委员陈佳佳能说会道,但她的长相着实让人不敢恭维,身体肥胖(不是丰满),看起来有些臃肿,胸部硕大无比,走起路来一颤一颤的,就像两个装满了东西的大布袋,钱三运估计,陈佳佳的体重最少有一百四十斤,她胸前的两个大木瓜,如果真的能称重的话,少说也有二三十斤。

    钱三运从与班主任操思丽的短暂交流中觉得,操思丽虽然外表妖冶、风骚,但性格活泼、开朗,为人比较热情,心肠也应该不会太坏。其实,人的善恶本来就与长相、打扮没有直接联系,有的人看起来很淳朴,面相也很和善,内心里其实邪恶无比,比如被称为“笑面虎”的人,通常都不是什么好人,但他一定面善。

    夜幕时分的江州,华灯初上,大街上人来人往,车辆川流不息,居民楼的万家灯火和都市的霓虹灯、闪烁的车灯交相辉映,勾勒出一幅美丽的画卷。柳月儿挽着钱三运的胳膊,就像一对热恋中的情侣一样,漫步在繁华的闹市区。

    “钱三运,这次我的生日你没有过来陪我,我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啦,明年我过生日你再不陪我,我可就......”柳月儿故意卖了个关子,欲说还休。

    “你就怎么啦?”钱三运连忙问道。

    “我就找个男孩陪我过生日。”柳月儿咯咯笑道。

    “月儿,你过生日那天我正忙着呢,磬石山村发生一起少女被害案,当时县公安局将一个哑巴抓住了,说哑巴是凶手,我费劲周折,才查明真相,原来真凶是一年逾五旬的小学校长。月儿,你不要再生我的气啦,等下去商场,你想要什么,尽管说,就当是我弥补你的生日礼物。”

    柳月儿笑得前仰后翻,不停地用粉拳轻轻击打钱三运的胸脯,说:“大傻瓜,我是开玩笑呢,你还当真?我怎么会让别的男孩陪我过生日呢?我上次就和你说了,我不要你的生日礼物,能够和你在一起,就是我最大的快乐。”

    “那可不行,我的月儿过生日,我怎么可以两手空空呢?”

    “不要,就是不要你送我生日礼物。”柳月儿的脸上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这样吧,你如果一定要送我生日礼物,那就送我一个吻吧。”

    “要求这么低?”

    “才不是呢。你的吻是送我最好的生日礼物!我真的没想到你会来江州,我刚才看到你时有一种恍然如梦的感觉,我经常在梦中思念你,想不到梦想成真,真的将你盼来了,而且一待就是一个月。钱三运,这段时间你可要好好陪我,可不要惹我生气啦。”

    钱三运紧紧地将柳月儿搂在怀里,狂热地亲吻她娇嫩的脸颊、她湿润的嘴唇。

    一番热吻之后,柳月儿仰起脸,深情凝视着钱三运,柔声问:“今晚我们都有哪些安排呢?”

    “先去吃饭,然后逛商场,再看电影,怎样?”

    “那看完电影呢?”

    “我听你的,你想干什么我都陪你!”

    “不好,不好。”柳月儿使劲椅钱三运的胳膊,撅着嘴,撒娇道,“你是男人,男人该有自己的主见,总不能凡事都听我一个小女孩的吧?”

    “今晚我听你的,无论你怎样安排,我都没有任何意见。”

    “钱三运,这话可是你说的,到时候你可不许耍赖!”

    钱三运伸出一根手指头,说:“要不,我们拉钩上吊?”

    “好!”柳月儿也伸出一根手指头,和钱三运的指头紧紧勾在一起,两人同声道:“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就是小毛狗!”

    柳月儿两手托腮,边想边说:“这样吧,我们先将肚子填饱;商场我可不想去,怕你为我花钱;至于看电影,我兴趣也不是很大,今天晚上有点冷,要不然电影就免了吧;然后呢,然后干什么呢?”

    柳月儿顿了顿,接着说:“然后呢,我们去找个宾馆,我们江州宾馆房价太贵,就找个实惠点的快捷酒店吧,你觉得我的安排怎样?”

    “我说过今晚都听你的!只是,我想知道,晚上我们是开两个房间还是一个房间?”

    柳月儿擂了钱三运不轻不重的一拳,娇嗔道:“钱三运,你真坏!明明知道,偏要问我!”

    钱三运故意装作很委屈的样子,说:“月儿,今晚是你安排,我哪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