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章
    ,!

    钱三运心中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幸好自己现在不在省委党校,要不然哪能在半个小时内赶到江曼婷家?除非自己是能腾云驾雾的孙猴子!

    “姐,我二十分钟内就能到你家!”

    十几分钟后,钱三运见到了朝思暮想的干姐姐江曼婷,那一刻,他有拥抱她的冲动。

    “小钱,你果然没有骗姐!”江曼婷也很兴奋,那神情就像见到了久别重逢的恋人,“坐下歇息,姐为你泡茶。”

    钱三运一屁股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江南卫视播放的一则新闻引起了他的兴趣。新闻中说:近日省委常委会召开(扩大)会议,宣布中央关于陈峰同志任江南省委委员、常委、副书记的决定。陈峰就是江曼婷的老公,原江中省副省长,钱三运在得知陈峰就是江曼婷的老公后,就经常在报纸、广播电视上关注陈峰的新闻。陈峰四十多岁,是一个标准的美男子。一个有权势有才华长得又帅的男人,无疑会成为很多女人追逐的目标,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事业有成的男人十有**有情人,钱三运相信江曼婷与陈峰夫妻关系不和的原因就是陈峰有了外遇。

    这时候,江曼婷沏了一杯西湖龙井,端在沙发对面的茶几上,并挨着钱三运坐下了。

    钱三运闻到了一阵沁人心脾的清香,不觉头晕目眩,没话找话说:“姐,陈省长调到江南省了?”

    “哦,是吧?”江曼婷似乎刻意回避这个话题,顾左右而言他,“小钱,我刚才打电话给你,是想告诉你,省委党校研究生班正在报名中,你有没有兴趣?”

    “省委党校研究生?含金量有多大?我听说省委党校学历的含金量不是很高的。”钱三运心中一怔,真的是无巧不成书了,自己正在省委党校学习,而江曼婷又告诉自己省委党校研究生班报名的消息。

    “这得一分为二的看。的确,省委党校管理松散,代听课、代考试现象普遍,很多人只要花钱就可以拿到学历,有些人戏称党校学历是‘真的假文凭’,但是,很多大学的在职研究生、博士生学历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我的一位在大学当教授的同学告诉我,凡是副厅级以上、四十岁以上的官员获得的此类学历都是假的\多领导没有听一天课,也堂而皇之地获得了研究生学历。”

    “姐,说的也是,我们看重的只是学历,而不是知识。”

    “那也不是,其实党校教师还是有学识的,你想想看,党校的主要任务是培训各级各类干部,现在的领导干部见多识广,都是人精,党校教师没有真才实学哪行?相比之下,一些大学教师反而在象牙塔里闭门造车,知识陈旧,赶不上时代。在党校读研究生还有一个好处,就是结识很多同学,由于党校的特点,报考党校研究生的要么从商、要么从政,手中都握有一定的资源,能多结识同学,对于以后的仕途肯定很有好处的。”

    “姐,这么说来,我就报名党校研究生,现在想在官场上混,没有学历也是不行的,很多时候,学历也是晋升的硬杠杠。”

    “小钱,这段时间你正好在党校,报名也方便,还有个入学考试,不过那都是走过场,只要不是考得太差,都能录取的。”

    两个人又天南地北地聊了一阵后,江曼婷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说:“晚上我也逛街了,弄了一身臭汗,我先洗个澡,你先看会电视吧。”

    江曼婷走进浴室,对着浴室的镜子,慢慢脱掉自己的衣服,美丽身子渐渐出现在镜子里面,她身上再没任何遮盖,雪白的身体袒露在空气中,乌黑的长发直垂到肩下。她走到喷头前,打开了喷头,水流从头顶浇下,很快将她的头发和全身打湿,水珠顺着她的身体流下,伴随着升腾而起的水蒸气,让她更增添了几分妩媚。温热的水淋在身上,江曼婷双手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肌肤,一寸一寸,而心中那股熟悉而又久违的燥热,悄悄涌了上来,而且,似乎比以前更加强烈。

    洗浴间哗哗的流水声格外清晰,钱三运哪有心思看电视?他不禁心猿意马,今晚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会不会有什么故事将要发生?这个平日不苟言笑、一脸威严的女强人赤身**会是什么样子呢?他心里像有一只小鹿在狂奔,很想破门而入,将这个平日里高傲威严的女强人就地正法。可是,理智最终还是战胜了冲动。

    正想入非非时,钱三运忽然听到洗浴间江曼婷的叫喊声:“小钱!小钱!”

    钱三运快步来到洗浴间门口,门是关闭着的,他当然不敢推门进去,只是站在门外应了一声:“江经理,找我有什么事吗?”

    “小钱,真不巧我那个突然来了,你帮我到主卧室拿片卫生巾来,在梳妆台上的一个红色方便袋里。”

    钱三运按照江曼婷的吩咐,很快就找到了卫生巾,然后轻轻地敲了敲洗浴间的门。

    江曼婷将洗浴间的门打开了,洗浴间水雾缭绕,她身上裹着浴巾,将身体的重要部位全部遮蔽起来了,但是钱三运还是看见了她暴露在外的大腿,丰满白皙,美得惊心动魄,钱三运看得直发呆。

    江曼婷的身上散发出好闻的香味,面色潮红的盯着钱三运,“小钱,看什么呢?”

    钱三运缓过神来,实话实说:“姐,你真的很美!”

    江曼婷一手接过卫生巾,另一只手在钱三运的头上弹了一爆栗,娇嗔道:“械蛋,有什么好看的?”

    谁知江曼婷这一弹就坏事了,由于身上的浴巾包裹得并不严实,本来是用手摁住了,她这一松手再一举手,浴巾竟然掉了下来。江曼婷大惊失色,神色大变,失声尖叫了起来:“啊!”可是已经迟了,她春光乍泄,钱三运顿时觉得一股热流往上涌,鼻血都差点涌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