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章
    ,!

    江曼婷慌忙弯腰将浴巾拾了起来,又围在身上,羞愧万分地对钱三运叫道:“出去,出去,羞死人了!”

    钱三运丧魂落魄地走到客厅,脑海中充斥的全是江曼婷赤身**的模样。她的身体真的太美了,就像古希腊女神维纳斯,皮肤很白很光滑,浑身没有一丝瑕疵。

    这时候,江曼婷从洗浴间走了出来,头发还是湿漉漉的,面色绯红,似乎有些羞愧,瞟了一眼钱三运后,在沙发的一角静静地坐了下来,用一把粉红色的梳子漫不经心的梳头。钱三运茫然的看着电视,不敢言语,眼角的余光瞥见江曼婷只穿了一套粉红色的内衣。

    “小钱,你刚才在洗浴间门口说我什么了,说我很美?”

    钱三运红着脸,一字一句地说:“姐,我可不是刻意恭维你,我是说真的。”

    江曼婷轻轻叹了一口气,喃喃自语:“岁月不饶人,芳华易逝,瞬间茶靡啊,现在老了,想当年我可是学校里的校花呢。”

    “姐,你一点也不显得老,这是成熟,成熟的女人更有魅力!”

    “真的吗?”江曼婷两眼放着光芒,失神地看着钱三运,这个年轻人的脸庞虽然还有一丝稚气,但无疑是个阳光帅气、朝气蓬勃的大男孩。

    “当然啦,姐,我怎敢骗你呢?”钱三运大胆地盯着江曼婷,“对了,姐,要不我为你按摩吧。”

    “好啊,你是按摩高手,姐可从来没有享受过呢。”

    “姐,你看我在哪里为你按摩呢?是不是就在这客厅沙发上?”

    “客厅沙发太挤了,还是到床上吧。”江曼婷起身站了起来。

    “姐,你说我们两个人躲在房间里,假如有人进来了,会不会引起不必要的误解?”

    江曼婷淡然一笑,说:“怎么会呢?小钱,你想多了!晚上没有人进来的,即使有人来了,也没什么,不就是做按摩吗?”

    江曼婷转身向主卧室走去,钱三运亦步亦趋地紧随其后。

    主卧室布置得温馨浪漫,房门关紧了,连窗帘也拉上了,在这样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一个四十多岁的成熟美妇,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年,会不会有什么故事将要发生?

    “小钱,感觉你有些紧张啊。”江曼婷顿了顿,接着说道,“我是你的姐姐,你是我的弟弟,姐弟之间不用紧张的。”

    “好的,姐!”钱三运甜甜地叫了一声,就像江曼婷是他的亲姐姐似的。

    江曼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柔声说:“小钱,你说我是躺着还是坐着呢?”

    江曼婷虽然是四十好几的人,但是皮肤保养得很好,一点不亚于青春少女,白皙滑嫩而且没有一丝赘肉,钱三运透过她低开的内衣领口,隐约可见深不可测的沟壑,她浑身上下散发出的淡淡的清香,刺激得他血脉偾张。

    “姐,你先自然坐定,脊柱伸直。”

    江曼婷很听话的坐在床上,两手平放在腿上,钱三运在她的肩膀上轻轻拍了拍,柔声说:“姐,全身放松。”

    钱三运的双手食指弯曲成钩形压在江曼婷的额头上,同时以顺时针的方向在她的太阳穴上做旋转按摩,接着用大拇指指端,自眉心向上垂直平推至发际,双手交替揉捏;再用大拇指指腹,沿两眉中点印堂,向两侧平推至太阳穴,轻揉满捏了几分钟后,钱三运轻声问道:“姐,怎么样,舒服吗?”

    江曼婷感觉钱三运的双手好似有魔力一般,从她身上滑过的地方,就好像被电击了一样,麻酥酥,软绵绵的,在这一刻,她真的想舒舒服服的叫出声来,可女人天性的矜持及内心的羞耻感,都在阻止她这么做。她甚至有些后悔不该让钱三运这么做,可身体的舒服、愉悦,很快又将心中的后悔淹没了。此刻的江曼婷,面色潮红,浑身酥软,瘫在了床上,喃喃道:“小钱,你的推拿手法真的很不错呀。”

    江曼婷不敢说很舒服,好像“舒服”只是男欢女爱时人们内心感受的专用词。其实,钱三运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很舒服、很满足,他的脸上露出一丝坏笑,轻声说:“姐,你趴在床上,我为你做个全身推拿。”

    江曼婷自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刚刚钱三运按摩她的太阳穴,已经让她非常舒服了,说明他的按摩技术果然非常了得,现在再来个全身推拿,那种感觉还不是飘飘欲仙?

    钱三运的心怦怦直跳,这是他第一次和这个女强人亲密接触。她是江州食品有限公司说一不二的人物,而且家世显赫,爸爸是前江中省委副书记,老公是原江中省副省长、现江南省委副书记,妹夫是江州市副市长,哥哥嫂嫂估计也都不是等闲之辈,如果能傍上这样的高贵女人,他何愁不得进步?最重要的是,她和老公的感情已处于崩溃边缘,对于一个一贯清高孤傲、拒人于千里之外又正值虎狼之年的女人,一个帅气阳光的青年在如此独特的环境下完全有机可乘,更何况,他还像极了她的初恋男友呢。

    钱三运来了个欲擒故纵,跪在床上好半天没有动弹,江曼婷回过头来,惊讶地问:“小钱,不是说为我做全身推拿吗?”

    钱三运故意说道:“姐,男女授受不亲,做推拿免不了有身体接触的,我怕——”

    江曼婷不以为然地说:“做推拿不分男女,再说,你怎么突然变得扭扭捏捏了?看你好像不是这种性格的人啊?”

    江曼婷毫不掩饰地揭穿了钱三运的虚伪,让他好生尴尬,他红着脸,说:“姐,那我就开始啦,你如果有什么不舒服的话,可以说出来;如果感觉到舒服的话,也要说出来,这样我容易把握力度。”

    “好的,你放心大胆的推拿,不要有任何顾虑。”江曼婷又乖乖地趴在床上。

    钱三运的双手沿着江曼婷的耳畔一路下滑到下颌,并轻轻按压耳垂周围,再自上而下揉搓颈后肌肉。钱三运不愧是获得名师真传的推拿大师,他张弛有度,刚柔相济,时而按压,时而轻抚,时而叩击,时而揉捏,江曼婷舒服至极,情不自禁地发出快乐的哼哼声。

    钱三运的手从江曼婷的颈部急转直下,使出浑身解数,推拿她的肩部、背部、腰部及腿部。此时的江曼婷,哼哼声犹如黄河决堤,山洪暴发,一发不可收拾,大呼小叫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