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章
    ,!

    “姐姐所言极是,你哪是外行?简直比内行还内行!”钱三运心中打心底佩服这个女强人,江曼婷看似简单的几点,实则四两拨千斤,为奇石馆选址、开馆指明了方向。

    两个人又商量一阵后,江曼婷站了起来,打了个哈欠,说:“小钱,明天上午有个会,下午还要到外地出差,我先休息啦。”

    江曼婷回主卧室休息了,钱三运坐在书桌旁,随手翻起一本书,发现里面夹了一个证件。打开一看,竟然是离婚证!不错,正是江曼婷和陈峰的离婚证,离婚时间就在年初。钱三运心中一怔,江曼婷真的和陈峰恩断义绝了?那江曼婷现在不就是一离异女人吗?

    柳月儿回家后的第二天下午,给钱三运打了个电话,说父亲患了晚期肝癌,正在县医院接受救治,她短时间内是不会来江州了。钱三运在征求柳月儿的意见后,当即给青山县卫生局局长胡业山打了个电话,要求他尽可能给予柳月儿最大程度的关照。当然,钱三运没忘警告胡业山,让他和柳月儿保持距离。胡业山有重要把柄在钱三运手里,加之最近又泡了几个美女护士,不敢也不可能与柳月儿重温旧情的。

    干部在职培训其实是很爽的一件事,课程安排一点也不紧凑,没有考试压力,纪律也很松弛。钱三运在最初的几天听课还是认真的,作息也很守时,但几天一过,他的心思都花在奇石馆上了。

    这天上午,逃课的钱三运在市区繁华地段北京东路上看到一则门面转让告示,这个门面共有三层,建筑面积七百多个平方,挂牌租金是三十五万一年。

    钱三运通过打听得知,这栋三层楼的门面,产权属于市经贸委,以前是家小型商场,由于是国有单位,体制不活,职工吃大锅饭,加上附近大型商场林立,竞争非常激烈,又不善经营,导致连年亏损,市经贸委决定商场停业,门面用于出租。这里位于江州市繁华的北京东路上,地段自然没得说,人流量也很大。

    钱三运从一侧半掩的卷闸门下钻了进去,里面黑咕隆咚的,打开电灯开关,日光灯管闪烁了好久,总算亮了。一楼两百个平方左右,楼层较高,显得空旷宽敞,由于原商场刚被清理不久,地面上废弃的商品、破旧残损的货架以及垃圾纸屑散落一地,还散发出淡淡的霉味。一只正在垃圾堆中觅食的小老鼠看见有人进来,受了惊吓,飞快地逃走了。

    钱三运沿着楼梯上了二楼,二楼同一楼的布局相似,只是楼层没有那么高,一些陈旧的木质柜台还没有撤去,地面同样凌乱不堪,犹如被劫后的场景。三楼共有九个房间,其中六个小房间,每间二十平方左右;另有三个大房间,每间四十平方左右。从房间内残留的设施看,三个大房间,有两间是仓库,一间是会议室;小房间有三间是办公室,两间是宿舍,还有一间是小食堂。

    钱三运对这个地段很满意,只是觉得租金贵了点,毕竟租房是大事,他当即拨通电话向江曼婷作了汇报。

    江曼婷在电话中说:“但就门面的地段以及建筑面积来看,三十五万并不算太贵。”

    钱三运说:“我们还要装修,装修的话少说也要二十万元,此外人员工资及其他花费,每年少说也要二十万元。如果奇石销售顺畅的话,这些开支不算什么;一旦奇石销售不畅,或者其他环节出现问题,造成入不敷出,我们岂不是很被动了?”

    江曼婷说:“做生意肯定是有风险的,一本万利的事情是不存在的。你如果觉得门面适合,就和门面出租方将租赁合同签了,然后就着手奇石馆装修、人员培训、奇石供应等工作,还要办理工商税务登记,事情多着呢。市经贸委是我们食品公司的上级主管部门,主任姜人杰我熟悉,不过这都是工作上的交往,并没有深交。这样吧,我现在就打个电话给他,看他怎么说,等下回复你。”

    没过多久,江曼婷就给了钱三运回复,说已经和姜人杰联系过了,据他说,这个门面有不少人想租赁,当然,同等条件下还是优先租给她的。江曼婷还说,为防止夜长梦多,你应该尽快去找姜人杰面谈,我是反对搞送红包走后门那一套的,但在很多情况下,不搞这一套很难办成事,特别是姜人杰,口碑不太好,喜欢雁过拔毛。这样吧,我中午有个应酬,吃过饭就回公司,到时候你来食品公司一趟,拿我的银行卡取些钱,下午见机行事。

    钱三运赶到了江州食品公司,发现大门外熙熙攘攘的,公司大门已经关闭了,侧门的值班室已经被几个黄毛青年占领了,不让公司职工进出,公司里面一辆满载食品的卡车也被堵在里面不能出去。身穿红色工作服的食品公司职工一脸无助地站在大门两侧。一个脸上有刀疤的男青年坐在值班室的桌子上,翘起了二郎腿,嘴上叼着一根香烟,用不屑的眼光瞟着公司的几个保安。他身旁的几个黄毛青年有的拿着铁棍,有的拿着砍刀,还有人用手插在裤兜里,裤兜里**的,像是匕首。

    这时候,一个矮矮胖胖的秃头男子进入了钱三运的视野。这是公司副经理兼财务科长卜世仁,卜世仁在公司有关人员的前呼后拥下,来到了大门前。钱三运猜测,江曼婷不在公司,可能指派卜世仁处理这一突发事件。大门两侧看热闹的人群里三层外三层,钱三运在公司待的时间很短,没有几个人认识他,再说,此刻也没有人对他感兴趣,因为关注的焦点都集中在那几个闹事的黄毛身上。钱三运干脆站在大门外的一角,看看卜世仁是如何平息风波的。

    保卫科科长郑丹啸从人群中钻了出来,凑到卜世仁面前一五一十地汇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