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章
    ,!

    刀疤脸冷笑道:“老子刚从牢里出来,很久没有碰过女人了,今天竟然碰到你这个大美女,真是艳福不浅啊。你虽然年龄大了点,但有韵味,比那些青涩的小姑娘更耐看!”

    刀疤脸转而命令身边的黄毛青年:“放掉那个矮胖的秃子,将这个大美女带到我们村庄,让她看看那里的污染有多严重!”

    两个黄毛青年踢了卜世仁一脚,将他推开,转而将江曼婷劫持了。

    刀疤脸狞笑道:“美女经理,下午你就好好地陪我们兄弟玩玩吧。”

    刚才黄毛青年胁持卜世仁时,钱三运暗地里幸灾乐祸,但此刻,他们竟然侮辱和劫持自己的干姐姐,还妄言要干姐姐陪他们玩玩,干姐姐就是陪人玩也是陪我,还轮不到你们!是可忍孰不可忍!他猛的从人群中钻了出来,牙齿咬得咯咯响,眼睛瞪得像牛蛋一样大,冲刀疤脸大吼:“你他妈的瞎说什么?”

    “小钱,是你?”江曼婷见是钱三运,就像见到救星一样,眼里饱含着希望。

    刀疤脸先是一愣,又迅速恢复了镇静,一把抓住钱三运的衣领,轻蔑地说:“就你这副熊样,还想英雄救美?信不信我把你给废——”

    话音未落,钱三运就对着他的面孔猛的重击了一拳,鼻血、嘴里的血都涌了出来,刀疤脸还想反抗,却被钱三运打翻在地。钱三运气不打一处来,拳头像暴风骤雨般的砸到刀疤脸的身上,刀疤脸瘫坐在地上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痛得嗷嗷直叫。他的同伙看到老大受伤,也拿起武器过来救援,将钱三运团团围住了。郑丹啸及众保安吓得呆若木鸡,动也不动。几个黄毛青年挥舞着砍刀、铁棍等一起向钱三运袭来,钱三运左躲右闪,毫发未伤。突然,钱三运一个转身,轻而易举的从一个瘦高个的黄毛青年手中夺过一根铁棍,照着他的背部就是重重的一击。

    钱三运有铁棍在手,犹如神助,本来一个人在出奇愤怒时力气会比寻常大很多,再加上他接受过武术训练,这几个黄毛青年哪是他的对手?不多时,他们倒的倒,爬的爬,都毫无例外地伤痕累累。钱三运并不解气,将刀疤脸拖到一边,大吼道:“你要为你今天的话负责!先认错,并保证永远不要来食品公司寻衅滋事!”

    刀疤脸躺在地上,脸上已是血肉模糊,冷眼看着钱三运,就是不说话。钱三运火冒三丈,狠狠地踢了他几脚,用手抓起他的衣服,像老鹰抓小鸡似的将他轻而易举地提起来了,咆哮道:“相信不相信我今天将你废了?”

    刀疤脸也许是碍于面子,还是不吭声,钱三运朝着他的胸膛又是重重的一拳,打得他嘴巴一张,差点背过气来。钱三运将刀疤脸扔在地上,指着一个躺在地上呻吟的黄毛青年,厉声说道:“你起来!”

    那个黄毛青年胆战心惊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哆哆嗦嗦地看着钱三运。钱三运指着躺在地上的刀疤脸,大声道:“给我狠狠地扇他的臭嘴巴,不多,只打二十下!”

    那个黄毛青年犹豫不决,打也不好,不打又怕钱三运报复。钱三运见他不动弹,一脚将他踢到在地,正好跪倒在刀疤脸的面前,一双惊恐的眼睛看着刀疤脸。

    “还不快动手?”钱三运从背部给了黄毛青年重重的一拳。

    黄毛青年无奈之下,只得开始扇刀疤脸的嘴巴。

    “给我打狠点,要让我听到声音。”钱三运大嚷。

    黄毛青年噼里啪啦的抽打刀疤脸的嘴巴。二十下结束了,刀疤脸的嘴巴肿得很高,就像一块发胀的紫红色的猪肉。

    钱三运还不解气,对着刀疤脸叫道:“自己抽自己的臭嘴巴十下,并保证永远不要踏进食品公司大楼半步,否则有你好看!”

    刀疤脸的气势被钱三运彻底打垮了,他一边抽打自己的嘴巴,一边做出保证:“我保证永远不踏进食品公司半步,保证永远不踏进……”

    钱三运见气也消得差不多了,示意那几个被打翻在地的刀疤脸的同伙起来。

    “铁棍、砍刀、匕首等凶器统统给我留下,人给我抬走。”他指了指气息奄奄的刀疤脸。

    江曼婷看得是目瞪口呆,这钱三运果然厉害,一个人将一帮徐混打得服服帖帖。徐混被打跑了,江曼婷总算长长的松了口气,可是,她心里隐隐有些担心,一来不知道为首的刀疤脸伤势如何,万一伤势严重是不是牵连到钱三运了?二来如果刀疤脸一伙只是受了皮肉伤,会不会卷土重来?

    “小钱,你没有受伤吧?”江曼婷关切地问道。

    “没有,没有。”钱三运出了一口恶气后,开始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是不是太冲动了?万一将刀疤脸打成重伤,自己是不是涉嫌故意伤害罪了?哎,怪只怪自己救干姐姐心切,那个不知好歹的刀疤脸也算是自作自受吧。

    “小钱,你来下我的办公室。”江曼婷将钱三运引领进自己的办公室。

    “小钱,我是你姐,你是我弟,我直说了吧,你舍身救我,我很感动。但是,你今天太冲动了,万一你将刀疤脸一伙打成重伤,他们报警,你会有大麻烦的;他们即使不报警,事后也会寻机报复的,你虽然有武功,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万一你有什么闪失,我怎么对得起你呀?”

    钱三运其实已经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听江曼婷这么一说,更是吓出了一身冷汗,“姐,我太鲁莽了,当时见他们侮辱你,我一心想救你,没有考虑那么多,头脑一发热,就--”

    江曼婷摆了摆手,制止钱三运进一步说下去,“不说这个,可能是我多虑了吧。但我作为公司经理,还是尽量将问题考虑全面些。我有个想法,就是你能不能去探望一下刀疤脸?我们公司给一些钱给你带着,争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