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章
    ,!

    江曼雁的家在环湖东路的金色名郡小区内。金色名郡小区是江州新建的高档小区,那里环境优美,绿树成荫。江曼雁的家在一栋多层楼房的第一层。钱三运想,一层并不是很好的楼层,江曼雁的家在一楼,是不是方便别人送礼?

    “咚咚咚”,一阵清脆的敲门声后,房门被打开了,开门的正是江曼雁。

    “曼雁,我来介绍一下,这是小钱,你见过面的,以前在我们公司,现在回老家镇上担任政法委书记,这段时间在省委党校学习。”江曼婷介绍钱三运。

    “欢迎,欢迎,进屋吧。”江曼雁笑脸如花,热情地招呼钱三运进屋。江曼雁穿了一身时髦女装,紧身的小裙子将她臀部的曲线衬托得淋漓尽致,她身材匀称,凹凸有致,雪藕般的柔软玉臂,优美浑圆的修长**,饱满高耸的双峰,真的是美丽不可方物的人间尤物。她举止优雅,走动间那双美腿相互交错的样子,每一个弯曲的弧线都散发出无限的性感和诱惑。

    江曼雁家装修并不豪华,但纯粹自然,亲切温馨。不加装饰的自然材料,原木家具、藤器、竹帘、原色的木地板、清水混凝土的墙身或露出红砖块的低栏、碎花布做成的床单,绿色的植物……一派淳朴的乡土风情,给人犹如穿上便装一样的轻松愉悦。

    钱三运不禁想,这种装修风格清新简朴却又不失自己独特的风格,让人有一种恍如进入乡村田园、返璞归真的感觉,仿佛在喧嚣嘈杂的城市拥有一块心灵的净土,荡涤越来越浮躁的灵魂。房子的装修反映了主人的兴趣喜好,江曼雁应该是一个热爱生活、性格朴直、简单大方的女人。

    江曼婷似乎看出了钱三运的心思,笑着解释道:“我这个妹妹呀,最向往恬静安详的田园生活,然而身不由己,于是只能在繁华竞逐的都市打造一片属于自己的安宁地带,算是自己的精神家园。”

    厨房里保姆正在忙上忙下,江曼雁也在张罗着为钱三运倒水。

    “曼雁,打电话给何胜利了吗?”江曼婷问道。

    “我刚才打电话了,何胜利今天到县里检查指导工作了,晚上估计回来很迟,也有可能不回来。”

    “碧菡呢?”江曼婷又问。

    “爷爷奶奶下午将她接走了,姐姐,是不是想侄女了?”

    “是呀,我就这么一个亲侄女,不想她想谁呢?”

    钱三运从姐妹俩的谈话内容中可以听出,碧菡应该是江曼雁和何胜利的女儿。钱三运坐在沙发上,江曼雁端来一杯茶水放到沙发前面的茶几上,这是名贵的龙井茶,香气清高鲜爽,滋味甘甜,他端起茶杯,从杯口吸吮一小口,细细品尝,鲜醇爽口。

    “曼雁,你坐下,无事不登三宝殿,今晚我和小钱来你家,是和你商量一件事。”江曼婷将妹妹拉到沙发上,说,“是这么回事,小钱的家乡在青山县,那里有个地方盛产奇石,这奇石在全国也很有知名度的,只是人们没有眼光,将奇石都贱卖了,没有发挥其应有的价值。小钱就想在江州开家奇石馆,初步打算是经营青山县的奇石,将来也有可能经营全国各地的奇石,上午我们将租赁门面房的事已经谈妥了,门面选址在市区繁华的北京东路上。现在的问题是,租房、装修、培训人员及采集、包装、运输奇石需要一大笔资金,我手头有一些,但还不够,我想拉你入股,你是怎么想的?”

    “姐,你是知道的,我对做生意一窍不通,不像你有商业头脑。你既然看准了奇石馆能挣钱,应该不会错吧。姐,奇石馆的投资大概需要多少钱呢?”

    江曼婷将目光瞄向身边的钱三运,说:“小钱,你算一下,我们总投资大概多少钱?”

    钱三运说:“房租一年三十万,装修预算二十万,前期培训及收购石头二十万,流动资金倒不需要多少,有七十万就差不多了。”

    江曼雁道:“那现在还有多少资金缺口呢?”

    江曼婷道:“小钱手头没有钱,主要负责奇石的采集、加工和运输以及经营管理,市经贸委主任姜人杰以给我们的房租优惠十五万元作为干股,其实就是空手套白狼,但我们也不得不答应他入股。我手头有四十万,你就出个三十万,没有什么困难吧?”

    江曼雁忽然起身站了起来,对江曼婷说:“姐,你过来一下,我和你说件事。”

    江曼婷也跟着站了起来,微笑着对钱三运说:“小钱,你看会电视,我和曼雁说点事。”

    江曼雁将江曼婷带到卧室里,并将房门关严实了。江曼雁一脸的坏笑,问:“姐,你是我的亲姐姐,我们之间说话也用不着藏着掖着,现在我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我问你,你和小钱究竟是什么关系?他曾经是你的下属,这没有错,但谁不知道你是个外表冷漠的女强人?而且,你一贯对钱财看得并不重要,这次竟然和小钱合伙做起生意来,的确令我感到很疑惑。姐,这一切该怎么解释?”

    江曼婷的脸上现出片片红晕,顾左右而言他:“曼雁,三十万的资金对你没有什么困难吧?”

    江曼雁说:“姐,你不要和我转移话题,我的问题你还没有正面回答呢。”

    江曼婷说:“这两者有关系吗?”

    “怎么没有关系?你想想看,如果小钱只是你普通的合伙人,我出资可是讲条件的;但如果小钱和你关系非同寻常,看在姐姐你的份上,我倒什么都不在乎了。姐,你还是老老实实交代与小钱的真实关系吧,好不好呀?”

    “好你个头!”江曼婷用手指轻轻戳了一下江曼雁的额头,佯装生气道,“让我交代什么?不管我和小钱是什么关系,你要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我是你的亲姐姐份上,也要全力帮忙才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