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章
    ,!

    “姐,小钱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当然竭尽全力帮你呀,这钱算借算入股我都无所谓。”

    “好的,我们去客厅吧,和小钱商量下一步该怎么打算。”

    三个人凑在一起商量了出资入股的事。江曼婷对钱看得并不重,对钱三运百般照顾,最后商量的结果是钱三运占股40%,江曼婷、江曼雁、姜人杰各占股20%。

    钱三运还想到了一个问题,由于通往磬石山的路很窄,根本就不能跑汽车,连拖拉机都很难通行,一些石头、特别是大型石头的运输就成了问题。山上碎石多的是,修路并不困难,可是短时间内修好路,需要大量的人工,而调动大量人力,要么自己掏钱,要么靠村里发动,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对于修路问题,江曼婷明确表态,由将要成立的奇石馆承担费用。

    “你们先聊着,我来看看晚餐准备得怎样了?”江曼雁起身去了厨房。

    过了一会儿,江曼雁从厨房回来了,她步调优雅,气质非凡,钱三运不禁看得发呆,这样美艳绝伦的美女真的是人间极品。江曼婷用胳膊肘轻轻捣了钱三运一下,并对他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说,你失态了。钱三运是个聪明人,顿时面红耳赤。

    江曼雁敏锐地捕捉到了钱三运这个细微的动作,她刚刚平静的内心世界又荡起了一丝涟漪,不禁将钱三运又打量了一遍,心中不禁想入非非,如果何胜利真的背叛了她,她如果出轨,就找像小钱这样血气方刚的帅酗子。

    “曼雁,要不现在给何胜利打个电话,看他晚上是否回来?”

    “好的。”江曼雁当即掏出手机,拨通了何胜利的电话。

    “喂,胜利,你晚上回来吗?不回来?怎么有女人说话的声音?在办公室,不对吧?你不是说你出差了吗?在下面一个县的办公室,不对吧?胜利,今晚姐姐来我家了,现在说话方便吗?那你出去说。”

    江曼雁挂断电话后,江曼婷忽然问:“刚才何胜利那边的手机里,怎么有个女人的声音?”

    由于江曼雁的手机是免提状态,钱三运其实也听得很清楚,刚才何胜利接电话之初,的确有个女人娇滴滴地问:“谁打来的呀?”

    江曼雁说:“我也觉得不大对劲,他是副市长,到县里检查指导工作,怎么会有人问他电话是谁打的呢?”

    正在这时,保姆端着热气腾腾的的菜肴上桌了。

    “曼雁,我们吃饭吧,等明天何胜利回来了,你问问他,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吗?”

    保姆的烧菜手艺很不错,几道菜色香味俱全。钱三运兴致高涨,今晚菜肴丰盛,又有一对姐妹花美女在身旁,佳肴可餐,秀色也可餐。

    江曼雁愁眉苦脸的,显然她是在纠结在电话中听到女人声音一事。江曼婷为了活跃气氛,笑着说:“曼雁,今晚我们都是客人,你总得拿瓶酒上来吧,要不就拿红酒吧。”

    “好的,你看我,都糊涂了!”江曼雁感觉到自己有些失态,起身从柜子里拿出一瓶红葡萄酒,“姐,这是原产于法国的红葡萄酒,原汁原味的,是胜利的同学出国带回来的。”

    钱三运起身将红酒打开了,一阵扑鼻的酒香四散开来,果然是好酒。钱三运为每个人满上,在同饮一杯后,他恭恭敬敬地敬了江曼雁一杯酒:“江姐,以后多多关照呀!”

    江曼雁似乎从刚才的失态中走了出来,脸上露出了笑容,说:“小钱,你刚才叫我什么了?”

    钱三运说:“我不知道该怎样称呼你合适,只得叫你江姐了!”

    江曼婷插话道:“曼雁,小钱是叫你‘江’姐,不是《红岩》里的‘江姐’!”

    江曼雁道:“这个我知道啊,可是我看小钱的年龄最多也就是二十岁出头吧,叫我姐姐合适吗?”

    江曼婷不以为然地说:“怎么就不合适呢?小钱私下里也叫我姐,我是你的姐姐,他叫你姐不是理所当然的吗?难不成让他叫你阿姨?”

    江曼雁嫣然一笑,说:“小钱叫我一声姐,我们就成亲戚了,以后都是一家人了。”

    钱三运说:“江姐,那是我高攀了!能有你这个姐姐,我三生有幸呀。”

    江曼婷在一旁附和道:“小钱,你既然这么说了,那就敬酒三杯,今天就认下我妹妹这个干姐姐!”

    钱三运当然一百个乐意,恭恭敬敬地连敬三杯。江曼雁也在兴头上,很爽快地连饮三杯。

    江曼婷说:“小钱,我妹妹是江州电台经济生活频道主持人,她主持的那档《忆曲牵情》很有名气呢。”

    “《忆曲牵情》?”钱三运非常诧异,“这个节目我听过好多次了,是一档听众互动节目,一些听众根据一首让他感动的老歌讲述他的一段难以忘怀的故事,我记忆深刻呢,特别是觉得主持人的声音很好听,我有时想,主持人是不是一样美貌动人呢?没有想到,今天竟然见到了我的偶像了!真是百闻不如一见,江姐比我想象的还要美!”

    江曼婷补充道:“小钱,你可真够幸运的,今天不但见了你的偶像,而且你的偶像还成了你的干姐姐了!小钱,今天你可要和你的偶像兼干姐姐多喝几杯,以后很多事情还要她多多关照呢。”

    钱三运连声说:“那是,那是,今天我真的太幸运了!”

    江曼雁满面绯红,不知是由于酒精的刺激还是激动,说:“哪是什么偶像呀?不过呢,从下个月开始,这个节目就不是由我主持了!”

    “不是你主持了?”江曼婷和钱三运几乎异口同声地问道。

    “是啊,我改为主持另一档节目了。”江曼雁淡然一笑,“下月初,台里新开设一档情感夜话节目,叫《江大姐心理咨询热线》,播出时间为每周一三五晚上十点到十一点,主要是针对一些听众的来电来信所讲述的心理问题进行辅导。”

    江曼婷笑道:“曼雁,你都成心理医生了呀?只是我觉得,你能够胜任吗?你呀,多愁善感,遇到一点事就胡思乱想,还辅导别人的心理问题,我看玄!”

    江曼雁道:“姐,你就不能多说一些鼓励的话吗?我还没有主持,你就开始泼冷水了!我多愁善感与辅导别人有什么矛盾吗?假如将我比做一名长跑教练,我一定非得跑得比徒弟快吗?或者说,假如将我比做一名牙科医生,我牙齿发炎很痛,但是我照样可以为病人看病呀!”

    江曼婷笑道:“不愧是主持人,说话一套一套的,我说不过你。”

    钱三运见机又敬了江曼雁一杯酒,“江姐,我永远是你的忠实听众!”

    饭桌上的气氛很活跃,钱三运发现,江曼雁并没有市长夫人惯有的那种娇气和傲气,对他这个刚认的干弟弟也非常热情。其实,钱三运不知道的是,江曼雁内心里非常喜欢他这个年轻有为、帅气阳光的大男孩,只是这种喜欢,暂时还没有上升到女人对男人的那种爱恋上;或者说,即使上升了,也只是一时的心动而已,在目前看来,江曼雁是不会做出背叛何胜利的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