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章
    ,!

    省委党校的培训已经过了一个星期。这期间,钱三运上课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不过由于此类培训本来管理就松散,加上他是班长,与班主任及老师关系处理得不错,所以也没人管他,与在乡镇繁忙的公务工作相比,他有更多的时间干私事。

    到了周五,钱三运在省委党校附近请客吃饭。今天来参加聚会的除了操思丽老师外,还有文艺委员王春妮、宣传委员陈佳佳、纪律委员周海龙、学习委员方含玉、生活委员张青林,此外,还有李银桥。李银桥来自青山县城关镇,是班上的一名小组长,并不算是严格意义上的班委会成员,他长得尖嘴猴腮的,但头脑活络,又会溜须拍马,并死心塌地跟着钱三运,所以很快就博得了钱三运的好感,这次吃饭也将他叫过来了。善于溜须拍马的人容易获得领导青睐、任何领导都喜欢溜须拍马的人,的确是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真理。

    “下午是自习课,大伙儿可以自由活动,无酒不成席,中午我们适量饮一些酒,操老师,你没有意见吧?”钱三运作为东道主,在简要地说了几句开场白后,直盯着美女教师操思丽。

    操思丽的脸上绽放出花朵般的笑容,说:“我看行!中午我们适量饮些酒,如果气氛好,一醉方休也未尝不可!”

    众人哈哈大笑起来。学习委员方含玉一副小家碧玉的模样,娇柔可爱,轻声嘀咕了一句:“可是我不会喝酒呀。”

    胖丫头陈佳佳不屑地说:“怎么就不会喝?大不了大醉一场!我也从来没有喝过酒,但冲班长和操老师那一番话,我今天就豁出去了。不过,我要是现场直播了,瘫倒在地上,回不去了怎么办?”

    张青林这个人城府很深,虽然他曾设计陷害过钱三运,可从来都是不动声色的,平时和钱三运也有说有笑的,别人不知道内情,还以为他们是好朋友呢。他笑呵呵地说:“陈佳佳,你看看我们这几个人,就数班长身材最魁梧,力气也最大,你真要是酒喝多不省人事了,就让班长扛你回去!反正,我无论如何是扛不动你的!”

    众人哄堂大笑起来。陈佳佳红着脸,当即给了张青林一拳,佯装生气道:“好你个张青林!用得着这么拐弯抹角吗?你直接说我胖就是啦。”

    纪律委员周海龙插科打诨道:“陈佳佳,你这不是胖,是丰满!你要是在以胖为美的唐朝,杨贵妃都比不上你呢。”

    陈佳佳说:“你就用不着拿好听的话哄我了,我也知道唐朝崇尚以胖为美,可是,现在不是唐朝了。你们以为我想长胖呀?我是见风长,喝水长,不吃不喝还是长,减肥也无济于事,都烦死了!再长下去,我都担心以后能不能找到对象了!”

    李银桥在班级是个消息灵通人士,私下里有同学为他起了个绰号“包打听”,喜欢窥探别人**,他早就从来自云川市的学员那里摸清楚了,陈佳佳的爸爸就是云川市委组织部副部长陈鹏。他接过陈佳佳的话茬,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陈佳佳,你这是杞人忧天!你怎么可能谈不着对象?如果你到时候真的打光棍了,还有我呢。”

    “呸,呸。”陈佳佳连啐了几声,“我就是找不着对象,也不会找你的!”

    张青林挖苦道:“李银桥,你又何苦单相思呢?其实呀,陈佳佳看不上你,对你来说是福音。你看陈佳佳那块头,站在你面前就像一座小山丘,你不怕她虐待你?”

    李银桥故作惋惜道:“陈佳佳说话太让我伤心了!要知道,自从认识陈佳佳后,我几乎天天夜不能寐呀。哎,我本将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呀。”

    周海龙哈哈大笑道:“我倒是很想知道,谁是陈佳佳映照的那条沟渠!”

    气氛很热烈,酒桌上人们光顾着说笑聊天,杯中的酒却没有进度,钱三运大声道:“同饮,同饮,谁再说笑,罚酒三杯!”

    张青林话中有话地说:“我说班长,刚刚周海龙在问,谁是陈佳佳映照的那条沟渠,你怎么突然下封口令了?莫非你心中有鬼?”

    陈佳佳瞥了一眼钱三运,羞涩地低下头。她在见钱三运第一眼的时候,就被这个英俊、阳光的大男孩深深吸引而不能自拔了。可是,她知道,自己除了是云川市市委组织部副部长陈鹏的女儿这一点还算有竞争力外,在其他方面都不是王春妮甚至方含玉的对手。现在的陈佳佳,早已将王春妮、方含玉以及所有和钱三运亲密接触的女孩当做自己潜在的假想敌了。

    “我心中有什么鬼?我心中阳光得很呢。我说张青林,你是不是贼喊捉贼了?”钱三运立刻反驳道。

    张青林不怀好意地瞟了一眼坐在身边的王春妮,似乎想说什么。这时候,陈佳佳忽然语出惊人:“张青林,你和王春妮眉来眼去的,你俩什么时候好上了?不过,你们男才女貌,倒也挺般配的。”陈佳佳的这番话,无疑是出自私心,一旦王春妮和张青林热恋了,她就少了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虽然她知道,钱三运并不喜欢她,但陈佳佳毕竟是个女孩,女孩都是喜欢做梦的,哪怕这终究只是一个永远也不能实现的梦。

    王春妮的脸上顿时现出几朵红晕,低头不语。陈佳佳这句话倒是提醒了钱三运,难不成张青林真的和王春妮好上了?这几天他因为奇石馆的事而奔走,在党校待的时间并不太多,并没有留意王春妮的动向。

    酒桌上气氛还算热烈,操思丽老师完全放下班主任的身架,和学生们一起有说有笑、敬酒陪酒。胖丫头陈佳佳不知是想借酒浇愁,还是过于兴奋,反正真的喝了不少酒,借助酒劲,她大胆地将一只胳膊放在钱三运的肩上,说:“班长,你是喜欢身材苗条的女孩,还是喜欢身材丰满的女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