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章
    ,!

    杨可韫又用期盼的目光盯着钱三运,试探着问:“钱书记,你能不能想想办法让我哥哥出来?”

    钱三运沉默不语,他完全没有把握答应杨可韫的要求,在很强势的市委副书记杨啸天作出严打乔大虎一伙的重要指示下,青山县只有照办的份儿。以钱三运目前的能力和关系网,想让杨建不受一点惩罚就放出来,的确是一件很困难的事。钱三运心中默默地将关系网梳理了一遍:甘日新权力有限,想帮忙也是爱莫能助;县长胡若曦初来乍到,在青山县根基尚浅,最重要的是,他和她不太熟,况且上次为了哑巴的事已经找过她一次了;最后只剩下干姐姐江曼婷了,可是,她会转弯抹角的托人找关系替他捞人吗?

    “钱书记,你是不是不肯帮我呀?”杨可韫急得差点就要哭了,在她眼里,钱三运是解救她哥哥的最后希望,如果他不肯帮忙,那哥哥就只能蹲大牢了。

    “可韫,不要急,你哥哥跟在乔大虎后面也干了不少坏事,想将他顺利地捞回来,不是件很容易的事。不过,你放心,我会想尽一切办法的。”

    杨可韫咬了咬嘴唇,一脸无助地望着钱三运,喃喃道:“谢谢你,钱书记。”

    “对了,可韫,你姐姐知道你哥哥的事吗?”钱三运很巧妙地将话题转到杨可欣身上。

    “家里出这么大的事,姐姐怎么怎么可能不知道呢?”杨可韫顿了顿,接着说,“哥哥是前天晚上被抓走的,昨天妈妈去县城想见哥哥,可是县公安局的人不让妈妈见,妈妈没有办法,就到学校找我了。昨天刚好是周末,我就和妈妈回来了。姐姐今天也去了县城,准备送几件换洗衣裳给哥哥,可是到现在杳无音讯,也不知见着哥哥没有,她又没有手机,联系不上她。”

    “是这么回事啊,我来联系县公安局的朋友,问问他是否见着你姐姐了。”

    钱三运当即拨打了甘日新的电话,从他那里了解到,杨建在刑事拘留后,现在羁押在县看守所,按照法律规定,刑拘期间家属见当事人是不允许的,只有家属请律师,由律师到看守所里见一下当事人。至于杨可欣在哪,甘日新并不知情,不过他表示,只要她来过县公安局,他会想办法打听到她的下落的。

    杨可韫听后,心情非常失落,茫然地坐在桌边发呆,过了一会,她猛然意识到钱三运还没有吃晚饭,连忙站了起来,一脸尴尬地说:“钱书记,你看看我,都糊涂了,差点忘了你还在饿着肚子呢。想吃点什么呢?”

    “可韫,我肚子饿得咕咕叫了,你就将厨房里的剩菜剩饭热给我吃了吧。”钱三运心中有些后悔,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要是晚上在香芹婶子家吃饭,现在也不至于饥肠辘辘。

    “晚上剩了点稀饭,我放在猪食槽里,准备明天早上喂猪呢。”

    “那算了吧,我可不想和你家的猪争食。”钱三运一阵苦笑,“要不,下碗面条填饱肚皮吧?”

    “好的,我这就去下面条。钱书记,你要是觉得无聊,也陪我去厨房吧!”杨可韫用手拂了拂额头的乱发,微笑着看着钱三运。

    “好呀,我正愁着没人陪我说话呢。”钱三运当然非常乐意陪杨可韫这个小美女。

    杨可韫走在前面,钱三运紧随其后,他的目光始终落在杨可韫的翘臀上,十七岁的杨可韫已经完全发育成一个大姑娘了,身上该凸的凸,该凹的凹,特别是翘臀,对男人有着无比的诱惑力,要知道,不是每个女孩都有拥有令男人眼馋的翘臀的。少女的体香沁人心脾,钱三运就像高原缺氧的人,贪婪地呼吸着。他不禁想入非非,有朝一日能与杨可欣、杨可韫姐妹同床共枕,共享齐人之福,那该是多么幸福的生活啊。不过,这也完全有可能的,两姐妹或两姑侄共事一君王,在古代是常见的事。例如,尧帝不但把“帝位”禅让给舜,还把两个最美丽可爱的女儿娥皇和女英许配给舜做妻子。再如清代最著名的孝庄文皇后布木布泰,她的姑姑哲哲以及她和她的姐姐海兰珠,先后嫁给了同一个皇帝——皇太极。在近代,这样的例子也比比皆是,暂举一例,钱大钧是蒋介石的“八大金刚”之一,生性儒雅,颇有书画诗词修养,更兼仪表堂堂,一派儒将风度。钱大钧的婚姻更是传奇,风流倜傥的他,竟然同时博得了名士欧阳耀如的长女欧阳丽藻与三女欧阳生丽的芳心,娶为大小夫人。美貌的姐妹花共事一夫,堪称民国奇闻。钱大钧的婚姻,引来了同时代许多人的艳羡。

    钱三运和杨可韫刚到厨房,还没有生火,陈月娥也跟着来了。也许是火气渐消的缘故,她的脸上没有了怒气,但是冷冰冰的毫无表情。钱三运心中七上八下的,以为陈月娥是故意来厨房胡搅蛮缠不让他吃饭的。杨可韫心里也直发慌,不知道陈月娥意欲何为,便试探着问:“妈妈,你不是睡觉了吗?”

    “我睡觉了,谁下面条给他吃?”看得出来,陈月娥心中还是有些恼火的,要不然,她就不会说“他”而是说“小钱”了。

    杨可韫扑哧一笑,说:“我就知道我的妈妈通情达理,不会因为哥哥的事怪罪钱书记。”

    陈月娥的脸倏地红了,用手轻轻地掐了一下杨可韫的胳膊,轻声斥责道:“小丫头片子,懂什么!”

    钱三运将脸扭向一边,偷偷地笑了。谁知这一表情被杨可韫捕捉到了,她不解地问:“钱书记,你在偷笑什么?”

    钱三运尴尬无比,慌忙收敛了脸上的笑容,支支吾吾地说:“哦,没,没什么。”

    “可韫,回房间看书去!”陈月娥大声命令道。

    “妈,哥哥失去自由了,我哪有心思看书呀?要不,你睡觉吧,我来下面条给小钱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