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章
    ,!

    陈月娥瞪了杨可韫一眼,嘲讽道:“可韫,你也好意思说你会下面条?我倒是见过你下过几次面条,不是水放少了,面糊了锅,就是盐放多了,小钱何等尊贵的人,哪能吃得下你下的面条?”

    杨可韫撅着嘴巴,装作很委屈的样子,辩解道:“妈,就这两次被你逮着了,每次都拿这说事!你有一说一,我烧菜手艺是不是很好?我干活是不是也很出色?”

    “是的,是的,快回房间看书吧,看不进也要看!可韫,你想想看,你哥哥这一辈子注定是干不成大事了,能不让我操心就是祖上积德了;你姐姐就一乡镇医院护士,也成不了什么大气候;我们一家人的希望就全寄托在你的身上,懂吗?你要好好学习,争取考上好的大学,毕业后找份好工作,最好呢,能当官,实在不行,就嫁给当官的。这年头,就是当官的天下!”

    陈月娥苦口婆心的劝说并没有什么效果,杨可韫不以为然地说:“妈,我可不想当什么大官,听人说,十个当官的女人有九个都有不光彩的往事——”

    “去,去,去,小丫头片子,尽说不正经的!”陈月娥制止了杨可韫进一步说下去,心中却在想,这小丫头片子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就拿可韫的堂姐杨小琴来说,十里八乡的都知道她和原来的镇党委书记胡业山有着不明不白的关系。

    “好吧,我还是看书吧,为了能嫁给当官的而奋斗!”杨可韫又将目光瞄向钱三运,嬉皮笑脸地说,“钱书记,你说我以后能嫁给当大官的吗?”

    钱三运微笑不语,心中却在翻江倒海,等我当大官了,你就嫁给我吧,要是我娶了你的姐姐杨可欣,你就作为嫁妆陪嫁吧,就像一首民歌中唱到的那样:“带着你的嫁妆,带着你的妹妹,坐着那马车来……”

    陈月娥哭笑不得,伸手就给了杨可韫挺翘的屁股一巴掌,斥责道:“你这个死丫头,你哥哥被抓后,我都急死了,你却有心思说笑!”

    杨可韫脸一红,默不作声地走了。

    陈月娥在厨房里忙上忙下,没过多久,一碗散发出葱香的鸡蛋面做好了。她盛好面条,端到厨房里的小木桌上,对着发呆的钱三运说:“吃吧。”

    陈月娥的语气态度和蔼了很多,脸上也不再是死气沉沉,钱三运斗胆说:“阿姨,对不起,那时候我不知道你在院子里洗澡,真的不是故意的。”

    陈月娥的脸上又飞起了一抹红霞,轻声说:“算了,不提这个了,我又没说你是故意的。”

    陈月娥顿了顿,又说:“就是故意的,也没什么,都说四十岁以上不分男女了。”

    钱三运听陈月娥这样一说,心情也不紧张了,胆子也陡然大了很多,说:“磬石山村民风很开放,听说夏天里男男女女都在东河里洗澡——”

    陈月娥摆了摆手,说:“不说这个,不说这个。小钱,你知道我今晚为什么生气吗?实话实说吧,你虽然和我家可欣还没有正式建立男女朋友关系,可不知怎的,我冥冥之中感到你们俩很般配,潜意识里也就将你当做女婿看待了。”

    钱三运面红耳赤,真想找个地洞钻下去。陈月娥话语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哪有女婿偷看丈母娘洗澡的?可是,钱三运又觉得自己够冤枉的,今晚他真不知道陈月娥在后院里洗澡,这和上次偷窥杨可韫洗澡有着本质的区别。他错就错在当时自己的眼神太猥琐,可是,谁让你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身体还那么美呢?

    钱三运低着头,眼睛死死地盯着碗里的面,奈何面条太烫,心急吃不了热面,要不然他一口气吃完面条找个理由逃之夭夭。为了不至于钱三运太难堪,陈月娥转移了话题:“小钱,你觉得我家可欣怎么样啊?”

    “可欣,挺好的啊。”钱三运想都没想,答道。

    “小钱,你想不想和可欣进一步发展关系呢?”

    钱三运心中一愣,这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了,杨可欣对他不冷不热,陈月娥却一个劲地将杨可欣往他怀里推,这一对母女也太搞笑了吧。

    陈月娥见钱三运不吭声,以为他不想和杨可欣交往,顿时急了,追问道:“小钱,你不会对我家可欣没有意思吧?”

    “阿姨,感情事情不是一厢情愿的啊,我喜欢可欣,可是可欣不一定喜欢我呀?”

    陈月娥听钱三运这么一说,心中大喜,连忙说:“小钱,这可是你的真心话?”

    “是的,可欣是个好女孩,不仅长得美,而且温柔贤惠,通情达理,我很喜欢她,也很想和她进一步发展关系。”

    “小钱,我私下里问过可欣了,她其实对你是有好感的,只是觉得你太优秀,怕配不上你。只要你真心喜欢她,她肯定会接纳你的,不过这两天她的心情不太好,今天去了县城,到现在还没有消息,也不知见了杨建没有。对了,小钱,你这么大的官,在县公安局应该有不少熟人吧?我就是想啊,你能不能找找关系将杨建放出来啊?杨建这几年虽然跟在乔大虎后面,可也没有干多大坏事。”

    陈月娥是个很精明也有一定文化的农村妇女,绕来绕去竟然很巧妙地将话题转移到如何捞出杨建上来。她虽然没有明说,但意思浅显易懂,你钱三运如果和我家可欣的事成了,你就是我们家的女婿,将杨建捞出来就是你天经地义的事。

    “阿姨,你放心,我会尽力而为的。”

    “好,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杨建被抓后,我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你,只有你才能救杨建,可是,我又没有你的联系方式。”陈月娥喜形于色,显然已经将刚才不愉快的事完全抛到脑后了,“对了,小钱,现在是梅雨季节,村部宿舍的被子容易受潮,你又很多天没有在那睡觉了,干脆晚上就睡在我家吧。”

    “那好吧,我晚上睡哪张床呢?”钱三运心中想,如果陈月娥晚上不在家里,那他又可以说苏小妹的故事给杨可韫听,还能哄得与她同床而眠,可是,今晚看来不行了。

    陈月娥脱口而出:“你就睡东厢房杨建的床吧,被子我今天刚晒了。小钱,我去睡觉啦,有你刚才那句话,我今晚就好睡多了。”

    陈月娥走出了厨房门,又折回来了,满脸堆着笑,说:“小钱,你有什么事尽管叫可韫,我等下再和她说声。”

    “好的,阿姨,谢谢啦。”钱三运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却在小声嘀咕,我想让可韫陪我睡觉,行吗?

    “谢什么!以后都是一家人了!”

    钱三运吃完香喷喷的面条,洗漱完毕后,没有直接去东厢房,而是进了杨可韫的房间。西厢房第一间是杨可欣、杨可韫姐妹俩的房间,第二间也就是最里面的一间是陈月娥的房间,只是,通往最里间的房门已经关得严严实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