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章
    ,!

    杨可韫坐在书桌旁,眼睛茫然地盯着台灯,一只手将圆珠笔转来转去,似乎在想什么心事。听见脚步声,杨可韫缓缓地回过头来,她自然知道来人就是大帅哥钱三运。杨可韫嫣然一笑,但是没有说话。

    “看书效果还好吗?”钱三运没话找话地问。

    “不好,我在想哥哥。”杨可韫脸上的笑容飞快地消失了,神情有些悲伤,“以前就听说过警察经常打人,我不知道哥哥是不是被警察殴打了。”

    “这个应该不会的,我已经给县公安局的朋友打招呼了。”

    “钱书记,你说我哥哥真的会坐牢吗?”

    “可韫,你不要急,我会慢慢想办法的,尽量不让你的哥哥坐牢。”

    “钱书记,只要你能让我的哥哥平安归来,你就是我们家的大恩人,我们全家都会无限感激你的,你让我干什么,我都毫无怨言。”

    隔壁房间鼾声如雷,钱三运想,这陈月娥睡觉就像放电影似的,一会儿工夫就进入梦乡了,也许是这几天睡眠严重不足的缘故吧。陈月娥睡着了,钱三运胆子也大了,一脸坏笑的说:“可韫,你是说我只要救你的哥哥出来,你什么都听我的?”

    “是呀,你让我做你的丫环、仆人都可以。”

    “假如我让你陪我睡觉呢?”

    “也可以呀,就像抓捕乔大虎那天晚上一样,你我各睡一个被窝,你说故事给我听。”

    “假如我想让我俩同睡一个被窝呢?”钱三运有些得寸进尺了。

    杨可韫无限娇羞,一张俏脸泛起片片红晕,低声说:“应该可以吧。”

    “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可不许反悔呀?”钱三运想,就冲这个,自己千方百计也要将杨建捞出来。

    “到时候你不会对我动手动脚吧?”杨可韫忽然意识到什么,扬起一张绯红的脸蛋,轻声问。

    “那可不一定,你不是说什么都听我的吗?”

    “可是,我很害怕,害怕自己会怀孕的。”杨可韫扭扭捏捏的,好半天才吐出这几个字眼。

    怀孕?钱三运心中一乐,我倒是想让你怀孕,就怕你不乐意呢。不过,他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太对劲,杨可韫一个未经人事的女孩,怎么会想到怀孕,难道她误以为搂搂抱抱会导致怀孕?于是,他试探着问道:“可韫,你说一对男女如果结婚了,新婚之夜他们会做些什么?”

    杨可韫用手捂着脸,一脸的娇羞,轻声说:“钱书记,这话你也好意思问呀?不就是拥抱、接吻,男人还会摸女人的——”

    杨可韫用手指了指胸前挺立的山峰,钱三运被她的举动逗乐了,说:“可韫,除了这些,就没有了吗?”

    杨可韫一脸的惊讶,说:“难道还有别的?”

    钱三运终于明白了,杨可韫这个看起来大大咧咧、性格外向的女孩,生理知识其实是一片空白。报纸上曾经刊载过这样的一条新闻,有一对夫妻,丈夫是博士,妻子是硕士,两个人对学术都很着迷,天天泡在实验室,但结婚三年,妻子的肚皮没有一点动静,家里老人都急了,催促他们去医院看看,当专家询问他们平时的“夫妻生活”后,哭笑不得。原来,这位妻子竟然还是处女!这对“单纯”的夫妻婚后根本就没有夫妻生活,在他们的理解里,夫妻“同房”就是在同一个房间的同一张床上睡觉,最多也就是拉拉手、接接吻,甚至在婚前他们不敢亲吻,以为那样就可能会怀孕。连高学历的博士、硕士都不懂房事知识,何况一个长期生活在乡下的女学生,杨可韫不懂生理知识自然也在情理之中。

    钱三运觉得,他有任务一点点的教杨可韫生理知识,这是一件既刺激又艰难的事,总不能一开口就对她说男人是如何进入女人的身体吧。

    “可韫,男女新婚之夜同床共枕都是不穿衣服的,你知道吗?”

    杨可韫睁大了眼睛,惊讶地问道:“他们不会连内裤也不穿吧?”

    “可韫,你学习成绩很好,你该明白一丝不挂或者赤身**这些词语的意思吧?”

    “当然明白,不过让我一丝不挂的和你睡在一起,我做不到!”

    “可韫,说话出尔反尔可不好啊。”钱三运嘿嘿笑了起来,笑容看起来很诡秘,“对了,你在学校上生理卫生课吗?”

    “不上。”杨可韫摇了摇头。

    “可韫,你知道女人为什么会怀孕吗?”

    “男人和女人睡一张床,搂搂抱抱,不就怀孕了?钱书记,难道不是这样吗?”

    钱三运笑了,笑得很开心,杨可韫还是一张白纸,没有一丝污点,他想在这张白纸上画出美丽动人的风景。

    “可韫,你说的一点不对。男人和女人如果只是搂搂抱抱,那女人永远也不会怀孕的。”

    “那女人怎样才会怀孕呢?我还是个学生,可不想怀孕!”

    “可韫,要不,我免费为你上一堂生理卫生课,让你学点基本的生理知识?”

    “我可不想学!你这个大坏蛋,就知道借机糊弄我,想占我的便宜,一想到上次你偷看我洗澡,我就想揍你!”

    钱三运心中思忖:我偷看你洗澡就要挨揍,假如让你知道了我今晚看了你妈洗澡,还不被你阉割了!

    “可韫,在你眼里,我难道就是个大坏蛋?”钱三运佯装生气,瞪着杨可韫。

    杨可韫伸出舌头,做了个鬼脸,柔声说,“钱书记,你不要生气嘛,其实你人蛮好的,我收回我的话,好吧。”

    钱三运的心中其乐融融,他知道女孩子喜欢说反话,杨可韫哪是讨厌他,分明是真真切切喜欢他。

    “可韫,这么说还差不多,今天晚上我还说苏小妹的故事给你听,好吗?”

    杨可韫朝陈月娥的卧室努努嘴,说:“妈妈今晚在家呢。”

    “可韫,你听,你妈妈鼾声如雷,哪会知道你在干什么?”

    杨可韫有些动心了,既想有更多的时间与心中的白马王子在一起,又怕妈妈醒来后发现了。钱三运趁热打铁,说:“你妈妈刚才临睡觉前,没有嘱咐你要照顾好我吗?”

    “说了呀,她让我你有什么吩咐,都听你的。”

    “那不就行了吗?”钱三运呵呵一笑,“你放心,不会让你怀孕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