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章
    ,!

    “大坏蛋,就知道欺负我!”杨可韫擂了钱三运一记粉拳,娇嗔道,“下次我问问姐姐,男女在一起在什么情况下才会怀孕,免得又被你忽悠了!”

    钱三运笑得直捂肚子,“好,好,下次你姐姐若是告诉你男女在什么情况下才会怀孕,可不要忘了告诉我呀。”

    在杨建的床上,杨可韫和上次一样,和钱三运分睡两个被窝。对于此,钱三运已经很满足了,能近距离地欣赏美女,闻闻少女的体香,就是一件无比快乐的事。当然,如果有机会能收服这个古灵精怪的小美女,他也会当仁不让的,不能老是在男女情事上无所作为。再说了,古人就说,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杨可韫这样一朵美丽的蓓蕾,怎么能拱手送给别人采摘呢?有了姚晓晴的前车之鉴,他再也不会干那样的傻事了。

    钱三运首先说了一个苏小妹的字谜故事。

    传说,北宋家苏轼,有一次到妹婿秦观家里去作客。苏小妹见哥哥来了,大摆酒席,热情招待。饭后,秦观陪苏轼到书房小憩,忽然苏轼看见桌上有一幅秦观的字谜画,上面写着:“我有一物生得巧,半边鳞甲半边毛,半边离水难活命,半边入水命难保。”苏轼看完以后,对秦观说:“妙,妙,妙!”于是随手提起笔来,也写了一个字谜:“我有一物分两旁,一旁好吃一旁香,一旁眉山去吃草,一旁岷江把身藏。”写毕,秦观拍手道:“真妙,真妙!”苏小妹听了,跑进书房,说:“什么东西如此之妙?”俯身看罢,信口说道:“我有一物长得奇,半身生双翅,半身长四蹄,长蹄的跑不快,长翅的飞不好。”说完,苏轼、秦观异口同声地说:“妙极了,妙极了!”

    “可蕴,这三个人说的是同一个字谜,你猜猜看,这字谜的谜底是什么字?”钱三运温柔地望着身边的美人,见那绝美的面容上,泛起阵阵桃花般的红晕,更加显得眉目如画,光彩照人,注视良久,竟然有些痴了。

    “我来想想。”杨可蕴两手托腮,凝神思考。

    “要不要我提示呢?”

    “不用的,我来想想看。”突然,杨可韫大叫道:“我有了!”

    “嘘——”钱三运伸出一根手指,眼睛瞄向陈月娥卧室的方向,“不要将你妈妈吵醒了!”

    杨可韫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下意识地用手捂住嘴巴,侧耳倾听,陈月娥依旧鼾声如雷,总算松了一口气。

    “可韫,你有什么了?”钱三运成心想开杨可韫的玩笑,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肚子,坏笑道,“是不是这里有了?”

    杨可韫面如桃花,伸出纤纤玉手,在钱三运的额头上弹了一个爆栗,嗔怪道:“你这个大坏蛋,就知道占我的便宜!姐姐回来我要告状!”

    “可韫,我真是比窦娥还冤啊!你说你有了,我怎么知道你有什么了?”钱三运装出一副很委屈的样子,眼睛却瞪着小美女的俏脸看。

    “我是说我有了谜底!”杨可韫用胳膊肘轻轻碰了一下钱三运,一脸认真地问,“谜底是‘鲜’吧?”

    钱三运忽然一把将杨可韫拉扯到自己的怀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她俊俏的脸蛋上亲了一口,口中啧啧赞叹道:“可韫,你不但长得美如天仙,还冰雪聪明呢。”

    杨可韫飞霞扑面,慌忙挣脱钱三运的怀抱,说:“别闹了,再闹我要回自己房间了!”

    钱三运自然不敢造次,对付杨可韫这样单纯得如一张白纸的女孩,可不能操之过急,他想了想,说:“可韫,我再说一个故事给你听,包你发笑。”

    “好呀,不过不许说流氓的。”杨可韫低着头,似乎不敢正眼看钱三运。

    钱三运开始娓娓道来。有一个新来的太监,怕睡着了听不见皇上的吩咐,又怕耽误皇上和娘娘的好事,自作主张藏在了床底下。第二天早上被皇上发现了。皇上问:“好你个奴才,在朕的床底下待了几个时辰?”太监跪倒在地答道:“回皇上的话,奴才在床下过了五更天。”皇上问:“你都听到了什么?”太监道:“一更天,您和娘娘在赏画。”皇上不解地问:“此话怎讲?”太监道:“听您和娘娘说,来让我看看双峰秀乳。”皇上问:“二更天呢?”太监道:“二更天,您好像掉地下了。”皇上问:“此话怎讲?”太监道:“听娘娘说:你快上来呀!”皇上问:“三更天呢?”太监道:“你们好像在吃螃蟹。”皇上问:“此话怎讲?”太监道:“听您在说:把腿掰开!”皇上问:“四更天呢?”太监道:“四更天,好像您的岳母大人来了。”皇上问:“此话怎讲?”太监道:“奴才听见娘娘高声喊道:哎呀,我的妈呀,哎呀,我的妈呀!”皇上问:“五更天呢?”太监道:“您跟娘娘在下象棋。”皇上问:“此话怎讲?”太监道:“奴才听娘娘说:再来一炮,再来一炮。”

    杨可韫毕竟未经人事,这个虽然很搞笑的故事她却听得云里雾里,不解其中深意,自然就不会发笑。

    “可韫,这个故事不搞笑吗?”钱三运见杨可韫一脸茫然的表情,柔声问道。

    “听得云山雾罩,也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钱三运捶胸顿足,“简直就是对牛弹琴啊!这么搞笑的一个故事,你竟然没有发笑!算了,我来给你说一说动物界的奇闻吧,帮你普及科学知识,顺便为你普及生理卫生知识吧。”

    钱三运顿了顿,说:“在澳大利亚,有种剧毒的红背蜘蛛,在jiao配时甚至吃掉配偶,然而,配偶宁愿冒着死亡的危险,也要快活一回。如果幸运的话,它们还能成为雌性蜘蛛的一部分,把自己的jing液射到雌蜘蛛的生zhi器中,然后生出小蜘蛛。如果不幸的话,许多雄蜘蛛在它们交配前就被雌蜘蛛当了美餐。雄红背蜘蛛和中意的雌红背蜘蛛第一次交配后,绝大多数都难逃一死。据科学家研究,83%的雄性红背蜘蛛在首次交配时就葬身在雌红背蜘蛛编织的死亡**之网中。雌蜘蛛先是散发出诱人的气味,吸引雄蜘蛛的到来。为了展示交配的意愿,雄蜘蛛轻轻地拍打它那像拳击手套一样的触须,身体兴奋地颤抖着。当雄蜘蛛将jing液注入雌蜘蛛体内时,雌蜘蛛也将消化液注入雄蜘蛛的身体,然后贪婪地吞食雄蜘蛛的腹部。触须松开以后,雄蜘蛛试图挣脱雌蜘蛛的铁爪,但一切都徒劳无益。雌蜘蛛用蛛丝缠住雄蜘蛛,一点点地将它吃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