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章
    ,!

    钱三运继续怂恿道:“可韫,你妈妈睡得那么香,又怎么会知道你睡在哪张床上?”

    杨可韫有些动心了,皱眉道:“要不然我睡到半夜再换床吧。”

    “好,好,就这么办。”钱三运大喜,总算说服了这个小美女了,心中又不禁想入非非:待她睡着了,自己是不是可以借机揩油呢?

    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响了,来电显示是甘日新,钱三运一愣,甘日新是不是要告诉自己有关杨可欣的消息?

    “钱书记,经过多方打听,我终于打听到杨建妹妹的下落。她今天的确来县公安局了,但晚上有没有回高山镇,我就不得而知了。对了,杨建妹妹是个大美女吧?”

    手机虽然并不是处于免提状态,但由于距离太近,杨可韫自然听得一清二楚,她张大嘴巴,刚要开口说话,见到钱三运做了个摆手的动作,便屏佐吸,大气也不敢出。

    “对,她是杨建的大妹妹,名叫杨可欣,长相的确不错。甘队长,她今天见着杨建了吗?”钱三运有些犯糊涂了,自从与甘日新交往以来,他从来没有发现甘日新对哪个女人产生过兴趣,再漂亮的女孩,甘日新似乎也不为之所动,今天怎么开口就说杨可欣是大美女?

    “钱书记,按照法律的有关规定,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期间是不能见家属的,杨可欣今天来县公安局时,有关方面也向她宣讲了有关法律,她也表示理解。”

    “这么说来,杨可欣今天没有见着哥哥?”

    “应该是的,不过,据我了解,她今天见到了一个人。”

    “我说甘队长,你说话能不能爽快些?她今天到底见着谁了?”钱三运有些急了,这个甘日新,说话总是像让人猜谜语似的。

    “我们县局治安大队副大队长吴明。”

    “杨建被刑事拘留,治安大队好像管不着他吧?对了,吴明是不是有什么来路?”

    “这吴明来路可不简单啊,虽然才二十六岁,但是任治安大队副队长已经有三年多时间了,年内还有可能提拔为正科。你知道他的老爸是谁?就是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吴德能!他爷爷吴仁智前几年才从县政协主席的任上退下的,现在任县关工委主任,继续发挥余热。”

    “余热个屁!就是从领导岗位退下后,一时适应不了,担任关工委主任算是过渡一下!”钱三运本能地对吴明一家人产生了敌对情绪,他突然感到一种很强烈的危机感,陈月娥、杨小琴曾经都戏说过杨可欣想嫁给县长儿子,这下倒好,杨建的被抓给杨可欣制造了认识县长儿子的机会,凭着她倾国倾城的容貌,想嫁给县长儿子并不是没有可能。吴明无论是家庭背景、经济实力、发展前景都在自己之上,一旦让杨可欣在吴明与他之间二选一,结局真的很难预料。

    “对了,你对吴明了解多少,比如性格、相貌、爱好等等?”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钱三运又关心起吴明的一些个人信息。

    “我们在同一单位,还算了解他吧。吴明这个人个子不算高,也就一米七出头吧,但身材魁梧,虎背熊腰,五六年前从部队退伍后,安置在县公安局。前几年他老爸吴德能任县委政法委书记期间,活动关系,将他提拔为副科。吴明有一身蛮力,在部队学了几手三脚猫的功夫,又仗着自己是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副队长,还是官二代,性格张扬,为人嚣张,在青山县城可是黑白两道通吃的厉害角色,一般人都惹不起的。”

    “甘队长,吴明那小子还没有结婚吗?”钱三运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没有呢,不过这小子换女友比换衣裳还勤快,据我了解,至少有四个姑娘为他打过胎,一个是县医院的护士,一个是青山二中的高二女生,一个是电信公司的前台营业员,一个是青山机械厂的女工。去年,他还以谈恋爱之名将城关镇的一个农村小姑娘骗了,不料那小姑娘性格倔强,非要嫁给吴明,吴明哪会答应?最后这小姑娘爬上了县公安局办公大楼的楼顶,以跳楼相威胁,事情闹大了,吴明为了平息事态,口头答应了。事后,也不知道吴明使用了什么绝招,竟然让那小姑娘和他和平分手,此事就算了结了。”

    钱三运忿忿地说:“甘队长,吴明以谈恋爱之名玩弄女性,难道就不受法律的约束吗?”

    甘日新叹了一口气,说:“钱书记,吴明是个未婚青年,就是打着恋爱的幌子玩弄女性,法律也无法约束啊,毕竟他没有强迫别人,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没有任何一条法律条文规定未婚男青年只能谈一个女朋友,也没有任何一条法律条文规定男女青年谈恋爱期间不能上床啊。”

    挂断电话后,钱三运茫然地靠在床上,沉默不语。此刻,他心乱如麻,真的害怕美丽温柔的杨可欣会投入到吴明的怀抱。他在反复琢磨甘日新的一番话,觉得还真是那么回事,以恋爱之名玩弄女性的确不好定性,只要是男女双方两厢情愿,法律确实很难奈何得了他。至于那个女孩以跳楼相威胁,虽然闹得满城风雨,但吴明若坚持说是恋爱纠纷,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钱三运忽然联想到了干姐姐江曼婷,自己未婚,江曼婷离婚未嫁,他们若是发生关系,不也是不受法律和道德的约束吗?好像没有哪一条法律规定一个未婚的男青年不得与一个离异的中年女人相爱吧?别说是中年妇女,就是一个单身的老太婆,他也有追求她的权力。想到此,他又不觉哑然失笑,自己若是真的和江曼婷发生了什么,那她就不是自己的干姐姐,而是自己在“干”姐姐了。中国的语言真是博大精深啊,干姐姐和干姐姐是两码事,亲妹妹和亲妹妹是两码事,爱上她和爱上她是两码事,长得不行和长得不行是两码事,别插嘴和别插嘴是两码事,不细细琢磨,还真的如坠云里雾里呢。

    “钱书记,我姐是不是结识了县长的儿子?”杨可韫扬起一张俏脸,一脸茫然地望着钱三运。刚刚钱三运和甘日新的通话她听得是清清楚楚。

    “可韫,恭喜你,你的姐夫是县长家的公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