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章
    ,!

    “钱书记,不是我说你啊,你这个大男人,说话怎么像醋厂的烟囱冒烟——酸气冲天的?”杨可韫瞪着眼,嗔怪道。

    “可韫,如果让你姐姐从我和那个叫吴明的男人之间选择一个做男友,你觉得她会选择哪一个?”

    “当然会选择你啦。”杨可韫脱口而出,“那个吴明以谈恋爱之名玩弄女性,不是什么好人,也许他还干了很多见不得人的坏事,我姐姐怎么会喜欢他呢?”

    听杨可韫这么一说,钱三运心中大喜,表面上却装作很平静,说:“可韫,假如你姐姐选择的不是我呢?”

    “怎么可能呢?假如换成我,也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你!吴明是县长家公子又怎么了?我还看不上他呢!在我眼里,他就是一纨绔子弟,或者说,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坏蛋!”

    “可韫,你不也口口声声说我是大坏蛋吗?”钱三运大笑道。

    “你好坏啊,钱书记!”杨可韫的俏脸飞起几朵红霞,挥着粉拳对准钱三运的肩膀就是一击。

    “可韫,你真可爱!我爱死你了!”钱三运顺势一把抓起杨可韫的一只手,将她紧紧地揽在怀里,激动地说,“可韫,假如你姐姐不愿意做我的女朋友,你就做我的女朋友,好吗?”

    “钱书记,别这样好吗?我还是个学生呢。”杨可韫拼命挣脱钱三运的怀抱,然而钱三运毫不松手,杨可韫气喘吁吁的,“钱书记,你看这样可好,万一我姐姐不喜欢你,等我考上大学了,就做你女朋友,好吗?”

    “可是,可韫,假如你姐姐答应做我女朋友了,那又怎样?”钱三运咄咄逼人地问。

    “钱书记,我姐姐要是成了你的女朋友,那我就是你的妹妹了,怎不能让我也做你的女朋友吧?再说了,我可不想横刀夺爱!”

    “可韫,我绝对不会让吴明追你姐姐的!明天一早我就去县城找你姐姐,他吴明能做到的,我钱三运照样能够做到,而且,还会比他做得更好!”

    “对,对,钱书记,我看好你的,一定比吴明做得更好!求求你,放开我吧,我好害怕,还没有一点心理准备呢。”杨可韫的脸上半是紧张,半是害羞。

    钱三运心中一乐,没有一点心理准备?准备什么?准备将贞操献给我?我还没有一点心理准备呢,我只是想抱抱你,最多亲吻你,压根儿就没有想要夺你的处子之身呢,你这么一说倒是提醒我了,干脆今晚就将你拿下算了(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该出手时就出手!对,就这么办!

    “可韫,干脆你也做我的女朋友吧,我对天发誓,我绝对不会对你始乱终弃的!”被钱三运放倒在床上的杨可韫似乎明白了什么,她的两只脚在床上乱蹬,想挣脱又挣脱不了,想大喊又怕妈妈听到,急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杨可韫忽然急中生智道:“钱书记,我妈妈醒了,正在咳嗽呢。”

    钱三运一惊,停止了进一步的动作,侧耳倾听,除了隐隐约约的鼾声外,并没有什么动静。谁知,杨可韫趁此机会,使出吃奶的力气,从床上逃了下来,一不小心打翻了床前的一只方凳,方凳上的玻璃杯应声落地。接连两声响声,真的将睡梦中的陈月娥惊醒了,随着若有若无的拖鞋声,西厢房的房门吱呀一声开了。东厢房的钱三运和杨可韫面面相觑,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陈月娥推开东厢房的门,看见杨可蕴正在弯腰收拾玻璃杯碎片,冷冷地问:“可蕴,怎么了?”

    杨可蕴面现窘态,结结巴巴地说:“钱,钱书记要喝水,我,我不小心将木凳打倒了,玻璃杯摔碎了。”

    陈月娥责怪道:“你这个死丫头,干事毛手毛脚的!快回你的房间吧,别打扰小钱休息了。”

    杨可蕴收拾好玻璃碎片,逃也似地走了,只留下怅然若失的钱三运。

    钱三运忽然很想一个人,准确地说,是一个在他生命中留下难以磨灭印象的女人。在去年秋天的一个夜里,在江州的一间出租屋内,他将自己的童子之身献给了一个叫夏月婵的女人,或者说,一个叫夏月婵的女人夺走了他的童子之身。那个让他无比**的夜晚,他在成熟风韵的夏月婵的循循善诱下,完成了自己有生以来的第一次。不同的是,他是被动的,她是主动的;他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处子,她是一个颇解风情的女人。相同的是,他和她都获得了无比的幸福体验。他记得,他和她在木床上的草席上,他们忘我的放纵,仿佛这世上只有他们二人。他汗流浃背,她香汗淋漓,床垫都被汗水浸湿了,房间里充斥着爱欲的味道。

    雁尽书难寄,愁多梦难成。愿随孤月影,流照伏波营。夏月婵,你在哪里?钱三运不停地在心中呼唤着。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王石在就给钱三运打来了电话。

    “钱书记,杨小凡的爸爸杨啸天昨天晚上正式和我摊牌了,说小凡现在还是个学生,应以学业为重,再休养一段时间就要重返校园了。他特意说了,为了感谢我的解救及陪护小凡之恩,他会尽量满足我提出的合理要求。我当时心乱如麻,没有提出什么要求,也不知道提出什么要求。杨啸天最后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明天你就可以回青山上班了,今后无论工作上、生活上遇到什么困难,我都会尽力帮你解决的。”

    王石在的话语带着哭腔,看得出他很不舍得离开杨小凡。钱三运有些不太明白,这个自诩为“情场高手”的老油条,怎么突然就对一个被很多流氓蹂躏的女孩动了情,并且陷进去如此之深?不过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那就是王石在绝对不是看在杨小凡是云川市委副书记亲闺女份上的缘故。

    “王石在,我奉劝你一句,回来吧!如果杨小凡出生在普通人家庭,你们之间会有美好的结局的;只可惜,她生长在官宦之家,而你只是一个卑微的‘穷二代’,恕我直言,你和她不般配。在我看来,杨啸天暗示杨小凡大学读书期间不能谈恋爱只是个借口,如果你也是一位大官的儿子,我相信他不会阻止你和杨小凡相爱的。”

    “钱书记,你说得对!昨天晚上我和小凡说,我明天就要离开你了,她痛哭流涕,不希望我走。她还向我透露了一点个人秘密,那就是省里一位高官的儿子和她在同一所大学读书,前段时间向她发动了凌厉的爱情攻势,但她没有接受,最根本的原因是这位高官之子是个花花公子。不过杨啸天极力怂恿她和这位高官之子相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