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6章
    ,!

    “我没有说错吧?杨啸天同中国的很多官员一样,都是用特殊材料打造的,是人、鬼、兽的统一体,他们的眼里只有权力,为了仕途的步步高升,他们可以不择一切手段,更别说只是牺牲子女的幸福了!王石在,不是我说危言耸听的话,你如果执意不离开杨小凡身边的话,杨啸天可能会使用一切手段阻止的。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

    “哎,算了,也许我和小凡有缘无分吧。对了,钱书记,你说我是不是借此机会让杨啸天帮我找份更好的工作?”

    “王石在,你现在只是一名没有正式编制的联防队员,凭借杨啸天的权势和地位,他完全有能力让你转正。你对他家有恩,我相信,只要你提出来,他应该会帮你的。”

    “钱书记,我也这样想过。我以前啊,不想报考公务员,不想当官,觉得受拘束太多,不自在,现在看来,那想法真的很幼稚。在中国,当官是最好的职业,没有之一。有钱算什么?你办一个企业,辛辛苦苦发展壮大了,政府官员想搞垮你简直就是分分钟的事;如果还觉得不过瘾,再为你量身定做一个罪名,让你在大牢里蹲上五年八年,那时候,你就会落个倾家荡产、家破人亡的悲惨结局,这样的例子可是屡见不鲜的。怪不得很多人削尖脑袋也要当官了,钱书记,我要立志当大官,当了大官,不仅能呼风唤雨,而且权势、地位、金钱、女人一样也不会少!”

    “王石在,你总算想明白了!凭你的巧舌如簧,肯定会在官场上如鱼得水,步步高升的!”

    钱三运忽然想起了杨建被抓的事,虽然觉得难以启齿,毕竟王石在不是杨啸天的什么人,但机会是稍纵即逝的,如果不牢牢抓住,杨建就真的出不来了,杨建若是出不来,他就无颜见杨可欣、杨可韫姐妹了,想到此,他就直截了当地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就是希望王石在能在杨啸天面前帮帮杨建求求情,毕竟杨建在解救杨小凡的行动中可是立了大功的。当然,钱三运还不忘提及杨建的好哥们左东流。

    王石在自然一口答应了,不过他心中忐忑不安,不知道杨啸天会不会帮他。他也知道,如果杨啸天真的帮他解决了工作的问题,并打招呼让青山县给予杨建和左东流格外关照,杨啸天就不欠他什么了。

    吃早饭的时候,王石在又给钱三运打来了电话。由于杨可韫母女也坐在堂屋的木桌旁吃饭,他觉得不方便,就出了房门,蹲在大门外的一棵大樟树下接听了电话。王石在说,他刚刚和杨啸天说了那两件事,关于工作的事,杨啸天说最近省里会面向联防队员定向招考一部分民警,如果准备充分,还是很有希望的;关于杨建和左东流的事,杨啸天没有直接表态,但记下了他们二人的名字。王石在还告诉钱三运,他下午就要动身从云川回青山县了,他真的舍不得离开杨小凡,但是这是没有办法的事。说到此,王石在泣不成声,看来他已经陷入感情的泥沼里难以自拔了。

    杨啸天虽然没有就杨建、左东流的事直接表态,但在钱三运看来,杨啸天肯记下杨建和左东流的名字,说明这事还是有戏的。像杨啸天这样级别的官员,说话不可能像老百姓那样,拍着胸脯说,这事包在我身上,那样也显得他太没有水平了,也显示不出他应有的威严来。

    钱三运返回了堂屋,陈月娥似乎已经将昨晚洗澡时走光的事情忘记了,端着一碗粥坐在钱三运的对面,有意无意地问:“小钱,你上午是不是去县城?”

    “嗯,我吃过早饭就去县城,主要是为了杨建的事。阿姨,我知道你操心杨建的事,你放心,我会尽一切努力的!”由于王石在替他找了杨啸天,所以钱三运的底气足了很多,当然,现在还不是他拍胸脯说能将杨建放回来的时候。

    陈月娥点点头,脸上露出舒心的笑容,转而将视线瞄向了坐在桌旁低着头光顾着喝粥的杨可韫,道:“可韫,平日里你吃饭时叽里呱啦说个不停,今天怎么这么安静?”

    “哦,我在想哥哥呢。”杨可韫心事重重,还在想着昨晚钱三运差点侵犯她的事,听妈妈这么一问,心里发虚,便随口编了个理由。

    “只要小钱肯帮忙,你哥哥很快就会回来的!可韫,今天去学校后,要将心思用在学习上,昨天晚上我都和你说了,你学习成绩好,是我们家最大的希望,我们一家人都指望你今后有大出息,好为我们家争光呢。”

    “妈,争光非得靠我呀?姐姐如果说个好婆家,不也一样为我家争光吗?”

    “你姐姐是你姐姐,你是你,这是两码事!哎,也不知你姐姐昨天见着你哥哥没有?反正我前天去县公安局,他们死活都不让我见你哥哥,说什么国家法律有规定。这些当官的,就知道欺负我们平头百姓,如果是当官的儿子被抓了,想怎么见就怎么见!不过话又说回来,当官的儿子就是犯了法,也没有人敢抓。法律是什么?法律就是欺软怕硬的!”

    说曹操,曹操到。门外忽然想起了一声清脆的自行车铃铛声,陈月娥扭头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大闺女回来了,连忙站了起来,放下碗筷,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劈头盖脸地问:“可欣,昨天见到你哥哥没有?”

    “没有呢,他们不让我见哥哥。”杨可欣一脸的沮丧,“我昨天本来是准备回家的,不料一个值夜班的同事家里临时有事,我就去换班了。”

    “可欣,你回来啦。”钱三运看见杨可欣回来了,心中大喜,他最担心的就是杨可欣昨夜留宿在县城,那样的话就给了吴明可乘之机。在钱三运眼里,吴明已经成为他潜在的情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