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8章
    ,!

    钱三运心领神会,忙穿过后门,去了厨房,见杨可欣站在厨房里,手里端着一碗稀饭,闷声吃着,蹙着眉头,似乎若有所思。

    “可欣,怎么不去堂屋吃呢?那里还有阿姨烙的煎饼呢。”

    “我伴着咸豆角喝稀饭,挺好的。”杨可欣瞟了钱三运一眼,又迅速收回了视线。

    “可欣,你哥哥的事不要担心,我会想尽一切办法的。”钱三运近距离审视着面前的这个绝色美女,她的身上穿着件白色风衣,但是没有系扣,很自然地露出里面的衬衫来,丰满的双峰遮掩不住,将衬衫撑起一道曼妙的弧度,曲线柔和圆润,下身穿着一条合身的牛仔裤,凹凸有致的身材一览无遗。钱三运怔怔地望着面前靓丽的风景,一时间心旌荡漾,难以自持。

    “那太谢谢你啦。”杨可欣低声说道。

    “可欣,吃过了我们出去走走,好吗?”

    “好。”杨可欣说话的声音就像一只母蚊子在哼。

    钱三运心中大喜,对付杨可欣这种性格的女孩子只能主动出击,只有将胆大、心细、皮厚的六字真经发挥到极致,才能有所收获。

    陈月娥见钱三运和杨可欣成双成对出了门,心里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看这架势,这两个人有戏了。在她看来,县长的儿子虽然有权有势,但毕竟有些遥不可及,再说了,如果吴明真的只是垂涎可欣的美色,玩过后又不娶可欣,那岂不是将可欣往火坑里推?

    初夏的早晨,一俊男一靓女并肩行走在乡村的小路上。钱三运心情大好,不时地向身边貌美如花的杨可欣投来深情的一瞥。

    “可欣,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是我们第二次来这里了。”

    “是啊,上次是春天,现在已是盛夏时节了。”杨可欣说话从来都是轻声细语的,钱三运好像从来都没有见过她发过火,生过气,甚至没有听见过大声嚷嚷过,这样一个性格极好的女孩子最适合做妻子的,妻子是一辈子的伴侣,没有哪一个男人希望自己娶个母老虎,天天忍受河东狮吼。

    “时光飞逝,可是我们的关系还在原地踏步。可欣,我们的关系是不是可以再进一步了?”钱三运决定豁出去了,自己再不主动出击,姚晓晴离开自己的那一幕恐怕又要重演了。

    “钱三运,其实我上次就和你说了,我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完美。你是一个优秀的男人,优秀的男人应该有一个完美的女孩陪伴你!”

    钱三运停下了脚步,怔怔地望着杨可欣,喃喃道:“这世上有十全十美的女孩子吗?没有,金无足赤,人无完人,没有哪一个人是完美无瑕的。可欣,我知道你并不讨厌我,甚至可以说你是喜欢我的,可是,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逃避呢?”

    “钱三运,那边有个山坡,我们去那走走,站在那里,基本上就可以看到桃花村的全貌了。”杨可欣顾左右而言他。

    钱三运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跟在杨可欣后面,心事重重地上走上了山坡。

    很长的一段山坡,两个人都保持着沉默。爬上山坡后,还是杨可欣主动打破了沉默:“钱三运,你看这山村的早晨真美啊。”

    “是啊,桃花村不亚于世外桃源。”钱三运应声答道,“等我以后有钱了,要在这里建一栋很大的乡村别墅。”

    站在山坡上,向下张望,山脚下的村庄掩映在绿树丛中,绿树上方冉冉升起袅袅炊烟,这一定是哪个懒婆娘在烧早饭。一缕缕淡淡的晨雾像绸带飘在湛蓝的天空中,远处的东河静静地躺在山谷的怀抱中,默默地、永不停息地流淌着。

    眼下并不是农忙时节,又是早晨,山坡上静悄悄的,树梢头鸟儿的啼鸣声更加映衬出山坡的寂静。和煦的风儿吹过来,吹散了杨可欣的一头秀发。迎风而立的杨可欣就像是一个美丽的仙女,她用手拂了拂乱发,脸上露出难得一见的笑容,那笑容天真烂漫,话语也骤然多了很多,并主动和钱三运说童年时的趣事。

    “九岁那年,我的头发开叉了,有事没事时,我就爱将开叉了的头发拔断,一度达到痴迷的境界。妈妈很生气,要求我将头发剪短,但是我又舍不得一头长发,死活就是不愿意。一天晚上,妈妈趁我睡着了,偷偷地将我的长发剪短了。第二天醒来,当我发现长发变成短发,又哭又闹,嚷着妈妈赔我长发,妈妈哪能赔得了?你知道吗,我为此整整哭了一天一夜。”

    钱三运哈哈大笑,道:“是啊,童年是最快乐的,无忧无虑,也不知道烦恼是何物。记得我小时候最开心的事就是河里游泳、抓鱼捉鳖了。七岁那年,我和几个酗伴在河边捉蜜蜂,想吃蜂蜜,不料却被蜜蜂蜇了,我疼得哇哇大哭起来,掉头就往家跑。酗伴们也跟在我的屁股后面,队伍浩浩荡荡的。父母亲见了如此场景,吓得魂飞魄散,以为我被毒蛇咬了,当得知事情原委后,差点笑掉了大牙。”

    说着说着,两个人的距离拉近了很多。望着身边这个美得让人窒息的女孩,钱三运的心醉了,他轻轻地绕到她的身后,勇敢地抱住了她纤细的腰肢。杨可欣扭过头来,没有动弹,只是吃惊地盯着他看。

    “可欣,做我的女朋友吧,我发誓,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钱三运紧紧地搂着她,生怕一松手,她就会永远地离开他。

    “你真的不介意我的过去吗?”杨可欣怔怔地看着钱三运。

    “可欣,解开你的心结吧!无论你过去做过什么,那已是过往云烟了,过去的事情就让它永远过去吧,我永远不会过问你的过去,我只在乎未来!”

    杨可欣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深情地望着钱三运,两只美丽的大眼睛就像两汪深潭,长长的睫毛一动一动的,就像翩翩起舞的黑蝴蝶的翅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