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1章
    ,!

    “女孩子都是渴望被人追、被人宠的,特别是对于陈佳佳这样相貌一般的女孩,你要大胆地追,只要功夫深,铁杵都能磨成针。”

    “班长,说句我不该说的话啊,我发现陈佳佳喜欢的人是你!”

    “哈哈。”钱三运哈哈大笑道,“我现在有女朋友了,可不会脚踏两只船呢。”

    钱三运本来是想说:陈佳佳就是一丝不挂地横在我的面前,也激发不出我丝毫的**,这样的女孩我怎么会喜欢她?陈佳佳岂止是丰满,简直就是肥胖到了极点。钱三运不止一次地想过,陈佳佳剥光了衣服躺在床上的样子是不是很像被剥了皮放在案板上的大肥猪?只是,考虑到李银桥的心理承受能力,钱三运说的就相对婉转了。

    “可是陈佳佳就是不死心啊,依我看,她只要觉得还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就会尽百分之百的努力去想方设法打动你的心。”

    钱三运笑道:“这样吧,那我就让她这个百分之一的希望也化为泡影,下次我要明确告诉她,我是绝对不可能喜欢她的!我想她会有些难过,有些沮丧,在这个时候,你就适时地献献殷勤,说不定会赢得她的芳心。”

    李银桥精神为之一振,说:“好呀,按班长教的这个办法做,准会成功的!”

    晚上,钱三运一个人躺在宿舍的床上,和他同居一室的同学有事没有在宿舍过夜。闲得无聊的钱三运,拿出收音机,准备收听江曼雁主持的节目——《江大姐心理咨询热线》。十点还没有到,钱三运调到了音乐频道,听了一会儿音乐。电台整点报时铃声刚响,钱三运就迫不及待地将收音机调到了江州电台经济生活频道。

    伴随着轻缓的音乐,一个雄厚的带有磁性的男中音的节目广告语传入钱三运的耳中:“在人生的旅途中,可怕的不是贫困、不是厄运,而是内心的苍白和疲惫。夜深人静的时候,如水的月光流进你的心田,那是纯净、清凉的山泉洗涤着你内心的尘埃;在每个宁静的夜晚,是我们交流的最好时刻。《都市夜话》,让我们共同寻找人生的另一片风景。”

    钱三运一惊,心都提到嗓子眼上,江曼雁上次不是说将要开播的节目是叫《江大姐心理热线》吗?怎么成了《都市夜话》?难不成这档节目不是她主持的?

    广告语之后,一个女人的声音飘入了钱三运的耳中,他的心怦怦直跳,果然是江曼雁,这声音很甜美、很熟悉,在空灵的背景音乐的伴奏下,简直就是天籁之音。

    “夜空中的星星在唱着一首无言的歌,你是否有一些心情无处可说,我愿意倾听你的烦恼,用我的细语化解你的忧愁……感觉在今夜,今夜有感觉…欢迎收听江州电台经济生活频道每周一、三、五晚上十点到十一点播出的都市情感类互动节目《都市夜话》,我是主持人曼雁。”

    钱三运想,一定是《江大姐心理咨询热线》改名为《都市夜话》了。《都市夜话》,是一档以解决情感,婚姻,家庭问题为主的夜话类节目。节目的互动性很强,并公布了三部电话,用于听众和主持人之间的空中交流。

    “主持人,你好,我是你的忠实听众晓晴(音)。”第一位听众已经打进了热线,“自从你主持这档全新的节目以来,每周一、三、五晚上,我都守候在收音机前,聆听你甜美的声音。只是,最近以来,我感觉到你美丽的声音里带有淡淡的忧伤,曼雁大姐,我就是想问一个关于你的问题,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人生不如意常有**,你在生活之中是怎么解决这些不开心的事呢?谢谢!”

    江曼雁的说话中带有淡淡的忧愁?钱三运仔细一想,好像还真的是那么回事,只是刚才时间短暂,他并没有感觉到。江曼雁最近怎么啦?难道是和副市长老公的感情出现了波折?先听听再说吧,钱三运想,江曼雁究竟是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呢?

    “你好,这位听众,谢谢你对曼雁、对《都市夜话》的持续关注。正如你所说,人生不如意常有**,我们一生中,都会遭遇各种各样的困难、挫折和打击,有些甚至是致命性的。这时,我们首先想到的就是寻找一份希望,或是得到一份有力的帮助,让自己有充足的精神,足够的理由和信心生活下去。其实,有时候,这并不是一件坏事,只要你把生活看成是一个不断提升的旅程,那么这就不是一种自暴自弃的态度。如果我们达到一个不能自我提升的高度,我们最好从高楼上突降下来;这就是阅历留下的唯一一件事情……”

    钱三运一字一句地聆听着,像是从这段话中听出点关于江曼雁是否和何胜利是否情变的蛛丝马迹来,但是他好像没有听出来,但至少有一点,江曼雁间接承认了她最近确实不太开心。

    随后又有几个热线电话打进来了,江曼雁都很耐心地做着解答。她说话声音很好听,配着舒缓的抒情音乐,简直就是天籁之音,主持风格娴雅、自然,知识渊博,在主持过程中如行云流水,波澜不惊,又口若悬河,娓娓动听,时常以情感的丰盈和诚挚使听众受到感染。

    钱三运忽然突发奇想,自己也打个电话咨询江曼雁。不过,他心里又有些忐忑,害怕江曼雁听出自己的声音来。不过仔细一想,自己和江曼雁见面次数很少,自己若是说青山方言,不说标准的普通话,江曼雁应该不会听出来的。

    钱三运为自己突然的想法闹腾得心怦怦直跳,他用手机拨通了电台的热线电话。钱三运以前也经常听电台广播,但从来没有参与过节目互动。接电话的是一位女声,他劈头盖脸地说:“你好,曼雁大姐——”

    “对不起,我是导播,曼雁大姐的热线正在接听中,请您稍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