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3章
    ,!

    “好的,我听你的,班长看问题就是高瞻远瞩,佩服,佩服。”李银桥又不失时机地拍起了马屁。

    “李银桥,你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将陈佳佳追到手。你想想看,陈佳佳的爸爸陈强是市委组织部副部长,享受正处级待遇,而且才四十多岁,前途不可限量,一旦你成了陈家的乘龙快婿,何愁不进步?张青林的爸爸只是市农业局的副局长,级别只是副处级,若是想提拔,还得经过市委组织部这一关呢。”

    李银桥哭丧着脸,说:“陈佳佳对我不冷不热的,感觉自己在唱独角戏,真的没有一点信心了。”

    “李银桥,不要妄自菲薄嘛。在追求女孩方面,你应该像张青林学习。不仅是你,我也要向他学习,张青林不简单啊,才认识王春妮十天左右的时间,就能将她哄上床,这样的本领我自叹不如!总之,还是那句老话,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加油!”

    “班长,我似乎懂了,只要陈佳佳答应和我相处,我就想方设法将她哄上床,实在不行,就来个霸王硬上弓,生米煮成了熟饭,看她还敢对我横眉冷对?”

    钱三运哈哈大笑道:“条条大路通罗马,追求女孩没有统一的公式。不过,我倒是提醒你一句,切不可做违法犯罪的事!”

    李银桥咧着嘴,笑呵呵地说:“怎么会呢?我是在开玩笑呢,陈佳佳那肥胖的身材,凭我的力气,就是想霸王硬上弓也很难!”

    钱三运安安稳稳地上了一天课。吃了晚饭,在党校校园里散步的时候,他见到了王春妮。王春妮一个人坐在花坛边,两手托着下巴,茫然地望着前方,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王春妮,怎么在这儿?”钱三运不失时机地凑了上去。

    王春妮瞟了一眼,又迅速收回了视线。钱三运看得很分明,王春妮满面愁容,眼睛还挂着泪痕。可以想象,当一个女孩将终身托付一个男孩后,却发现这个男孩竟然背着自己去发廊嫖娼,那种打击是巨大的,痛苦也是巨大的。

    钱三运挨着花坛不远处坐了下来,正要开口说话,王春妮却起身站了起来,一言不发地走了。钱三运怔怔地望着王春妮匆匆离去的背影,心里很不是滋味。可以看出,王春妮对昨天他的抓嫖行动很生气,张青林嫖娼是事实,但毕竟是她准备托付终身的人,他使用这种不太光明的手段对付张青林,而且还故意将她引领到抓嫖现场,用意非常险恶。钱三运心中不免又大倒苦水:王春妮啊王春妮,你可知道,正是由于张青林对我不仁,我才对他不义啊。我钱三运从来就不是阴险毒辣的小人,也不是睚眦必报的伪君子,但也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

    这时候,江曼婷打来了电话:“小钱,你在省委党校吗?我现在很苦闷,能过来陪陪我吗?”

    江曼婷说话的语气流露出浓浓的忧伤,钱三运心头一惊,急忙问道:“姐,发生什么事了?”

    “姐心情很不好,过来再说吧。”江曼婷顿了顿,补充道,“我也不开车接你了,你自己打的过来吧,我在翡翠湖公园。”

    挂断电话,钱三运心情很沉重。不知从几何时,他对这个美丽的姐姐有了浓浓的牵挂,几天不联系,心里就很失落。在他的印象中,江曼婷就是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强人,独立、坚强、勇敢、睿智,很少有不开心的时刻。今天她一反常态,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钱三运见到江曼婷的时候,已是暮色苍茫了。她正坐在翡翠湖畔,失神地望着广阔的湖水。天上挂着一钩弯月,淡淡的幽辉柔柔地覆盖在波澜不惊的湖面上,一阵微风吹过,湖面上荡起阵阵涟漪。

    “姐,我来啦。”钱三运轻轻地唤了一声。

    “哦,你来啦。”江曼婷冲钱三运淡淡一笑。

    “姐,到底发生什么啦?”钱三运注意到,江曼婷的面容有些憔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小钱,这附近有个酒吧,能陪我进去坐坐吗?”江曼婷起身站了起来。

    “姐,你要去喝酒?”钱三运一脸的惊讶。

    江曼婷用手拂了拂额头被吹散的秀发,微微一笑,说:“不可以吗?”

    “可以的,只是……”钱三运吞吞吐吐的。

    “只是什么呀?今晚我买单,你陪我喝酒、说说话就行。”江曼婷缓缓地向公园出口走去,一边走一边喃喃自语,“我在江州待了二十多年,自认为有很多朋友,可是,突然有一天,当心情不好时,却发现自己找不到几个真正可以谈心的人。”

    “姐,谢谢你信任我。”一股暖流涌上了钱三运的心头,江曼婷话语的潜台词是,当她陷入苦闷时,她最先想到的人就是他,可以想象,在她的心目中,他的分量足够的重,重到已经成为她生命中的一部分了。

    醉后一夜酒吧距离翡翠湖公园并不远,这是江州很有名气的酒吧之一。晚上七八点,夜生活还没有真正开始,偌大的酒吧并没有多少顾客。钱三运和江曼婷在一个较为偏僻的角落坐下,没多久,服务员便热情地上前问钱三运需要点什么。江曼婷自作主张,来了一份洋酒套餐,套餐里包括免费的小吃、果盘。

    钱三运第一次来酒吧,这里的一切对他来说都很新鲜,他感觉自己就像进了大观园的刘姥姥,东张西望的。不远处的卡座里有两对男女引起了他的兴趣。一对是老男人和小女孩,另一对是老女人和大男孩,他们耳鬓厮磨,卿卿我我,根本不像是父女和母子在谈心,更像是忘年的情侣。

    “小钱,你是不是第一次来酒吧?”

    “是的,第一次。姐,你呢?”

    “以前也偶尔来过,不过,那都是陪亲戚朋友或者客户的,一个人来酒吧还是第一次。”

    “一个人?”

    “不好意思,我说得不够准确,应该说,我本来打算一个人来酒吧的,因为实在找不到更合适的人陪我一起过来。后来,我猛然想到了你。要不然,我现在可能是一个人在这儿。”

    “那也不一定吧,一个女人,特别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在酒吧,总是有很多男人主动搭讪的,而且,你看这酒吧还有那么多的男服务生。你只要一个手势,就会有很多男人蜂拥而至过来陪你喝酒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