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

    陈峰研究生毕业后,准岳父江天顺安排他进了江州市委办公厅工作。陈峰背靠岳父这棵大树,加之他本来就绝顶聪明,在机关左右逢源,如鱼得水,一路平步青云,在他升任正科不久,就如愿以偿和江曼婷结婚了。此时江天顺已是江州市委副书记、市长了。

    为了回避,也是为了锻炼陈峰的基层工作经验,江天顺安排他去了云川市工作,先是挂职任青山县副县长,再转任县委宣传部长,后又相继担任县委副书记、县长,青山县委书记。再后来,江天顺步步高升,相继担任江中省委常委、江州市委书记,副省长,省委常委、纪委书记,省委副书记,直至由于年龄原因,退居二线、退休。陈峰能力非凡,加上有岳父这个坚强后盾,仕途上也步步高升,相继担任云川市副市长,云川市委副书记,云川市委书记,江州市委书记,副省长,直至前不久外调到江南省任省委副书记。

    不知从何时起,陈峰开始有了情人。陈峰有了情人,一方面是因为他身处官场这个大染缸,难以做到出淤泥而不染;另一方面,是由于他心中有一个永远解不开的结,那就是江曼婷没有将贞操留给他。

    江曼婷得知陈峰背着他包养情人则是很久以后的事。因为那几年,江曼婷在江州市工作,而陈峰在一百公里之外的青山县工作,两人聚少离多。那一年,刚刚有了身孕的江曼婷意外获知了一个惊人消息:自己的老公陈峰和青山县政府招待所的一个女服务员有男女私情已经很久了,最要命的是,那女服务员已经身怀六甲了。

    江曼婷怎么也没有想到,陈峰竟然背叛了自己,气急败坏的她拉着妹妹江曼雁急匆匆地赶到了青山县,找到了陈峰金屋藏娇的地方,见到了那个女服务员。那个女服务员也就二十岁左右的样子,容貌端庄秀丽,挺着一个大肚子,正安静地在屋里休养。怒气冲天的江曼婷动身打了那女服务员几巴掌,要不是江曼雁死死拉住近乎发疯的姐姐,那女服务员可就遭殃了。闻讯赶来的陈峰得知事情败露后,顿时就懵了,像一个犯了错误的孝,垂头丧气地站在屋里。江曼婷将陈峰一顿拳打脚踢后,和他摊牌:立刻离婚!陈峰一听说离婚,头脑一下子就懵了,他是个明白人,知道自己一旦和江曼婷离婚,权力、地位、金钱、女人什么都没有了,便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乞求江曼婷原谅他的一时糊涂,并保证和女服务员断绝一切关系。江曼雁也在一旁好心劝说,江曼婷一时心软了,再想想自己并没有将处女之身留给陈峰,心中也有些愧疚,于是就答应给陈峰一次机会,让他痛改前非。

    由于女服务员分娩在即,不能打胎,陈峰给了她一笔钱,让她生下孝后,远走高飞。女服务员不久就在县医院生下了一个男孩,以后就不知道她的音讯了。第二年,江曼婷生下了一个女孩。

    陈峰经历此事件后,也着实收敛了很多。然而,随着官职越来越大,翅膀越来越硬,陈峰贪色的毛病再一次暴露了。在经过一次次家庭大战后,渐渐地江曼婷也就死了心,和陈峰的夫妻关系事实上处于名存实亡状态,直到今年年初二人分道扬镳。

    在官场上,只要不站错队,领导干部作风问题本不是什么问题,加之又有强大的靠山,所以陈峰的仕途并没有受到影响。不过,实事求是地说,陈峰虽然犯了男人都会犯的错误,但工作上颇有建树,待人接物也有风度,作风凌厉、讲话干脆利落、直击要害,政绩非常显著,得到了上下级的广泛认可。

    “姐,那个女服务员后来就没有了下落了?”钱三运问道。

    “听陈峰说,那女服务员并不是青山本地人,在生下孩子后,她就不告而别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听陈峰提起过,也不知道他是否知道她和儿子的下落。我女儿陈梦瑶今年二十一岁,算起来陈峰和女服务员的儿子应该是二十二岁了。”

    江曼婷脸蛋绯红,就像熟透了的红苹果,眼神有些迷离,举起酒杯,道,“小钱,不说这个了,都是过去的事了,咱们喝酒吧。”

    “姐,不能再喝了吧。”

    “小钱,姐很高兴能有你这个弟弟,今晚和你说了这么多,都将我的老底全部抖出来了,干杯,今晚不醉不归!”江曼婷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姿势很潇洒。

    酒吧的客人越来越多,在声嘶力竭的音乐声中,舞池里那些男男女女跟着音乐尽情摇摆着身躯。

    “小钱,你会跳舞吗?”江曼婷忽然说。

    “上大学时学过,不过技术不是太好。”

    “陪姐跳支舞吧。”江曼婷站了起来,伸出一只手,主动牵住了钱三运的手,随着劲爆的舞曲,走上了舞池中央。

    这是第一次和江曼婷手牵手,钱三运顿时有一种触电般的感觉,她的手很柔软,很温暖。借着酒劲,钱三运的胆子也大了很多,他借势揽住了江曼婷的腰肢,慢慢摇摆着身子,把嘴唇凑到她的耳边,轻声说:“姐,我真的舍不得你走!”

    “小钱,其实我何尝不是如此呢?”江曼婷轻轻叹了一口气,“哎,不说这个烦人的话题,跳舞吧。”

    钱三运将这具曼妙的娇躯揽在怀中,轻柔地挪动着脚步。怀里搂着朝思暮想的成熟美女,不禁心旌荡漾,一只手悄悄向下滑去,只滑到江曼婷的腰间,却不敢再冒险向下,就闭了眼睛胡思乱想:手若是滑到江曼婷的香臀上,再捏上一把,不知怀中佳人会如何反应,正想入非非时,江曼婷忽地叹了口气,幽幽道:“很久没有跳舞了,脚步都生疏了。”

    钱三运睁开眼睛,摆着手臂,揽着她转了两个圈,微笑道:“没有啊,姐,你的舞姿很优雅,就像漂亮的白天鹅一样,和你跳舞,真是一种享受。”

    江曼婷莞尔一笑,摇头道:“小钱,不用恭维我了,小心姐一会得意忘形,踩了你的脚。”

    “那就踩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