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6章
    ,!

    钱三运淡淡一笑,右手终于落在她的翘臀上,把右腿插在她的双腿之间,带着江曼婷,轻盈地旋转起来。

    十几个漂亮的旋转之后,钱三运本能地把手掌移开,很自然地抚在江曼婷的腰间,推着她向舞池中央跳去,他轻舒了口气,暗自庆幸,刚才的出格举动,并没有引起她的反感,只是那张美丽的脸庞上,带着些许的忧伤,钱三运微微一愣,轻声问:“姐,在想什么?”

    江曼婷怔了怔,眸子里闪过一丝惆怅之意,不无伤感地道:“又忍不住想起过去的一些事情来。”

    钱三运的手在她的腰肢上轻轻摩挲着,将嘴唇凑到她的耳边,低声道:“姐,不要再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了。”

    在跳了几曲之后,两人的配合愈发默契起来。江曼婷舞步轻盈优雅,体态曼妙端庄,丰润的嘴唇轻轻翕动着,脸颊泛起淡淡的红晕,如同擦了胭脂一般,愈发显得娇媚动人。

    墙角的音响里,传出梅艳芳伤感的歌声:“女人花摇曳在红尘中,女人花随风轻轻摆动,只盼望有一双温柔手,能抚慰我内心的寂寞,女人花摇曳在红尘中,女人花随风轻轻摆动,若是你闻过了花香浓,别问我花儿是为谁红……”

    在这种暧昧的氛围里,钱三运心旌荡漾,渐渐拥紧了江曼婷,两人的脸颊也极为自然地贴在一起,随着优美的旋律,亦步亦趋地踱着步子,身体有意无意地触碰着。钱三运的右手贴在她柔软的腰肢上,轻柔地摩挲着。忽然,江曼婷如梦初醒一般,脸上闪过一丝羞愧之色,轻轻推开了钱三运,走下舞池,又回到了卡座上。

    钱三运也跟着回到卡座上,江曼婷满面羞红,招手叫来了服务员:“来一件啤酒,蓝带的。”

    “姐,不喝了吧?”

    江曼婷美目流转,娇声道:“有你在,我就是喝多了也不怕,是吧?”

    “是的,姐。可是喝多了酒对身体并不好呀。”钱三运苦笑道。

    “小钱,谢谢你这么关心我。姐极少酗酒的,但今晚是个例外。”江曼婷从随身携带的坤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了钱三运,“我喝多了,出门时帮我买单。这卡里还有几万元,以后你就留着零花吧。”

    “姐,我有钱的。”钱三运的脸涨得通红,且不说让女人买单就已经显得有点小家子气了,再接受人家的几万元做零花钱,自己是不是有点像那个了?

    “小钱,怎么不听话了?”江曼婷嗔怪道,并不由分说,硬将银行卡塞到钱三运的手中。

    钱三运现在手头吃紧,见江曼婷来真格的,便借坡下驴,说:“姐,我听你的,等奇石馆挣钱了,我就还你。”

    “小钱,我们姐弟俩谈还钱是不是太俗了?我去北京后,你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可以随时打电话给我,当然啦,也可以找我妹妹江曼雁。”

    桌上的空酒瓶越来越多,江曼婷的酒明显有点多了,表情很夸张,一会儿笑,一会儿又哭,一会儿呆呆地看着天花板,一会儿又趴在桌子上轻声啜泣。钱三运觉得,这个外表看起来风光无限的女人其实很可怜。准备厮守一辈子的初恋男友英年早逝,结婚后老公又到处寻花问柳,自己却独守空房多年,真不明白这么多年她是怎么过来的。

    “姐,我送你回去吧。”钱三运凑到了江曼婷的身边。今天晚上,他也喝了不少酒,只是还没有达到醉酒的状态。

    江曼婷忽然倒在钱三运的怀里,两只手紧紧搂着他的颈脖,含糊不清地说:“韩晨,不要离开我,好吗?”

    钱三运一阵苦笑,看来江曼婷误将他当做初恋男友了。搂着怀里的软玉温香,加上酒精的刺激,钱三运身体的某个部位发生了些许变化。他不是无耻小人,可也从来就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钱三运一直认为,这世上真的有柳下惠吗?还是柳下惠本来就是一个生理或心理不正常的男人?

    钱三运将江曼婷的一只胳膊架在后肩上,一只手搂着她的腰,买单之后,走出了酒吧。在路口,他招了一辆出租车,将恹恹入睡的江曼婷搀扶进车里,送她回了家,并将她抱上了床。

    也许是运动的缘故,江曼婷忽然“哇”的一声对着卧室地板就呕吐起来,难闻的气味让人作呕。呕吐过后,她似乎略微清醒了一些,眼睛茫然的看着天花板,可就是不说话,钱三运分明看见,她的眼中有晶莹的泪光在闪烁。钱三运知道她又在怀念过往了,看得出,她对那个早逝的韩晨一直念念不忘,也许,韩晨就是她这一生中唯一真正爱过的男人吧。钱三运不禁对陈峰多了几分理解,一个男人,虽然进入了美丽女人的**,却始终不能进入她的内心世界,最重要的是,这个女人并没有将贞操留给他,而在中国,绝大多数男人都是有处女情结的。

    钱三运忙活了好一阵子才将地板打扫干净,正要打水为江曼婷洗把脸时,她竟然从床上坐了起来,眼睛失神地望着他,有气无力地说:“小钱,扶我去洗浴间,我来冲个澡。”

    钱三运用疑惑的眼光看了江曼婷一眼,心中在想,你现在这副软绵绵的样子,还有力气洗澡吗?要不,我帮你洗吧。

    想归想,钱三运还是很听话的走到床边,搀扶江曼婷下了床。江曼婷的大半个身子都倚在钱三运的怀里。与其说是搀扶,不如说是半搂半抱,在这一刻,钱三运仿佛出现了幻觉,怀中的女人不是干姐姐江曼婷,而是与自己有过鱼水之欢的夏月婵或杨小琴。

    在洗浴间,钱三运正要松手,江曼婷就差点栽倒在地。他一手搂抱着江曼婷,一只手打开了浴缸的水龙头,并调好了水温。浴缸的水哗哗的流淌着,热气开始散发出来,氤氲的雾气开始在洗浴间弥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