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
    ,!

    这个周末,钱三运参加了省委党校的研究生入学考试。这次省委党校校本部共招收公共管理专业、经济管理专业、法学专业在职研究生300人,学制为3年,招生对象为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中的干部和教学、科研、宣传等部门的理论骨干。报考条件为: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党员或入党积极分子,大学本科、双大专学历或大专学历且具有中级专业技术职称,身体健康,能坚持到校面授和在职自学,按时交纳学费。其中具有高级职称、硕士学位或研究生毕业证书者可以免试入学。钱三运并不具备免试入学的条件,他从班主任操思丽那里打听到,今年校本部在职研究生报名人数不到350人,再去掉一部分弃考的,录取率接近90%,只要考试成绩不是太差,过关应该还是不成问题的。

    离开考还有点时间,钱三运坐在考场里临时抱佛脚,埋头翻阅《经济管理基础知识》。书到用时方恨少,钱三运觉得这并不厚的教材简直就是天书,什么泰罗的科学管理理论、法约尔的一般管理理论、梅奥的人际关系论、马斯洛的人类需要层次论、亚当斯的公平理论、麦格雷戈的x理论和y理论、巴纳德的社会系统理论、彼得.圣吉的“五项修炼”等等,更是前所未闻。

    忽然,一阵淡淡的幽香扑鼻而来,钱三运抬起头来,正准备分辨香气从何而来时,右胳膊肘被人轻轻地碰了一下。

    “喂,你有多余的中性笔吗?”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声音柔柔的,很好听。

    钱三运下意识地向右侧看去,不看不要紧,一看不禁愣了,坐在他右侧的是位美丽女子,而且这女人的面容怎么那么熟悉?可是头脑突然短路,一时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她。

    “是你?”那女人也非常惊讶。

    “你,你是——”钱三运轻挠头发,细细打量身边的美女,绞尽脑汁地回想曾在哪里见过她。

    “你是叫钱三运吧?”美女盈盈一笑。

    “想起来了!”钱三运猛的一拍脑袋,讪讪笑道,“那晚在省委党校的学苑宾馆,你误闯入我的房间,后来又不告而别,是吧?”

    美女想到那晚被钱三运揩油的经历,脸倏地红了,自我解嘲地说:“不是冤家不相逢啊。”

    “那晚是个误会。”钱三运有些不好意思,脸也跟着红了,“对了,你也参加省委党校的研究生入学考试?”

    “只准你报名考试,不准我报名啊?”美女反问道。

    “我们这个考场都是报考经济管理专业的,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我们以后就是同班同学了?”

    “那也未必!”美女不屑地说,“你这么自信你一定能够通过研究生入学考试?要知道,还有10%左右的淘汰率的,说不定你就挂了。”

    钱三运扬了扬手中的《经济管理基础知识》,笑着说:“你看我这么认真学习,考试怎么可能会挂呢?”

    “那可不一定,准备不充分才会临阵磨枪!比如我,已经胸有成竹,才不会临时抱佛脚呢。”

    “我挂了对你有什么好处吗?”钱三运一阵苦笑。

    美女扑哧一笑,说:“当然有好处啦。我希望我将来的党校研究生同学都是正人君子,没有龌龊小人。”

    钱三运一脸无奈地摇了摇头,说:“看来你对我还有些成见。你不太了解我,我从来就不是正人君子,可也不是龌龊小人!那晚的事——”

    “打住!打住!”美女打断了钱三运的话,转移了话题,“现在你只需回答我,有没有多余的中性笔?”

    钱三运从文具盒里拿出一支中性笔,递给了美女,微微一笑,道:“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我预感到今天有人要向我借笔,所以特意多带了一支,现在正好能派上用场了。对了,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美女从包里掏出准考证,放在桌前,轻哼了一声:“自己看。”

    钱三运拿起准考证,只瞟了一眼,就惊叫道:“你叫孙幼怡?”

    “怎么啦?我的名字吓着你了?”孙幼怡一愣。

    “你老家是不是青山县高山镇桃花村的?”

    “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你爸爸是不是桃花村党支部书记徐,徐书记?”钱三运本来是想直接叫出徐国兵的名字,可又觉得那不恰当,便改了口。

    “钱三运,你是派出所户籍民警?还是国家安全部门的?怎么对我的情况这么熟悉?我们虽然见过一次面,可那次我什么也没有对你说啊。”孙幼怡咯咯地笑出声来。

    “实话实说吧,我是高山镇政法委书记,最近一段时期,由于工作需要,我被安排在桃花村蹲点,和徐书记很熟悉。有一天晚上在你家吃晚饭,徐书记介绍了一些你的个人情况,说你在《江中日报》当记者,是吧?”

    “想不到你是家乡的父母官,还是分管政法工作的!不过呢,我倒是要提醒你,要学法用法懂法,不要做法盲啊。”孙幼怡话中有话地说。

    钱三运不想和这个刁钻的美女理论了,扭头又将这个明艳动人的美女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她眉眼如画,肌肤胜雪。打扮得有几分性感妩媚,不但眉毛精心修饰过,唇边还涂了亮彩,上身穿着绷紧的小衫,胸前露出半截雪白肌肤,下身只穿了黑色中裙,里面套了丝袜,黑丝中**若隐若现,充满了神秘的诱惑。

    钱三运嗓子里“咕噜”一声,咽下口水,心里想,你打扮成这样,还让我怎么做正人君子啊,拜托,给个改邪归正的机会好不好?

    “看什么看!我的脸上有字还是有痣?”孙幼怡被钱三运盯着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低声喝道。

    “没有字也没有痣。”钱三运低声道。的确,孙幼怡娇嫩的鹅蛋脸上洁白无瑕,没有一颗痣或雀斑。

    “对了,书看得怎样?考试时可以给我抄吗?”美女的脸上忽然闪过一丝狡黠的笑容,轻声道。

    “不会吧,美女,你不是说你胸有成竹吗?”钱三运微微一愣。

    “那是骗人的!最近采访任务很忙,哪有时间看书?昨天晚上才翻了一会书,哪能都记得?”孙幼怡终于道出了实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