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7章
    ,!

    姜人杰蹙起眉头,问:“甄大福怎么和镇党委书记搅合到了一起?”

    钱三运摇摇头:“我也没有摸清他们二人的关系。”

    姜人杰问:“甄大福是黑道出身的,黑白两道通吃,在江州是一个有影响的人物,这些年也积敛了大笔的财富,我们最好不要招惹他。那个镇党委书记方大同,你对他了解多少?”

    钱三运想了想,说:“方大同才提拔不久,以前干镇长时,长期被一把手打压排挤,郁郁不得志,现在好不容易当上了一把手,把权力看得很重,凡事都想插一脚。他能力不是很强,不太善于处理和下级的关系,也看不出他有什么后台。当然,这只是我的分析判断,不一定准确。”

    姜人杰道:“如果没有后台,能力又欠缺,又无多大政绩,是很难干得上一把手的。对了,方大同有什么爱好呢?”

    钱三运说:“据我了解,方大同好像没有什么特殊的爱好,特别是不近女色,这一点很难得。”

    姜人杰哈哈大笑道:“这方大同果然是奇葩啊,镇党委书记也算是领导干部了,竟然不好女色,难不成他是我党的好干部?”

    钱三运说:“那倒不是,我觉得庸官危害更大。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一个领导干部,在经济上、在个人小节上有些小毛病,我觉得这都不是什么问题,关键是他能干事、想干事、肯干事,也能干成事。”

    姜人杰道:“英雄所见略同!甄大福想开设奇石馆,那是他的权力,我们没有办法阻止他;但我们要想办法阻止方大同出台什么磬石山石资源管理办法,否则我们就太被动了。奇石馆若是没有了奇石资源,那就真的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他们想断我们的后路,手段不可谓不毒辣啊。”

    钱三运说:“姜老板,你说得对,我们想到一起来了。此事不能久拖,必须趁早找到突破口,方大同不好色,但我不相信他的屁股是干净的。他既然在背地里耍阴谋诡计,我们就不能坐以待毙,必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江州那边,我们也要防止甄大福搞小动作。”

    姜人杰说:“这样吧,我明后天给你们青山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吴德能打个电话,让他给方大同打个招呼。青山县很多领导我都认识,但大都没有深交,唯有这个吴德能和我关系很好,以前在省委党校读研究生时,他是我的同班同学,还在一个被窝里睡过呢。”

    “好的,那多谢姜老板啦。”钱三运松了一口气,姜人杰好歹也是正处级干部,市经贸委主任权力也不算小,也拥有一定的人脉资源,他和吴德能又是同学关系,吴德能再牛叉也不会不给姜人杰面子的。只是,钱三运弄不明白的是,方大同究竟是什么原因才登上镇党委书记的宝座,他和甄大福又是什么关系?还有,方大同上任伊始,就让停职接受处理的桃花村党支部书记徐国兵恢复原职,他这样做,仅仅是为了报复原镇党委书记胡业山,凡是胡业山支持的他都反对,凡是胡业山反对的他都支持?

    “香芹婶子在家吗?”一声好听的女人的声音飘了进来,随后,一个端庄秀丽的中年女人笑盈盈地走进了屋。钱三运扭头一看,这不正是村长董丽云吗?

    “是董村长啊。”香芹婶子赶忙迎了上去。

    钱三运也跟着迎了上去,热情地和董丽云打了个招呼,只有姜人杰坐在那里稳坐钓鱼台,纹丝不动的,手里捧着茶杯,慢条斯理地品着茶水,显得很淡定。

    董丽云笑脸如花:“香芹婶子,怪不得你家这么热闹,原来是钱书记大驾光临了啊?”

    钱三运笑着说:“董村长,我哪是什么大驾啊?只有镇党委方书记才可以称得上是大驾呢!”

    董丽云微微一愣,说:“钱书记就不要谦虚了,你和方书记都是镇领导,我会一视同仁对待的。”

    香芹婶子倒了杯茶水,递给了董丽云。董丽云客气一番后,开门见山地说:“香芹婶子,我也不转弯抹角了,就是想和你商量件事。镇里方书记明天上午要陪省城一个大客商来我们村看磬石山奇石,他想找一个懂行的做解说。我想来想去,磬石山村就你最懂。你明天能不能抽半天时间来陪陪他们?”

    香芹婶子面现难色,将目光瞥向了钱三运,钱三运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说答应董丽云的要求。香芹婶子迷惑不解,不知道钱三运为什么怂恿她这么做,但又怕错误理解了他的想法,便模棱两可地说:“董村长,明天上午我如果走得开,就陪他们去山上转转吧。”

    董丽云道:“香芹婶子,你是不是有什么顾虑啊?是怕钱书记怪罪你吧?其实啊,我也有苦衷,知道你们在江州做奇石生意,我这样做似乎不太厚道,但领导的吩咐我不敢不从啊。”

    钱三运接过话茬,道:“董村长,看你说的,磬石山奇石资源丰富,多引进几家经销商,对村里老百姓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现在是市场经济,大家都合法、诚信经营,公平竞争,取得双赢,何乐而不为呢?”

    董丽云笑着说:“钱书记说得对,有钱书记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好啦,不打扰你们了!”

    董丽云走了,香芹婶子不解地问:“钱书记,你真的让我明天上午陪同那个甄大福看奇石?”

    钱三运诡秘地一笑:“香芹婶子,董丽云执意请你,你若不去,就显得有点小家子气了。再说了,你去了也不一定就是帮助了甄大福,甄大福毕竟是外行,对磬石山奇石资源并不懂,他如果相信你的话,那就太好不过了,你完全可以说些假话糊弄他。”

    香芹婶子恍然大悟,说:“钱书记,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这时候,外出玩耍的长龙和哑巴回来了,长龙鬼鬼祟祟地将钱三运拉到角落处,小声说:“叔叔,你上次说的话我都记得呢。”

    “长龙,叔叔上次和你说什么话了?”钱三运一愣。

    “叔叔,你忘啦?那天你对我说,以后看到有人光着身子打架就悄悄地告诉你。”

    钱三运乐了,问:“是的,长龙,我想起来了,我是说过这样的话。你今天是不是看到有人光着身子打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