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1章
    ,!

    董丽云点点头,说:“是的,除了她,我实在找不到第二个更懂行的。”

    方大同将目光投向沉默不语的甄大福,像是在自言自语:“这好像不太妥当吧?”

    甄大福一锤定音:“没有什么不妥当的,我们现在就去见见这个香芹婶子,看看一个妇道人家究竟有多大的能耐!”

    董丽云结结巴巴地说:“方书记,钱,钱书记,他……”

    方大同瞪了董丽云一眼:“董主任,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董丽云本来是想说,钱书记就在香芹婶子家里,但见方大同不悦,便将快到嘴巴的话又咽下去了。

    方大同、甄大福以及几个村干部浩浩荡荡地向香芹婶子家走去。正在门口观看石匠加工奇石的钱三运和他们打了个照面。

    方大同知道钱三运是香芹婶子的后台老板,但不知道钱三运此刻就在香芹婶子家,一脸惊讶地问:“钱,钱书记,你怎么不在江州学习?”

    钱三运淡然一笑:“方书记贵人多忘事,今天是周末呢。”

    方大同知道钱三运有些背景,而且敢想敢干,所以也不敢轻易冒犯他,便呵呵一笑,道:“是啊,我怎么就忘了呢?钱书记,学习效果还不错吧。”

    钱三运话中有话地说:“还不错。方书记,你不会是牺牲周末时间,来磬石山村指导工作?磬石山村老百姓要是知道了方书记这么一心扑在工作上,肯定很感动。有这样的父母官,磬石山村何愁不发展,老百姓何愁不致富?”

    钱三运说出这样一番话令董丽云惊诧不已,这与其说是下级在上级面前拍马屁,不如说是上级在表扬下级。方大同知道钱三运心中不快,也不便和他计较,瞥了一眼身边的甄大福,讪讪笑道:“我是陪省城的甄老板来考察磬石山奇石资源的。今年县里分配给我们镇的招商引资任务很重,我感到压力很大啊。对了,钱书记,我向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省城的甄老板。江州的市民可以不知道市政府在哪里,但没有人不知道大福珠宝行。”

    甄大福从方大同口中也了解了一些钱三运的背景资料,知道这人像是有靠山,年纪轻轻就成为副科级干部,而且能力非凡,上任还没有半年,便干了几件在高山镇可谓惊天动地的大事,荡平了桃花冲林场,铲除了龙泉洗浴城这个大淫窝,协助破获了邢半山强奸、猥亵幼女案,并在抓获邻县在押嫌犯行动中也立下了汗马功劳。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连在高山镇横行多年的乔大虎犯罪团伙也在他的力主下被铲平了。百闻不如一见,甄大福今天见了钱三运,便觉得这人英气逼人,说话不卑不亢,一看就不是等闲之辈,便主动放下身段,伸出右手,笑着说:“钱书记,久仰久仰。”

    钱三运虽然恼怒甄大福背地里和方大同沆瀣一气,搞小动作对付他,但是抬手不打笑脸人,见甄大福摆出一副求和的模样,便暂时搁置争议,笑着说:“在江州,甄老板的大名可是如雷贯耳,连三岁孩童都知道。今日一见,荣幸之至啊。”

    “哪里,哪里。”甄大福故作谦虚,脸上却堆着开心的笑容。

    方大同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心中想:甄大福抓有我的把柄,钱三运也不是等闲之辈,他们若是斗起来了,我夹在中间,是白骨精照镜子,里外不是人。最好呢,你们能够精诚合作,获得双赢,那样我双方都不得罪。

    甄大福反客为主:“钱书记,我们坐下来开诚布公地谈谈吧。”

    “好的。”钱三运很爽快地说。他虽然不知道甄大福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是不惧怕这个在江州黑白两道通吃的人物的。

    几个人在堂屋落座后,香芹婶子很热情地为各位端茶倒水。甄大福用赞许的目光看着香芹婶子,心中想,这女人虽然是个农村妇女,但要长相有长相,要口才有口才,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确是农村妇女中的佼佼者,钱三运将这样的女人收入囊中,真的是太有眼光了。

    甄大福朗声说:“钱书记,你的奇石馆快要开张了吧?”

    钱三运淡然一笑,道:“甄老板,我要纠正你,那不是我的奇石馆,而是我未来的小舅子开的。当然啦,其他人也有股份。”

    甄大福微微一笑,道:“奇石馆是谁开的并不重要,但我知道钱书记是奇石馆股东中执牛耳的人物。只是呢,我觉得你们奇石馆经营面积小了点,实不相瞒,当初我就想租那个门面,并且和江州市经贸委主任姜人杰谈妥了,但后来又找到一个面积更大的,有一千多个平方,便放弃了那个。”

    钱三运心中一愣,看来姜人杰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说谎了,说什么甄大福一心想租这个门面,还说市委陈副书记亲自打电话要求给予甄大福关照,原来都是骗人的,但他还是不动声色地说:“甄老板,你是大老板,资本雄厚,我的小舅子自然不能与你相提并论。不过呢,我还是希望以后大家都能和平相处,争取将磬石山奇石推销出去,让奇石馆能盈利,磬石山村的老百姓也能得实惠。”

    一直微笑不语的方大同忽然插话道:“我在想呀,你们两个都经营奇石馆,可不可以实现某种形式的合作呢?”

    甄大福微微点头,说:“方书记倒是提醒我了,目前来说,江州只有两家奇石馆,如果两家并为一家,就能垄断江州奇石市场,一块奇石卖什么价,就完全由我们说了算,这样我们就能赚取更多的利润。”

    钱三运并没有想过要和甄大福合作,他的财力甚至关系网与甄大福都不在同一起跑线上,奇石馆的规模也比甄大福正在装潢的奇石馆小得多,如果真要合并什么的,他就实现不了控股,也就无法实现对奇石馆的有效控制,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钱三运皱眉道:“甄老板,你说说看,我们该如何合作呢?”

    甄大福想了想,说:“钱书记,关于我们的合作,我有两套方案:一套方案是,将两家奇石馆合并起来成立一个新的奇石销售有限公司,我的奇石馆是一号门店,相当于总部,你的奇石馆是二号门店,相当于分部,我们按照资产多少折算成股份,按股份比例分配利润,承担亏损;另一套方案是,你将奇石馆卖给我或出租给我,然后我对两个奇石馆进行重组,我聘请你的小舅子为新组建的奇石销售公司经理,并给予他高额年薪。你看怎样?”

    (我的小说里有对官员夫人的描写,很多人也许觉得官员夫人很神秘,其实,并非如此,至少表象不是如此。很多官员夫人其实很低调的,职务也不高。我两位女同事的老公都是我所在省的领导,一位是原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一位是很年轻的副省长。不过,不幸的是,这两位副省长前不久都相继落马,成为落马的大老虎。这两位原高官夫人,一位是副调研员,现在很久看不到人,我也不知道她是不是进去了。一位只是主任科员,前天看到她,一脸的失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