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4章
    ,!

    “胡主任,那你就让男人排长队吧。”钱三运一路飞奔着去了村部。

    望着钱三运匆匆离去的背影,胡丽菁心里直嘀咕,这年轻的钱书记是不懂风月还是身体有毛病?胡丽菁又开始痛恨起王石在来,早不打电话,晚不打电话,在自己快要说服钱三运时,偏偏打来了电话,要不然,用不了多久,在我家的床上,我就会和钱三运打成一片,顺便将“种”借了。

    钱三运见到王石在的时候,见他哭丧着脸,脸上流露出惊恐的神色。

    “王石在,你这是怎么了?”钱三运问道。

    “我闯大祸啦,要不是我跑得快,我现在就缺胳膊少腿了!”

    “王石在,别吞吞吐吐的,快说说是怎么回事!”

    王石在将钱三运拉到一边,支支吾吾说了大半天,才说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自从告别杨小凡回到派出所后,王石在的主要精力放在准备招警考试上了。王石在住在镇派出所的宿舍里,宿舍就在所里食堂附近。为食堂烧饭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农村妇女,长相一般,皮肤黝黑,只有大屁股大胸脯还有几分看点。这婆娘的男人在县食品公司下属的一家屠宰场上班,平时聚少离多。也许是缺少夫妻生活,也许是如狼似虎的年龄,这婆娘一来二去就和能说会道的王石在对上眼了。按理说,王石在是不会喜欢上这个并无姿色的中年女人的,但也许是在离开杨小凡后,心情失落,加之很久没有和女人鬼混了,竟然鬼使神差地和这个女人上了床。但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婆娘的老公一天回家后,意外从老婆短信中得知老婆出轨了。这个当屠夫的绿帽子男人大发雷霆,将老婆一顿暴打,那婆娘自知理亏,就将王石在出卖了,并将所有的责任推到他的身上,说是王石在故意勾引她的。那男人便拉着老婆,手里拿着把杀猪刀,气冲冲地赶到镇派出所找王石在兴师问罪。

    话说这屠夫气势汹汹地赶到镇派出所时,王石在正在所值班室执勤。王石在是个聪明人,看那架势,就猜出个**不离十,手里下意识地握紧了一根警棍。屠夫并不认识王石在,见到王石在时,劈头盖脸地问:“王石在那混蛋在哪?”王石在胆战心惊地说:“王,王石在今天去县城了。”那婆娘也算是有情,站在一旁朝王石在挤眼睛,暗示他赶快逃走。王石在心中感动,真的是一日夫妻百日恩啊。然而,正在这时,同事江泽清走进值班室,见屠夫手里握着杀猪刀气势汹汹的样子,问王石在:“王石在,这是怎么回事?”这一问,彻底暴露了王石在的真实身份。那屠夫暴跳如雷,眼珠子瞪得比牛卵蛋还大,手中挥舞着杀猪刀,就要砍王石在。王石在手里虽然有警棍,但神情还是高度紧张,他知道,自己也许在用警棍击倒屠夫之前,就被人高马大的屠夫先放倒了。

    那婆娘不知道是心疼王石在,还是担心男人闯大祸,死死抱住了男人的腰,一个劲地哀求道:“你不要冲动,你犯了事,我和儿子还怎么活啊?”

    屠夫怒从心起,给了婆娘一顿老拳,恶狠狠地说:“你这个**,竟然背着我和小白脸偷情,给我戴绿帽子!等我制服这混蛋后,再来对付你!”

    江泽清终于明白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的宿舍挨着王石在的宿舍,王石在和那婆娘的事他是知道的,只不过秘而不宣罢了。屠夫挣脱了老婆的搂抱,挥舞着白晃晃的杀猪刀,就要动手砍杀躲在墙角的王石在。好在江泽清和闻讯赶来的方小龙联手将屠夫暂时困住了。那屠夫气得哇哇直叫。

    王石在毕竟有错在先,息事宁人地说,愿意赔偿屠夫五千元钱,此事一笔勾销。但屠夫死活不答应,说再多的钱也没用,要么砍下王石在的一只胳膊,要么卸下王石在的一条大腿,要么骟下王石在的两个蛋蛋,三者选一。

    没有了胳膊或大腿,就成了残疾人;没有了蛋蛋,就成了太监,而一个太监男人如同行尸走肉,活在世上还有啥意思?王石在宁愿破财消灾,也不愿意失去身体的某一部位。然而,那莽撞的屠夫脾气犟,已经决定了的事,就是撞破南墙也不回头,他大吼道:别说是五千元,就是五万、五十万也休想了结此事!我宁愿坐牢甚至杀头也要让你这个王八蛋付出代价!如果你这混蛋逃走了,就让你的家人代为受过!

    头脑活络的王石在彻底绝望了,心里那个悔恨啊,早知现在,何必当初?自己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非要和这个皮粗肉糙的中年女人搅合到了一起?现在不知道如何收场了,即使躲过了初一,躲不过十五;躲过了自己,躲不过家人。

    方小龙不停地朝王石在使眼色,示意他赶快逃走。王石在突然想到了好兄弟钱三运,这个年轻的政法委书记有勇有谋,肯定有解决问题的办法。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先离开这是非之地再说吧。

    王石在瞅准时机,夺门而出。那屠夫眼看着王石在逃走,气得嗷嗷直叫,使出吃奶力气挣脱了方小龙和江泽清的束缚,追了出去。

    “王石在,快点跑!”方小龙在后面大嚷。

    王石在回头一看,见那屠夫手提杀猪刀杀气腾腾地追过来了,顿时吓得差点屁滚尿流。眼看着就要被追上了,突然,一个骑自行车的汉子横穿马路,屠夫由于速度快,将自行车撞得人仰车翻,自己也重重的摔倒在地。这时候,从后面追过来的方小龙和江泽清联手将屠夫摁倒在地。王石在抓住这大好时机,跳上了一辆面包车,打车回到了磬石山村。在快到磬石山村时,惊魂未定的王石在才想起来打电话给钱三运。

    钱三运听完王石在的叙述,一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神情,说:“王石在啊王石在,上次在江州我就提醒过你,要管好自己的小兄弟,你却不听。在江州,你与那个黑白两道通吃的警察的老婆私通,事情还没有了结呢。你吃一堑,不长一智,现在又犯糊涂,看你怎么收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