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5章
    ,!

    王石在哭丧着脸:“钱书记,现在后悔已晚了!你还是帮我想想办法阻止那屠夫向我及我的家人行凶吧。”

    “那屠夫家在哪里?”钱三运问。

    “那屠夫以前是镇食品站的职工,后来去了县城的食品公司下属的屠宰场工作。他的家就在镇西街的食品站宿舍,第二排瓦房的第一间。”

    “好你个王石在,是不是去过他家?”

    王石在苦笑道:“只是前天晚上去过一次。我本来是想认真看书的,不料那婆娘打电话给我,说想我了,还说要给我惊喜,我就禁不住她的诱惑,就去了。”

    钱三运顿时来了兴趣,问:“除了干那事,还有什么惊喜?”

    王石在张开嘴巴,做了个吃棒棒糖的动作,“也不算是什么惊喜,这个对我也不媳了。”

    钱三运心中想,好你个王石在,身在福中不知福,你觉得这个不媳,我还从来品尝过其中的乐趣呢。人生得意须径,莫使金樽空对月。下次一定要尝试尝试其中的乐趣。找谁呢?到目前为止,已经与三个女人缠绵过了。夏月婵?现在还不知在哪个角落,今后能否重逢、何时重逢还是个未知数;江曼婷?她已经在远在几千里之外的北京了,再说,她那样高贵典雅的女人会为他做这个吗?至于自己的女友杨可欣,还没有和她正儿八经的亲热过,别说是这个,就是同床共枕也不知道是猴年马月的事;对了,就找杨小琴,这个外表妩媚内心善良的女人,对自己一往情深,让她做这点牺牲,应该问题不大吧。

    “钱书记,你怎么不说话呢?”王石在一脸疑惑地看着钱三运。

    “哦,我在想如何对付那个鲁莽的屠夫呢。”钱三运从胡思乱想中缓过神来,信口编了句借口。

    “钱书记,那屠夫天不怕地不怕的,今天我虽然躲过一劫,但躲过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啊;我自己即使远在他乡,我的家人可咋办?”

    “王石在,那屠夫有几个孝?”

    “只有一个独子,今年十八岁,在青山一中读高二,成绩还不错。”

    “嗯,我知道了。”钱三运正色道,“王石在,这事我帮你摆平,下次你再犯同样的错误,我可救不了你!”

    王石在转忧为喜,道:“钱书记,我就知道你有办法,你大智大勇,运筹帷幄......”

    “打住!打住!”钱三运制止了王石在进一步的吹捧,一本正经地说,“人妻不可欺,不是人妻不客气,懂吗?色字头上一把刀......”

    钱三运本来是想说,我不淫人妻,人不淫我妇;淫人妻者,妻淫人,但觉得此话不妥,便咽了下去。淫人妻这等事,不仅王石在,自己也干过啊。虽然江曼婷离婚另当别论,但杨小琴可是有夫之妇,自己不也是和她巫山**了?不过,一想到那天晚上是杨小琴主动为之,钱三运就有些心安理得了。

    “钱书记,这是最后一次了,以后我再也不干这种事了!”王石在顿了顿,补充道,“下次如果再犯,所有后果我自个儿承担。

    钱三运心中想,你王石在是狗改不了吃屎的性格,以后能不能管住经常惹事的小兄弟,还是个未知数呢。

    “王石在,你现在已经是声名狼藉,不要再去派出所上班了,再说那联防队员也没什么奔头,这段时间你就安心待在家里,好好看书准备招警考试。如果考上警察,就换个地方上班;如果考不上,就去奇石馆上班。”

    “好的,好的,我听你的。”王石在将头点得像小鸡啄米。

    钱三运随即拨通了左东流的手机,让他尽快来香芹婶子家,说有要事协商。左东流被释放后,就跟着杨建为钱三运的奇石馆效劳,主要负责磬石山奇石基地的安全保卫、奇石采集、加工和运输工作。

    钱三运和王石在回到香芹婶子家没多久,左东流就风尘仆仆地从磬石山上赶回来了。左东流是个懂得感恩的人,自从钱三运动用各种关系让其获释后,他对钱三运可是言听计从。

    “钱书记,有什么指示?”左东流毕恭毕敬地问。

    钱三运将王石在偷情的事简要说了一遍,然后对左东流耳语一番。左东流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说:“钱书记,这事包在我的身上,保证不折不扣地完成任务,保证不留下一点痕迹。”

    王石在眨巴着眼睛,半信半疑地问:“钱书记,这能行吗?”

    钱三运微微一笑,坚定地说:“这世上没有不怕死的人,也没有视亲人为草木的冷血动物。”

    此时的香芹婶子,正陪同着方大同、甄大福登上了磬石山。一向正直淳朴的香芹婶子为了钱三运,竟然说起了假话。甄大福是何等聪明的人,自然知道香芹婶子不可能完全说真话的,便动了收买她的想法。

    “香芹婶子,钱书记每月给你开多少工资呢?”甄大福问。

    香芹婶子淡淡一笑,说:“每天能够触摸奇石,是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件事。我热爱奇石,和奇石打交道就有无尽的乐趣,可以说,奇石已经成为我生命中的一部分,这些不是金钱能够衡量的。”

    甄大福两手合拢在胸前,眼睛盯着香芹婶子的俏脸,说:“香芹婶子,我的奇石馆正在装修,相比于钱书记的奇石馆来说,它规模更大,资金更雄厚,发展前景更广阔,你如果跟在我后面干,我给你的基本工资是每年五万元,另外还有提成、奖金什么的。”

    方大同插话道:“甄老板,这样丰厚的待遇顶得上普通人十年的工资了!我现在是正科级的镇党委书记,工资福利什么的,杂七杂八加起来还不到一万元。你如果肯给我这样的工资待遇,我干脆辞职不干了!”

    方大同说的自然不是真心话,镇党委书记虽然合法收入少,但隐形收入、灰色收入甚至不合法收入还是很多的,最重要的是,宁为鸡首,不为凤尾,跟在甄大福后面哪有干党委书记舒服?

    然而,甄大福并不买方大同的账,直言不讳地说:“我要的是有用之才,像你这样对奇石一窍不通的,年薪一万元我也不想给!”

    方大同被甄大福揶揄得面红耳赤,可是又不敢发作,只得悻悻地站在一边,一言不发。

    香芹婶子语出惊人:“甄老板,别说是五万,就是五十万,五百万,我也不会替你打工的!”

    甄大福怔怔地望着香芹婶子,心中想,我不信你视金钱为粪土,你之所以不愿意离开钱三运,是不是被那年轻力壮的帅哥弄舒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