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6章
    ,!

    只有董丽云知道,香芹婶子之所以不为金钱所动,是因为钱三运将她那被冤屈的哑巴儿子从濒临死亡的边缘解救了出来,这些是金钱无法衡量的。

    中午,香芹婶子做了一桌好菜,钱三运、王石在、石匠、左东流及手下兄弟等十几个人济济一堂,好不热闹。按照惯例,中午是不许喝酒的,但由于钱三运第一次陪奇石采集基地的员工吃饭,所以破了例,开了两瓶白酒,你来我往的,不一会儿,瓶中白酒就空空如也。钱三运兴致高涨,干脆吩咐左东流,再开几瓶,中午喝个痛快。左东流乃性情中人,自然满心欢喜。席间气氛非常热烈,左东流还和手下兄弟还行起了酒令。在酒精的作用下,王石在早已将缺胳膊少腿的危险抛到脑后了,尽情地和钱三运、左东流等人推杯换盏。

    酒足饭饱之后,钱三运回到了镇上。今天是周日,他计划见过杨可欣之后,再回江州。他这次从江州带回来一部手机,准备送给杨可欣。杨可欣是他名正言顺的女友,一个貌若天仙的美女,怎么可以连手机都没有呢?在无数个寂寞空虚的夜晚,他很想找杨可欣说说话,可是苦于联系不上她。如果杨可欣有了手机,他就可以隔三差五地和她煲电话粥了。

    钱三运虽然酒量不错,但毕竟中午喝了不少酒,感觉头晕脑胀的,脚步也有些踉跄。他走在街道上,眯着眼睛,一想到马上就能见到美丽的女友杨可欣,精神就有些亢奋,并情不自禁地哼唱起张信哲的《爱就一个字》:“爱就一个字,我只说一次,你知道我只会用行动来表示……”

    “三运,党校学习结束了?”一个熟悉的女人的声音飘入钱三运的耳朵,他定睛一看,原来是杨小琴。

    “姐,是你啊?”

    “三运,今天心情怎么这么开心啊?还哼唱着歌曲,爱就一个字,我只说一次,你爱谁呢?”杨小琴笑脸如花,凝神看着钱三运。

    “姐,当然是爱你啊。”

    “三运,你的嘴巴就像抹了蜜似的,就知道说好听的话哄姐。姐虽然知道你是说假话,但姐心里还是很开心的。”

    “姐,我是真的想你呢,上午我还想过你。”钱三运心中窃笑不止,他说的倒是真心话,上午他在和王石在谈话时,他就想过杨小琴,只不过,他是想杨小琴为他做特殊服务。

    “三运,你说你想我,怎么回来了也不和姐打个招呼?我还以为你在江州学习呢。”杨小琴撅着嘴,佯装不悦,那模样,就像一个撒娇的小女孩,看她那可爱的模样,钱三运真想将她揽入怀中,狠狠地蹂躏一番。只可惜,这是人来人往的街道,不是相对私密的二人世界。

    “姐,党校学习还没有结束呢,我这次抽空回来主要是陪客人去磬石山村,下午就动身去江州呢。”

    “哦,是这样啊,没有去医院找杨可欣?”

    “没有呢,正准备去医院呢。”

    “去医院?你这方向是不是走反了?这边是学校,我刚刚送女儿去学校呢。医院在那头!”

    钱三运一惊,四处张望附近的参照物,的确是南辕北辙了。都是酒精惹的祸,要不是遇见杨小琴,自己糊里糊涂地走下去,天黑都找不到医院的。

    杨小琴一本正经地说:“三运,中午喝酒了吧,你看你酒气冲天的。酒喝多了对身体不好,以后要尽可能的少喝酒,知道吗?”

    一股暖流涌上了钱三运的心头。杨小琴的关心让他情不自禁地想起了江曼婷,江曼婷如果知道他此刻喝多了酒,肯定也会如此关心他的。

    “知道了,姐。”

    “三运,我家就在附近,现在离上班还早,你到我家喝杯茶水醒醒酒吧。另外,我还有重要事情要告诉你。”

    “好的,姐,有什么重要事情啊?”

    “急什么!到家再说。”

    “姐,朱站长在家吗?”钱三运忽然问了一句。

    “三运,你是希望老朱在家还是不在家呢?”杨小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媚笑着望着钱三运,反问了一句。

    钱三运当然不希望朱彪在家,但嘴上又不好明说,于是道:“我最近由于在江州学习,又有些个人私事,高山镇特色种养殖业的工作不知道进展如何,我正想找个机会和朱站长探讨探讨呢。”

    “三运,看你的眼神,我就知道你说的并不是真心话。”杨小琴扑哧一笑,道,“老朱对你安排的工作很上心呢。这几天都是早出晚归,去桃花村开展特色养殖业技术辅导。不到晚上,是绝对不会回家的。”

    “朱站长是好同志啊。”钱三运感叹道。他说朱彪是好同志,有两层含义,一层含义是指朱彪工作很认真,任劳任怨;另一层含义是指朱彪不在家是成全了他和杨小琴的好事。

    杨小琴扭着屁股向家中走去,钱三运紧随其后。在快到家时,一个邻居有意无意地问杨小琴:“小琴,这帅哥是谁啊?”

    “他是我妹婿呢,我家的下水道堵住了,让他帮我看看。”杨小琴随口答道。

    邻居不好再问什么了,心中却在犯嘀咕:这帅哥还能疏通下水道?

    两人一进门,杨小琴就将房门反锁了,一头扎进钱三运的怀里,口中喃喃道:“三运,想死我了,想死我了。”

    一阵热吻之后,杨小琴的手就不安分起来。

    “三运,老实交代,最近是不是四处寻花问柳了?”杨小琴咄咄逼人地问。

    “没有啊。”钱三运说的并不是假话,自从江曼婷去北京后,他就像一只馋猫,好几天没有沾到鱼腥了。

    “那你是不是对姐没有兴趣了?”杨小琴杏眼圆睁,一脸的不高兴。

    “姐,你那么美,我怎么会对你没有兴趣呢?”钱三运和杨小琴的鱼水之欢次数只有屈指可数的那么几次,他还远远没有达到对她身子厌倦的程度。可是,无论他怎么努力,小弟弟就是耷拉着脑袋,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