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章
    ,!

    “是不是你酒喝多了,对那方面有影响?”杨小琴蹙起眉头,“我家老朱年轻时也是这样,每次喝酒后,那里就软绵绵的。当时我就想啊,酒后乱性这个词语究竟有没有科学道理?”

    钱三运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色:“是的,姐,我想起来了,以前我每次喝酒后,就什么也不想做,只想美美地睡上一觉!”

    杨小琴坏笑道:“三运,今天你就别指望在我家睡觉了!你去江州快一个月了,也不回来看看我,今天还是误打误撞看见你的,你知不知道姐对你是日思夜想?你既然进了我这个屋子,不让姐满意,就别想出去!”

    “姐,你不是说家里的下水道堵塞了,让我帮你疏通疏通吗?”钱三运故意问道。

    杨小琴握住钱三运的手,放在自己身体的某个部位,媚笑道:“姐这里堵塞了,你好好的帮姐疏通疏通吧。”

    说完,杨小琴将钱三运放倒在床上,手口并用,小钱三运顿时恢复了生机与活力。

    “姐,你说的那个重要消息呢?”一番**后,钱三运转向了正题。

    “三运,这个消息对你来说很重要。今天上午,镇长苏启顺将我叫到了办公室,问我是不是有个堂妹在镇卫生院上班?”

    钱三运一惊:“是不是苏启顺想打杨可欣的主意?”

    杨小琴摇摇头:“不是的,苏启顺有老婆孩子了,即使他想打杨可欣的主意,也不会和我明说的。他说有个朋友在县公安局工作,各方面条件都很不错,最近看上了杨可欣,但不知怎的,杨可欣就是对他不理不睬的。”

    “姐,这个人是县公安局治安大队的副大队长吴明吧?”

    杨小琴一愣,一脸疑惑地望着钱三运:“三运,你认识吴明?”

    “不认识,但我听杨可欣说过。姐,你难道没有和苏启顺说,杨可欣现在已经有男朋友了?”

    “怎么没说呢?但苏启顺说了,杨可欣没有结婚,甚至还没有订婚,每个人都有公平竞争的机会的。”

    “马勒戈壁,这苏启顺说的是什么鸟话!”钱三运气得破口大骂,“结婚了还能离婚呢!我下次就去追苏启顺的老婆,让她和苏启顺离婚后陪我玩,我将她玩腻了再甩掉!”

    “三运,不要这么冲动嘛。只要杨可欣真心真意喜欢你,谁也别想将她从你身边夺走!”

    “说的也是。姐,杨可欣已经明明白白答应做我的女朋友了,我相信她对我是真心的。”

    “三运,我没有答应苏启顺的要求,也不怕得罪他。我现在想通了,一个女人家,有必要将仕途看得那么重吗?就是混上个副科级,又能怎样?我觉得相夫教子,共享天伦之乐才是最重要的。”

    “姐,你现在最亲密的人除了亲人外,还有我呢。”

    “对了,三运,你下午要去江州,还不赶快去找杨可欣!女孩子是要人哄、要人宠的,你可千万不要让那吴明有可乘之机啊!”

    “不会的,姐,杨可欣是我的女朋友,谁也休想将她从我身边夺走!别说吴明是副县长的儿子,就是市长、省长的儿子也绝对不可以!”钱三运坚定地说。初恋男友姚晓晴毅然决然离开他,投入一个高富帅的怀抱,是他心头永远的疼,也是他一生的耻辱,这一幕绝对不会再让它重演的。

    “吴明是副县长的儿子?”杨小琴一愣。

    “是的,他是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吴德能的儿子,原县政协主席、现县关工委主任吴仁智的孙子,是个吃喝嫖赌五毒俱全的家伙。据我了解,为他打过胎的女孩就不下四五个,去年他玩了一个城关镇的农村少女,不料那女孩性格很刚烈,竟然爬到了县公安局楼顶上,后来不知道他用什么手段封住了那女孩的嘴。”

    “你这么一说倒是提醒我了,是有这么回事,我去年也听说了这件事,只是没有想到吴明原来就是他!也怪不得苏启顺这么不遗余力地为他出谋划策,原来吴明是常务副县长的儿子!”

    “管他是谁的儿子!他只要不碰我的女人,怎么沾花惹草,我在所不问;但若想打我女人的主意,就要先问问我的拳头答应不答应!”

    钱三运匆匆地穿上衣服,一个人出了门。杨小琴没有急着出门,一方面是怕两人一起出门太惹眼,另一方面是女人家出门时免不了要梳妆打扮一番。

    吴明在见到杨可欣的第一眼时,就被这个美丽可人的女孩迷住了。吴明游走花丛多年,可谓阅人无数,但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像杨可欣这样看上一眼就会让人刻骨铭心的美女。这是一个多么美丽的女孩啊,用世上所有华丽的辞藻来形容都不显得过分,她就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美丽却不显得一丝妖冶,清纯脱俗犹如荷花仙子。那个晚上,吴明彻底失眠了。

    吴明家世显赫,自己又是县公安局治安大队的副大队长,是个黑白两道通吃的厉害角色,在县公安局,连局长叶青天也让他三分。吴明坚信,只要他看上的女孩就很难逃脱他的手掌心,不论是软磨硬泡,还是用见不得人的手段。事实也的确如此,到目前为止,他还从来没有在情场上失过手。

    然而,情场老手吴明在倾国倾城的杨可欣面前彻底没招了。每每他驾车前往高山镇卫生院时,她总是不冷不热,不卑不亢,当他或间接或直接地表达心中真实想法时,她言语的分寸拿捏得恰如其分,既维护了他的脸面,又委婉地拒绝了。在一次次失利后,吴明仍不死心,今天上午,他又与手下、一个绰号叫王二狗的警察来到了高山镇。这次,他没有直接去镇卫生院,而是直奔镇长办公室,直截了当地要求苏启顺找镇卫生院院长对杨可欣进行劝服或施压。苏启顺忽然想起,镇农林水办主任杨小琴是杨可欣的堂姐,便单独将杨小琴招到了办公室,希望她能说服杨可欣和吴明处朋友,并表示,只要杨小琴能促成此事,他会在适当的时机帮她说话,好让她顺利成为一名副科级领导干部。然而,对仕途心灰意冷的杨小琴并不买苏启顺的账,以杨可欣已经有了男友之名婉拒了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