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8章
    ,!

    临近中午,苏启顺在镇上最豪华的饭店设宴款待吴明、王二狗等人。中午几个人喝了不少白酒。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一想到貌若天仙的美女护士杨可欣不温不火的表情,吴明的心情就非常郁闷。狗头军师王二狗摇头晃脑的献上一计:“吴大,我有一个办法,要隔三差五地往医院跑,不是送鲜花就是送水果、零食,让人们产生一个错觉,你就是她名正言顺的男朋友。另外,最好买通医院的一两个职工,帮你四处宣扬你是她的男朋友,并且你们已经接吻、拥抱甚至同居过了。到那时,不怕那肖士不喜欢你。当然,如果到那时,肖士还不为之所动,那就干脆霸王硬上弓。生米煮成了熟饭,她就只有求你的份了!万一她告你强奸什么的,你也根本不用怕,因为她周围所有的人都知道你们是男女朋友关系,男女朋友之间一时冲动发生关系,何罪之有?”

    吴明眼睛一亮,高兴得手舞足蹈,大叫道:“王二狗,你不愧是我的狗头军师,此招大大的厉害!干酒!”

    这种伎俩毕竟是摆不上台面的,苏启顺听得明白,但装模作样地发手机短信,假装没听见。这个吴明是惹不起的主,与他不能走得太远,也决不能走得太近,否则,会连累了自己,影响了自己的前程。

    “吴大,这肖士长得真水灵,我还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美的女孩,电影、电视上的那些当红明星如果不化妆,也绝对比不上她。吴大可真是艳福不浅啊。”王二狗又不失时机地阿谀奉承道。

    吴明中午喝了不少酒,听王二狗这么一说,口水都流出来了,眼神色迷迷的,就像光着身子的杨可欣躺在他的面前一样。

    吴明伸出两只手,又伸出两个手指头,眉飞色舞地说:“二狗,不瞒你说,到目前为止,已婚的不算,寡妇不算,不是良家的也不算,我已经和十二个女孩上过床了。”

    王二狗恭维地说:“吴大,加上那美女肖士,就是十三钗了!”

    吴明竟然谦虚起来:“革命还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王二狗试探着问:“肖士这么美,吴大不会对她始乱终弃吧?”

    吴明酒醉心明,板着脸说:“王二狗,那肖士与别的女孩不同,你可不要打她的主意,否则,我让你瞬间变成太监,让你永远尝不到做男人的乐趣!”

    王二狗讪讪笑道:“吴大,我胆子再大,也不敢觊觎你的女人啊。上次玩的那两个女孩,是你玩腻了作为礼物犒赏我的,并不是我有非分之想啊。”

    吴明哈哈大笑道:“我吴明最讲哥们义气的,兄弟们在一起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就是几个女人吗?女人如衣裳,衣裳穿旧了自然就要换。我奖赏给你的女人,你尽管玩,怎么痛快怎么玩!”

    王二狗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是啊,吴大,跟在你后面干就是有奔头。以后,你让我去东,我不会去西;你让我偷鸡,我不会摸狗。”

    吴明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二狗说得好!当然呢,我不能老是吃肉,让你啃骨头。以后,只要你看上哪个姑娘,我会想方设法帮你弄上手。”

    吴明忽然将头偏向王二狗一侧,轻声说:“二狗,下次弄个学生妹让你尝尝鲜,初中生,不超过十六岁,保证是个处。”

    王二狗激动得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挥舞着手掌准备猛击桌面,但又觉得不合适,手掌快要接触桌面时,将手缩了回来,龇牙咧嘴道:“好啊!”

    吴明见镇长苏启顺在一边默默地低头玩手机,便凑了过去,一只胳膊架在他的肩上,坏笑道:“苏镇长,什么时候也弄个学生妹给你开开荤,怎么样?”

    “学生妹?什么学生妹?”苏启顺装作很惊讶的样子,其实,刚才吴明和王二狗的对话他听得真真切切,只不过不好插嘴罢了。特别是吴明说弄个学生妹给王二狗尝鲜时,他的心里痒痒的,就像有一根鹅毛在撩拨他的心扉。苏启顺暗自思忖:学生妹,十六岁不到,水灵水灵的,还是个处,简直是美味佳肴啊,我苏启顺若是对此没想法,还算是个正常男人吗?

    “苏镇长,别只管着抓经济,也要学着抓女人啊,伟人不是说了吗?要两手抓,两手都要硬!一边干工作,一边干女人,做到两不误!下次弄个学生妹给你尝尝鲜,保证处女,十四岁到十六岁之间。玩十四岁以下的风险太大,我不能害了你。”

    苏启顺口是心非地说:“吴队长,谢谢你的好意,我对小女孩没有什么兴趣。”

    吴明一愣,随即问:“哦,是这样啊?我有个哥们也是这样,他不喜欢玩少女,嫌少女青涩,就像青苹果,什么也不懂,躺在床上像僵尸,一点也不知道配合。他喜欢玩熟女,而且口味还挺重的,特别喜欢玩四五十岁的熟女。苏镇长,你不会也喜欢玩熟女吧?”

    “我都,都不喜欢。”慌乱之际,苏启顺差点说自己少女、熟女都喜欢,幸好及时改了口,要不然就出洋相了。

    吴明死死地盯着苏启顺,就像盯着一个怪物,心中想,你苏启顺难不成是个同性恋?

    苏启顺站了起来,用手掌捂着额头,说:“吴队长,不好意思,我中午酒喝多了,头疼痛得厉害,想回宿舍休息片刻,下午还要主持镇长办公会,就不陪你们了,先走一步啦。”

    苏启顺走了,吴明目送着他的背影,喃喃道:“这个苏启顺的性取向难道真的有问题?”

    王二狗接过话茬,不以为然地说:“不可能!苏启顺就是两个字:装逼!”

    吴明一愣,问:“此话总讲?”

    王二狗说:“这种人我见得多了,看起来道貌岸然,实则男盗女娼!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吴大,你难道没有注意苏启顺刚才看女服务员的眼神吗?”

    “今天的女服务员长相不咋样,我根本就没有拿正眼看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