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0章
    ,!

    那女人以一敌二,战果辉煌,在高山镇人民面前好好威风了一把,当然,她也懂得见好就收的道理,洋洋自得道:“现在知道害怕了吧?你们两个当众向我赔礼道歉,老娘就大人不计小人过,此事一笔勾销;否则,我让老江派人将你们抓起来!”

    妈的,什么世道啊?吴明哭笑不得。上午他去镇政府时,江志强大老远的见了他,就迎了上来,一脸的阿谀奉承,他当时还懒得搭理他呢。现在可好,自己和王二狗都在他的母老虎女人面前栽了跟头,真的是马失前蹄,阴沟里翻了船啊。

    吴明连忙掏出手机,再不搞定此事,王二狗就要变为王二秃了。

    “江书记,在哪里呢?”吴明拨通了江志强的电话。

    “哦,吴队长啊,我刚刚来办公室呢,有什么指示?”吴明亲自打来电话,江志强有些受宠若惊。他是个老官场了,一心想谋个正科,活动了很多次,都没有如愿以偿。他知道,自己没有混上正科,最根本的原因不是自己的能力、政绩有欠缺,而是没有傍上强有力的后台。这吴明可不简单啊,是常务副县长吴德能的大少爷,原县政协主席吴仁智的孙子,还有个叔叔在云川市任市委常委,他年纪轻轻就担任县公安局治安大队的副大队长,能量自然非同一般。吴德能虽然只是一个常务副县长,在常委中的排名列书记、县长、副书记之后,但由于是青山土著,在青山县经营多年,在青山县有着盘根错节的关系,实际权力甚至在县长、副书记之上,连县委书记也敬他三分。如果能傍上这样一个厉害角色,自己何愁不进步?

    “江书记,我哪敢有什么指示?你快到街上将你的老婆带回去吧,我差点被她废了!”吴明很想在电话中发火,可是,一看到周围黑压压的人群,就忍住了。那些围观的群众就像看杂耍的,热闹非凡。此刻的吴明和王二狗,就像是表演节目的两个猴子。

    “啊?我这就来!”江志强大惊失色,一定是自己的母老虎后妻闯大祸了,这还了得?

    江志强挂断电话后,就拨通了老婆的电话,大致了解了一下情况,得知老婆真的闯大祸了,吓得面色发青,在电话中厉声道:“赶快向他们赔礼道歉!”

    “又不是我的错,是那个臭男人先摸我的屁股!”那女人虽然松了手,但觉得自己还是很憋屈的,明明是人家非礼自己在先,怎么还要向人家道歉?

    “不就是摸屁股吗?他摸你屁股是你的荣幸!下次找个机会,让他们好好的摸你的屁股,怎么舒服怎么摸!”江志强在电话中咆哮道。

    那女人虽然不知道吴明是何方神圣,但见江志强如此愤怒,也知道自己无意中闯了大祸,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便低声下气地向吴明赔礼道歉:“对不起,今天全是我的错,我不该无理取闹的……”

    吴明摆摆手,说了句“今天遇见你,真晦气”,拉起王二狗,头也不回地走了。

    “吴大,现在去医院吗?”王二狗问了一句。

    “真他妈的倒霉,今天竟然遇见这个泼妇!老子的两个蛋蛋差点都被这母老虎踢爆了!”吴明愤愤地说。

    “吴大,我的头发被这母老虎揪下了一大把,要不是关键时刻你解救了我,我王二狗就要变成王二秃了!吴大,还是你能耐大,一个电话就让那条疯狗乖乖地向你赔礼道歉!”虽然头皮还疼痛得厉害,但王二狗仍忘不了拍吴明的马屁。

    “道歉有屁用?二狗,君子报仇,不在当日,下次我让那母老虎变成小绵羊!”

    当江志强火急火燎地赶到街上时,围观的人群已经陆续散去了,自己的母老虎老婆站在那里发呆。江志强气不打一处来,伸手就给了她几个耳光。

    “又不是我的错,干嘛打我?”那女人嚎啕大哭起来。

    江志强怕街上人看笑话,便将那女人拉到一边,怒气冲冲地说:“洪爱香,你知道刚才打电话的那男人是谁?他是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副大队长吴明!你知道他爸爸是谁?是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吴德能!在青山县吴德能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连县长都让他三分!吴明只要在吴德能面前动动嘴,我的乌纱帽就没了!”

    洪爱香三十来岁,并不是青山县人,前几年和丈夫离婚后,去江州打工,由于没有一技之长,又很懒惰,干脆下了水成了一名三陪女。去年来到王凤霞的龙泉洗浴城后,与来此嫖娼的江志强认识了。

    江志强的老婆前年患了乳腺癌死了,独生子在外地工作,一个人寂寞难耐,就隔三差五地来龙泉洗浴城嫖娼。当然,他嫖娼是不需要花钱的。洪爱香虽然性格泼辣,但人很精明,在得知江志强的真实身份后,一方面在床上将江志强服侍得很到位,让他欲罢不能;一方面又以语言威胁,说江志强如果不娶她,她就要向上级反映他不但嫖娼,还为洗浴城充当“保护伞”的种种违法违纪行为。软硬兼施之下,江志强就于今年初将洪爱香娶进了家门。

    洪爱香虽然脸蛋不咋样,但身材还是很火爆的,身上该凸的凸,该凹的凹,特别是她在床上花招百出,每每令江志强欲仙欲死。最值得一提的是,洪爱香口活很好,当初在江州风尘女中就有一定的知名度。洪爱香嫁给江志强后,衣食不愁,每天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除了打麻将还是打麻将。虽然有不少人知道她不光彩的过去,但碍于江志强的面子,没有人敢当着她的面指指戳戳。洪爱香性格本来就很暴躁,又依仗着老公是镇里副书记,自然更不将一般人放在眼里。要不然,她就不会和吴明、王二狗在街上大吵大闹的。

    “怎么办?怎么办?”女人毕竟是头发长,见识短的,听江志强这么一说,洪爱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自己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好不容易嫁了个有钱有权有势的老公,一旦老公的乌纱帽被摘了,自己可是什么都没了i爱香虽然没有多少文化,但这点浅显的道理还是懂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