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1章
    ,!

    “洪爱香伴爱香,你知不知道你犯了多大的错误?原来我还准备仕途上更上一层楼的,现在倒好,乌纱帽也难保了!别说是我的乌纱帽,就是镇党委书记方大同的乌纱帽,吴德能也能轻而易举地将它摘下来!我就搞不懂,你的屁股有那么金贵吗?不就是摸一下吗?又不少什么!你当初——”江志强本来是想说,你当初就是千人骑万人操的婊子,摸你屁股的人不计其数,但又觉得此话难以启齿,不管洪爱香过去如何,可现在毕竟是自己的妻子,自己的妻子为他守身如玉,何错之有?

    “江志强,你说吧,你希望我干些什么?”洪爱香眼巴巴地望着自己的男人。

    “解铃还须系铃人,我现在打个电话给吴明,看他什么想法。洪爱香,吴明若真的想摸你的屁股,你今天就好好陪陪他,让他摸个够!”江志强冷冷地说。

    “好吧。如果他想干那事呢?”洪爱香忍不住问了一句。

    “干就干吧,干了你也不少一块肉!也许他干过后,我的乌纱帽就保住了,说不定还能官升一级。”江志强的心中又燃起了一线希望,凭他的经验,如果吴明愿意和洪爱香睡觉,就说明吴明的气已经消了。

    “江志强,为了你,我可以付出一切。只是希望你升官后,不要甩了我。”洪爱香又补充了一句,“我量你也不敢甩我,你胆敢甩我,我将你的丑事全都说出来!”

    江志强摆摆手,示意洪爱香不要说话。他掏出手机,拨通了吴明的电话。他心跳加速跳动,额头上的汗珠子如同一颗颗豆子,不停地往下落。

    吴明根本就不接电话,这下可将江志强吓坏了,他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不停地在那里转圈子。

    “江志强,吴明不接你电话,你可以发短信啊?”洪爱香提醒了一句。

    “是啊,我怎么没有想到呢?”江志强茅塞顿开,用力敲打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短信我该怎么说呢?”见多识广的江志强变得毫无主见了,开始病急乱投医。

    “你可以这么说:对不起,我今天已经狠狠训斥我老婆了,她也知错了;如果你想摸我老婆的屁股,她心甘情愿陪你。”洪爱香凑到江志强的手机前,帮着出主意,“大意就是这样,我文化水平不高,具体怎么说,你看着办。”

    江志强将短信发出去了,眼巴巴地盯着手机,希望吴明能回复过来。然而,五分钟过去了,还是没有收到回信;十分钟过去了,仍然没有收到回信;二十分钟过去了,江志强彻底绝望了,脸都变绿了。

    “哎,覆水难收啊。”江志强长长地叹了口气,感到大势已去。

    “我还有一个想法,也许会有用的。”洪爱香紧蹙的眉头忽然舒展开了。

    江志强就像抓到了救命稻草,急忙问:“什么想法?”

    “你就说我口活厉害,技术一流!”

    “好!这个主意好!”江志强情不自禁竖起了大拇指,“人无我有,人有我优,人优我绝,我现在就发。”

    江志强的心怦怦直跳,就像一笔很大的赌注,赌赢了,就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赌输了,就倾家荡产,妻离子散。

    发出短信没多久,手机短信铃声就响了。

    吴明的短信言简意赅,八个字:今天有事明天联系,连标点符号都没有。然而,这八个字在江志强看来,就是八块沉甸甸的金条啊。他也不顾自己是年逾五旬的老头,也不顾自己是在人来人往街道的一角,激动得将洪爱香抱了起来,赏了她一个吻。

    话说吴明走在去医院的路上时,手机铃声响了,一看是江志强打来的,立马挂断了。

    “吴大,是江志强打来的?”王二狗问。

    吴明咬牙切齿道:“妈的,现在知道急了!江志强,你这老狗日的,娶了一个剽悍的母老虎祸害人,差点将老子废掉了!老子要让你付出代价!过不了多久,老子就让人将你的副书记的帽子摘掉!”

    “对,对,吴大,不但摘掉这老狗日的帽子,还要想办法治治那母老虎!最好找几个兄弟将那母老虎抓起来,将她轮了!”王二狗随身附和道。

    “轮她?轮她脏了我们的身体!”

    这时候,手机短信提示音响了,一看,又是江志强发过来的。吴明扫视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江志强这老狗日的真有意思,为了巴结老子,竟然愿意将老婆送给老子日!只是,老子对那个剽悍的母老虎没兴趣!”

    “吴大,让我看看短信。”王二狗将头凑了过来,一字一句地读到,“尊敬的吴队长:你好,今天发生这样的不愉快,完全是一场误会。我已经对老婆进行了严厉批评,她也知错了,希望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她的无礼。我老婆说了,如果你愿意,她可以为你做任何事。”

    王二狗看过后,笑得前仰后翻:“这江志强为了自己的前途,连老婆也舍得送人!对了,吴大,你试着问他,有没有女儿呢?”

    “江志强就一个儿子,在外地上班,没有女儿,这我知道。”

    “有儿子不就有儿媳妇吗?”

    “二狗,你想多了!江志强能有能耐让儿媳妇陪我上床吗?再说了,你就那么肯定他的儿媳妇长相俊俏?我玩过的女人多的是,一个并无姿色的女人是引不起我的兴趣的。”

    二人快到镇医院时,吴明的手机短信提示音又响了,一看,还是江志强。吴明忍不住骂了一句:“这老狗日的阴魂不散!”

    “二狗,我们的警车呢?”吴明忽然想起,自己是开车过来的。

    “吴大,警车停在镇政府大院内,前面就是。”

    “二狗,我中午酒喝多了,不能开车了。你也喝了不少酒,能开车吗?”

    王二狗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说:“没事,包在我身上,我喝酒过后开车更稳当。吴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酒量,八两、一斤酒根本不在话下,我中午满打满算也就喝了六两吧,五成醉都不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