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章
    ,!

    起初香芹婶子是不想来大城市工作的,她觉得乡村山美、水美,但经不住钱三运的软磨硬泡,最终还是答应来了。傻瓜长龙的奶奶、人称三奶奶的,前几天因病去世,长龙孤苦无依,香芹婶子也将他带过来了。

    香芹婶子觉得钱三运说的也有道理,哑巴和长龙生活在封闭的小山村,越不见世面、不与人接触,就越得不到锻炼和成长。哑巴、长龙的主要工作就是陪何香芹上街买菜、洗菜洗碗,顺便帮忙打扫奇石馆卫生。当然,钱三运许诺,哑巴和长龙的基本工资不会比正常人少一分钱的。

    接下来,公司经理杨建带领大家学习了考勤制度、请假制度、绩效考核制度、财务制度、会议制度等一系列公司规章制度。

    制度学习完毕后,钱三运做了总结讲话:“我们即将迎来江州奇石馆的开业典礼,这不仅是公司发展的里程碑,也为在座各位的人生翻开了崭新的一页。我们来自不同的地方,为了同一个共同目标共聚于此,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座各位都是公司的开馆元勋,公司将来的发展依赖于在座各位的共同努力,同样,公司的持续健康发展必将使在座各位共同受益……”

    钱三运口才很好,一席话讲得是声情并茂,文采斐然,顿时语惊四座,陈芃带头鼓起掌来,几个未经世事的小姑娘更是大声喊出:“钱老板,你太棒了!”

    钱三运讲话结束后,根据杨建的要求,在座的各位普通工作人员逐一做自我介绍,好让大家能在最短的时间内互相熟识。末了,钱三运大手一挥,说:“时间不早了,我已经在附近的大酒店订了两桌饭菜,算是给各位接风洗尘。当然啦,由于明天奇石馆开张,大家肯定非常辛苦,今晚就不安排喝酒了,晚上记得早点休息。等开业典礼之后,我再为大家设庆功宴,到时候我们一醉方休!”

    杨建进步很快,已经初步展露出一个精明商人的才能,这从奇石馆的布置可以看得出。奇石馆一二楼的展厅布置得得既实用又不失自己的风格,会议室、职工食堂、职工宿舍也安排得井井有条,大到奇石的布展、办公桌椅、床、被的购置,小到垃圾桶、生活用纸等生活必需品的采购,都充分体现了他是一个既善于宏观管理又精于细节管理的有才干的人。

    奇石馆的一楼隔了一间不到十平方米的门卫室,里面只能勉强放一张桌子和一张床,由于晚上三楼的职工宿舍住着很多人,所以晚上只需留一人值班就行。今晚值班的是严彪。

    三楼原来有九个房间,六个小房间,每间面积二十平方左右;三个大房间,每间面积四十多平方。装修后,这些房间的大小维持现状,只是对功能做了局部调整。三个大房间,一间是会议室,一间是仓库,一间是食堂。

    六个小房间,一间是经理办公室,被隔成两个部分,前面是杨建的办公室,后面是他的宿舍;一间是财务室,在此办公的是陈芃和彭佳慧;一间是储藏室,堆放着一些日用品、办公用品及大米、食用油等食堂用品,里面还摆放着一张床,这是特意为香芹婶子准备的,因为她不习惯过集体生活;还有三间是职工宿舍,每间宿舍有两张双层床,可以睡四人,并不显得拥挤,衣柜什么的也一应俱全。此外,三楼的过道处还特意装修了一个淋浴间,并安装了电热水器。

    由于无法准确预测奇石馆开张后经济效益究竟如何,本着节俭和谨慎的原则,奇石销售公司并没有在外面租赁房屋用于职工居住。当杨建提出单独为钱三运租赁住房时,被钱三运婉言谢绝了,他的理由是自己很少来江州,若是租房就太浪费了。事实上,江曼婷去北京后,就将房子钥匙给了他,他根本就不需要住集体宿舍的。

    这三间职工宿舍一间是男人住的,暂时住的是哑巴和长龙。另两间女人住的宿舍,一间住的是张玉珊、黄玉、王亚男和韩冬雪,一间住的是李娟娟、李腊梅、夏如霜、刘雪莹。出纳会计彭佳慧的家在江州城里,晚上并不住在奇石馆职工宿舍。姜贝贝住在姜人杰家里,汪冬梅和蒋静雅就是江州本地人,也不需要住宿舍的。

    “宿舍居住条件还凑合着吧?”钱三运摆出一副领导的架势,背着手,踱着方步,来到女生宿舍巡查。

    李腊梅撅着嘴,明显的对宿舍居住条件不满意,“我说钱老板,我们都是成人了,怎么弄得像学生一样,竟然住集体宿舍?真没劲!”

    李腊梅这个风骚的尤物,生起气来也是让人格外怜惜。如果换成别的女人,钱三运也许会说:“怎么啦?有意见了?当初你说要来江州工作,我可没有许诺你住单间的!”

    可是,在李腊梅面前,钱三运当然不会这么说,而是说:“这样吧,如果你不适应过集体生活,可以选择睡仓库。”

    “睡仓库?有床吗?”李腊梅眼睛一亮。

    “仓库比较大,有三十多个平方,放张单人床应该不在话下的。如果你想睡仓库,可以去香芹婶子住的储藏室申领一张折叠床。”

    “好的,好的,我现在就去。”李腊梅非常兴奋,急急忙忙地出了门。

    钱三运和李娟娟等女孩聊家常没多久,李腊梅就回到了宿舍,说:“一切准备就绪,我这就抱被子过去。”

    李娟娟不解地问:“腊梅,你抱被子干什么?”

    “钱老板将我辞退了!”李腊梅随口答道。

    钱三运哈哈大笑道:“你们不要听李腊梅瞎说,我怎么会轻易辞退一名员工呢?”

    李腊梅扑哧一笑,“开玩笑的!从现在开始,我要一个人睡仓库了!”

    “你们都洗洗睡吧,明天要上班,我也走了!”钱三运转身走了。

    钱三运是个急性子,虽然奇石馆定于早晨八点零八分正式开张,但才五点多,他就赶到了奇石馆。

    天刚蒙蒙亮,白日里喧嚣嘈杂的大街上非常静寂,只是偶尔驶过一辆汽车,路过一两个早起的行人。钱三运还未到奇石馆,一阵难闻的臭味扑鼻而来,借助昏暗的路灯,他看到了令他无比惊讶和气愤的一幕:奇石馆的门前、墙上、甚至卷闸门上都被泼了许多粪便,臭不可闻,白色的蛆虫优哉游哉的在粪便上尽情玩耍,逐臭的苍蝇兴奋异常,竞相品味这美味大餐。奇石馆的卷闸门边还放着四五个白色的花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