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章
    ,!

    中年男子指了指身边的中年妇女,说:“她是我的朋友,至于你说的什么不止三个人,我听得不太明白,在你们眼里,我们好像就是专门来闹事的。我喜欢收藏石头,今天恰逢你们奇石馆开张,就一个人来了,我在二楼展厅买下一块石头后,准备离开时,碰巧看到她了,她以前在外省的一个奇石销售公司当过营业员,懂得一些奇石知识,她看到我购买的奇石后,认为石头有问题,我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非常激动,就吵起来了。你们奇石馆才开张,且不说奇石质量究竟如何,仅就服务质量而言,你们做的还远远不够,不但不设身处地的解决客户的投诉,而且还怀疑我们是故意来闹事的,并将我们关起来了。我们和你们无冤无仇,何必来这里惹是生非?我现在非常气愤,现在事情已经闹到这个地步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关人容易放人难,你们必须拿出一个令我们满意的解决方案,否则我们今天就不走了!”

    钱三运对中年妇女说:“听说你懂得奇石知识,那你现在就说说,我们这里的石头怎么就是人工拼凑的低劣货呢?”

    中年妇女支支吾吾了大半天,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钱三运观察出这个妇女并不懂得奇石知识,懂得奇石知识的很可能就是那个中年男子。他猜测,中年男子即使不是组织者,也是个关键人物,于是改变了策略,对那名心神不定的年轻妇女说:“你跟我来,我先来解决你的问题。”

    中年男子见钱三运将年轻妇女单独叫走,显得很焦急,大声叫道:“喂,老板,为什么将她叫走?我和她投诉的都是同一个问题,如果解决,也要一视同仁,我不同意你私下里和她谈解决方案!”

    钱三运没有理他,大踏步走出了会议室。中年男子想要抓住钱三运的衣角,不让他出去,不料钱三运甩手就将他推开了,并一再嘱咐张小飞:“张小飞,你将这两位顾客安顿好,为他们倒些茶水,等下我来解决他们的问题。”

    钱三运一语双关,在事情真相还没有完全查明之前,他不可能对他们动粗的,否则他们若真是普通顾客,事情就闹大了;但是,一旦查实这些人是受人指使,专门来奇石馆惹是生非的,那么,钱三运口中的“解决”就是“修理”的意思了。

    钱三运选择年轻妇女做为突破口,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首先,中年男子否认认识年轻妇女,但从年轻妇女的眼神看,她显然认识中年男子;其次,年轻妇女借口反映的问题和中年男子相同,都说奇石不是正品,这是一种巧合,还是事先的谋划?年轻妇女既然反映石头不合格,那判定理由又是什么?再次,钱三运怀疑他们还有同伙,只是他们刚才在展厅以顾客的身份吵闹,张小飞等保安再能干,也不可能将所有的闹事者都哄骗到会议室关起来。听雷典的叙述,中年男子和中年妇女在二楼闹事,年轻妇女在一楼闹事,那还有闹事者现在在什么地方?是看苗头不对溜之大吉了还是另有所谋?最后一点也是关键的一点是,钱三运发现年轻妇女的脸上露出惊恐和胆怯的神色,心神不定,又是孤身一人,觉得很容易通过问话来探知事情真相。

    钱三运将年轻妇女带到办公室,示意她坐下,他则倚靠在办公桌边,两手合拢在胸口,不紧不慢地说:“听说你反映在我们这里购买的石头不是正品,有什么证据吗?”

    年轻妇女脱口而出:“是他,他说的。”

    没想到这么快就有所突破,钱三运心中窃喜,连忙问道:“他是谁?是刚才会议室的那个男子吗?”

    年轻妇女自知失言,结结巴巴地说:“不,不是的。”

    “不是他又是谁呢?”

    “是我自己看出来的,你们这里的石头有人工焊接的痕迹。”

    钱三运厉声说道:“不要再演戏了!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所作所为是一种违法行为?你们哪是顾客投诉,简直就是**裸的敲诈勒索!你相不相信我现在就打电话报警,让警察处理你?”

    年轻妇女的心理素质显然不过硬,被钱三运这么一吓唬,顿时慌了神,战战兢兢地说:“不,不会这么严重吧?”

    “你是受谁教唆指使的?同伙还有谁?你只要如实交代,我立马放了你,否则别怪我不讲情面!”

    “我,我是刚才那人花一百块钱在劳务市场雇来的。总共大概有四五个人吧,具体不是太清楚。”

    钱三运见年轻女子说话表情不像是撒谎,于是缓和了说话的语气:“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胡兰花,老家在农村的一个小镇上,我的男人好吃懒做,而且好赌成性,家里的钱都被他输光了,我劝他不要赌钱,他还打我,我一气之下就跑到了江州。可是,我没有技术,只能当保姆,这几天我的雇主一家到外旅游了,我闲得慌,就想到劳务市场找份兼职钟点工做,刚才那位男人一眼看中我了,说我像城里人。”

    钱三运将年轻妇女全身上下又打量了一番,她长相不是太漂亮,但眉清目秀,皮肤白皙,身材匀称,衣着也很合体,仅从她的衣着和长相看,不像是从农村出来的,倒像是个十足的都市人。

    钱三运正色道:“胡兰花,你听好了,打工挣钱本无可厚非,但绝对不能做违法犯罪的事,你应该知道你今天所作所为的后果吧?你在某些别有用心的人的唆使下,利用抹黑我们奇石馆的方式,达到某些人不可告人的目的,这种行为如果上纲上线,就是很严重的问题。我看你是从农村走出来的,很不容易,今天就放了你,以后可不能再做这种害人又害己的糊涂事了!”

    胡兰花连连点头,一脸感激地看着钱三运,说:“你的意思是不是我可以走了?”

    “走吧,以后要好自为之!”

    胡兰花低头走出了办公室,在穿越走廊时,又折回来了,轻声对钱三运说:“刚才在闹事时,那个男人说要安排人给江中电视台经济生活频道《第一时间》栏目打电话,让电视台记者前来采访曝光。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人打电话给电视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