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
    ,!

    钱三运一惊,一旦电视台记者来采访曝光,那将会对奇石馆形成致命打击,此事非同小可,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全力阻止电视台记者前来采访。可是,记者采访是职责所在,钱三运当然不敢对记者采取关押措施,最可行的办法就是疏通关系,阻止电视台记者做负面报道。钱三运忽然想到了江曼雁和姜人杰,也许他们能打通电视台的关节。

    钱三运感到事关重大,一分钟也不能耽误了,便对胡兰花说:“谢谢你的提醒,我有事出去一下,你也回去吧。”

    钱三运刚准备出门,销售部副部长李娟娟就心急火燎地跑了过来,见到钱三运就大声说道:“钱老板,大事不好,电视台来了一男一女两名记者,男的是摄像,女的搞采访。现在,他们正在追着采访陈经理,问来问去还是刚才那几个顾客投诉反映的问题。”

    钱三运顿时就懵了,看来闹事者是经过精心策划的,先是购买低价石头,然后鸡蛋里挑骨头,趁机在展厅大吵大闹,影响广大顾客的判断力,并不失时机地请来电视台记者予以曝光。如果将这些与清晨在奇石馆门口泼粪、摆放花圈一事联系起来,可以初步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破坏奇石馆的顺利开张,他们的计划非常周密,步骤一环套着一环,环环相扣,不可谓不阴险毒辣。可是,这背后的主使者真的就是甄大福吗?

    记者来了,原本打算让江曼雁和姜人杰打通电视台关系不让记者过来采访的计划自然就落空了,钱三运只得硬着头皮下了楼。

    在李娟娟的指引下,钱三运很快就发现了江中电视台的一男一女两名记者,他们背对着他,男的肩扛摄像机,女的拿着话筒正在采访副经理兼销售部部长陈芃。平日口齿伶俐、思维敏捷的陈芃此刻却言语笨拙,含糊其辞地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题。钱三运忽然觉得那个女记者的背影很熟悉,很像自己的党校同学孙幼怡。可是,他又觉得不太可能,因为他知道孙幼怡在《江州日报》社工作,眼下的记者却是江中电视台的。

    陈芃瞥见了匆匆赶来的钱三运,就像见到了救星,连忙对女记者说:“我们老板来了,你采访他吧。”

    女记者下意识地回过头来,在她回头的一刹那,她惊呆了,奇石馆的老板不是别人,正是曾经非礼过她的党校同学钱三运。惊呆的不只是女记者孙幼怡,还有钱三运,在孙幼怡回眸的瞬间,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真的是孙幼怡!世界上怎么有这么巧合的事呢?

    “孙幼怡,怎么是你?”钱三运的心怦怦直跳,激动地叫道。

    孙幼怡的脸上掩饰不住突如其来的惊喜,她笑意盈盈地看着钱三运,俏皮地说:“钱三运,这句话应该我来问,我的本职工作就是记者,四处采访很正常呀,你不是说自己是家乡高山镇的政法委书记吗?怎么摇身一变成了江州奇石馆的老板?”

    “孙幼怡,此事说来话长,不然这样吧,此地人多嘴杂,我们到办公室慢慢聊吧。”

    陈芃见女记者和钱三运很熟悉,总算松了一口气。今天奇石馆开张,本来还算顺风顺水的,不料在上午十点左右,也就是在奇石馆人气最旺的时候,风云突变,先是来了几个闹事的顾客,不久又来了两个要曝光问题的记者,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她急得头都要炸了。

    “钱三运,这是我的同事孙伟。孙伟年龄比我长,又是我的本家,我呢,习惯就叫他伟哥。”孙幼怡介绍自己的搭档、男摄影师。

    钱三运主动和孙伟握了握手,微笑着说:“孙记者,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孙幼怡笑着对孙伟说:“伟哥,钱三运是我的同乡,也是我的党校同学,今天恰逢奇石馆开张,我们无论如何也要让他出点血,送我们一点纪念品什么的。”

    钱三运连声说:“好说,好说,这还不是小意思吗?这里的石头你尽管挑,而且我们为所有的来宾都准备了一份精美纪念品,到时候我送你们每人一份。”

    钱三运带着孙幼怡和孙伟上了楼,因为会议室里关着两个人,所以他直奔办公室。落座后,钱三运为二人各倒了一杯茶水,并随口问道:“孙幼怡,你怎么到电视台工作了?”

    孙幼怡扬起俊俏的脸,盯着钱三运看,“钱三运,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你以前不也是高山镇工作,现在又整出个什么奇石馆老板来了?”

    孙幼怡又说:“钱三运,有人举报奇石馆销售假冒伪劣的石头,有这么回事吗?”

    钱三运说:“孙幼怡,这番言论纯粹就是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故意抹黑我们的。不过,我明人不说暗话,我们奇石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石头都是原生态的正品石头,但也有一部分石头在采集、运输过程中出现了断裂,为了避免浪费,我们采取技术手段进行了修补,这部分的石头我们是作为残次品处理的,价格也很低廉。我们最大的失误就是没有明确注明这些是残次品,所以被某些居心叵测的人抓住了把柄,借机造谣诽谤我们。孙幼怡,我们的货源地就是在高山镇磬石山上,那里基本上还是一块未被开垦的处女地,各种奇形怪状的石头数不胜数,我们不会也没有必要作假的。”

    钱三运抿了一口茶水,接着说:“孙幼怡,你不知道,有人在暗中打击我们,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先是夜里在我们店面门前泼了许多粪便,摆放了几只花圈,还从劳务市场聘用临时人员来我们这里无理取闹,现在又打电话将你们请来了。他们一环套一环,手段阴险毒辣,实在是卑鄙小人的无耻行为,令我们无比愤慨!”

    孙幼怡和孙伟都惊讶得睁大眼睛,根本就没有想到事情竟然如此复杂。孙幼怡说:“钱三运,真的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依我看,你应该尽快化被动为主动,化不利因素为有利因素,尽量将负面影响降到最低。钱三运,你希望我们能做些什么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