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1章
    ,!

    钱三运说:“杨建,上午的危机算是告一段落了,但直到目前为止,对手是谁我们都没有搞清楚。上午闹事的两个人还被软禁在奇石馆三楼会议室。据我了解,那个中年男子不是组织者,也应该是知情人。要想查清是谁这么处心积虑的搞倒我们,现在最切实可行的方法就是撬开他们的嘴。”

    杨建咬牙切齿道:“我就不相信撬不开他们的嘴!我不日他娘,他不叫我爹!”

    钱三运提醒道:“杨建,如何撬开他们的嘴,又不触犯法律,可是一个两难问题,我们可不能乱来啊。”

    杨建说:“这个你放心,说起来我也是个混江湖的,这点火候我还是能够把握住的。”

    钱三运说:“对了,忘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上午共有三十八个单位采购了八十五块石头,成交额一百一十二万元。当然,单位采购这一块,姜主任功不可没。下一步,你就得辛苦了,按照订单要求,将这些石头送到采购单位。”

    杨建非常欣喜,说:“没问题。”

    钱三运说:“店面销售这一块,据我观察,也还是不错的,今天我们首战告捷。快到下午一点了,客人都在等着我们,我们走吧。晚上我们还在这个地方,搞个庆功宴,大伙儿好好地庆祝庆祝。”

    午宴时,钱三运特意和孙幼怡坐在了一起,聊些工作、生活方面的话题。钱三运简要说了一些自己的情况,问孙幼怡:“怎么从党报社跳槽到了电视台呢?”

    孙幼怡说:“你呀,就是打破砂锅问到底c吧,我告诉你吧,前几天我糊里糊涂犯了个错误,这个重大失误差点就断送了我的美好前程。”

    “重大失误?”钱三运一脸的惊讶。

    “是的,我们报社不是编辑、记者一肩挑吗?那次报社的一位新闻记者采写稿件时,误将某位来我省检查指导工作的大领导的名字写错了,将‘环’写成了‘坏’,作为值班编辑的我并没有发现过来。由于我平日工作一贯认真,从未出现过差错,后续审稿的编辑室主任、总编辑放松了警惕,都没有发现这个错字,结果就导致了这个重大失误的发生。后来,上级有关部门要求处理相关责任人,由于我是直接责任人,就被停职了,还有可能被开除。你不知道,那段时间,我有种世界末日来临时的感觉,精神都快要崩溃了。一旦被开除,我就什么都完了。好在那位大领导了解情况后,及时指示有关部门不要处理人,再加上我的男友刘向东四处活动关系,将我调到了江中电视台,此事就算过去了。”

    “原来如此啊。我觉得在电视台干记者比在报社更好,你这是因祸得福呢。”

    “这段时间没有心情,你上次委托我找省扶贫办主任王晓军的事,被我耽搁了,真的不好意思啊。我稍后就去联系,一有消息马上告诉你。”

    闹事的中年女子被单独带到办公室,杨建质问道:“我们无冤无仇,为什么要陷害我们?快说,是谁指使你来的?”

    “我,我……”中年女子支支吾吾大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杨建向保安部长张小飞使了个眼色,张小飞心领神会,脱掉上衣,露出一身腱子肉,一只胳膊上纹着一条张牙舞爪、面目狰狞的青龙,一只胳膊上纹着一头张开血盆大口、威猛无比的老虎,冷笑道:“别磨磨蹭蹭了!说还是不说?”

    中年女人低着头,一言不发。发怒的张小飞活脱脱像一头疯牛,眼睛猩红猩红的,看起来让人不寒而栗,咆哮道:“我看你是活腻了,竟敢在太岁爷头上动土!劝你还是识相点,将所了解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告诉我们,否则别怪我心狠手辣!”

    钱三运、杨建以及雷典、朱浩等齐刷刷地将愤怒的目光瞄向中年女子,在这种诚,心理素质再过硬也会心虚害怕的,更何况一个普通的弱女子,中年女子明显有些胆怯,战战兢兢地说:“是何,何林让我来的。”

    张小飞一声断喝:“何林是谁?”

    中年女子说:“就是现在在会议室的那个男子。”

    “你和他什么关系?”

    “我和他是,是……”

    “快说!”张小飞猛的一拍桌子,中年妇女吓得差点跳了起来。

    “我是他的情人。”中年妇女终于说出了实情,“他今天让我来奇石馆闹事,我就来了。”

    “快说说何林的个人情况,包括职业、家庭等情况!说得越详细越好!”

    “何林在大福珠宝行工作——”

    中年妇女的话刚说出口,钱三运和杨建都愣住了,大福珠宝行?这可是甄大福在江州开设的金银首饰连锁经营店,难道这一切真的是甄大福搞的鬼?

    “接着说!”张小飞厉声喝道。

    “何林的老婆在纺织厂工作,有个十三岁的儿子,叫何健,目前在市九中上学......”

    “那你的个人情况呢?比如丈夫、子女、职业等?”

    “我叫刘娜,在江州市拖拉机厂销售部工作,今天轮到我休假,所以就和何林过来了。丈夫名叫凡小健,在市锅炉厂工作,有个女儿叫凡芳芳,今年十五岁,在市十中读初三……”

    “你说的如果有半句假话,可别怪我不客气!”

    “我说的句句是真。”中年女子由于害怕,身子在微微颤抖。

    钱三运朝杨建挥挥手,杨建连忙凑到他的身边,钱三运说:“立刻打电话给市拖拉机厂销售部,核实一下她说的是真是假。”

    “不要,不要!”中年女子顿时慌了神,“你不会说出我和何林之间的关系吧?”

    钱三运哈哈大笑道:“你既然有胆量和何林私通,还怕被别人知道?杨建,先查查她说的是真是假,通奸这一事暂且就不提了。”

    杨建很快核实了刘娜所言不虚。张小飞得意地点了点头,脸上掠过一丝坏笑,说:“本来我们是想用黑道的那一套手段来对付你,比如斩断你的手指,挑断你的脚筋,但念你是个女人,所以我们改变了方式,决定用法律手段解决你的问题。你已经涉嫌寻衅滋事,是一种违法犯罪行为。雷典,现在就打电话给公安局的朋友,让他们过来将她抓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