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6章
    ,!

    稍微冷静之后,刘向东哈哈大笑道:“唐雨嫣啊唐雨嫣,你果然很有心机啊!但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想通过怀孕来威胁我,没门!”

    孙幼怡蹲在地上,一手捂着胸口,怒视着唐雨嫣,气愤地说:“唐雨嫣,我们无冤无仇,你为何要这样对我?”

    “哈哈哈,孙幼怡,听你说话的口吻,我是在设计陷害你?”唐雨嫣竟然哈哈大笑起来,“你和刘向东是男女朋友关系,这没错;但你们没有结婚,甚至没有订婚,我追求刘向东好像既不违法,也不违反公序良俗原则吧?说实话,当别人都说你们男才女貌,是天造地设的一双时,我心里很嫉妒。我在想啊,刘向东为什么就不能成为我的男朋友?在我略施小计后,刘向东果然就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今天请你来,就是想告诉你,刘向东已经被我高超的床技征服了——”

    唐雨嫣话音未落,刘向东“啪”的一声扇了她一个重重的耳光,唐雨嫣的脸顿时红得像猴子屁股。

    “你,你竟敢打我!”唐雨嫣的脸上掠过一丝冷笑,忽然,她使出九阴白骨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破了刘向东的脸。

    刘向东用力将唐雨嫣推到在地,忽然觉得脸上火烧火燎的痛,用手一摸脸,手上全是殷红的鲜血,气得嗷嗷怪叫:“臭婊子,竟然敢抓我!我今天要让你付出代价!”

    气急败坏的刘向东一把揪住唐雨嫣的头发,使劲地拽,并用脚狠狠地踢她,唐雨嫣拼命反抗,两个人扭打在了一起。

    刘向东毕竟是一文弱书生,并不擅长打斗,在唐雨嫣这个女人面前并不占优势。两个人伤痕累累,到最后,都有气无力了,打斗自动中止了。刘向东忽然注意到孙幼怡不见了,便发了疯的冲出了房间,大叫道:“幼怡!幼怡!”

    茫茫人海,哪能寻觅到孙幼怡的身影?刘向东掏出手机,拨打孙幼怡的电话,但拨通之后对方就挂掉了,再次拨过去,对方手机已经显示关机了。

    “幼怡,从你的叙述中,感觉刘向东并不是真的移情别恋,他只是一时糊涂,犯了男人都会犯的错误而已。每个人都有犯错的时候,特别是在男女情事上。刘向东不是圣贤,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在唐雨嫣的美色诱惑和精心设计的陷阱下,他几乎很难做到心如止水、刀枪不入的。”钱三运说的倒是不偏不倚的实在话,他爱慕孙幼怡,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他的脑海中甚至有过一刹那间的念头,就是希冀孙幼怡与刘向东彻底的一刀两断,他好有可乘之机;然而,这念头就像划落天空的流星,转瞬即逝。即使孙幼怡真的与刘向东分手了,他也不会娶孙幼怡的,当然,孙幼怡如果甘愿做他的情人,那是另当别论。他是个有情有义的男人,他曾经承诺过的,要一生一世对杨可欣好,他永远不会违背自己的承诺的。

    “三运,我心里很乱,很乱。记得曾经在一篇文章中看到这样一句话:有些感情是指甲,剪掉了还会重生,无关痛痒;而有些感情是牙齿,失去后永远有个疼痛的伤口无法弥补。我和刘向东的这段恋情就是牙齿,三四年的感情,哪能说割舍就能割舍呢?”

    “幼怡,其实当今社会很多人选择出轨并不是因为和恋人或爱人没有了感情,而是为了寻求情侣或夫妻生活之外的一种刺激。无论是情侣还是夫妻,时间相处久了,都会渐渐平淡的。这时候的出轨,就相当于给他(她)的生活注入了一支强心剂,他(她)的生活更有激情,如果他(她)的另一半发现了这个秘密,大吵大闹不是解决的办法,因为这样可能真的会毁掉彼此之间多年来培养的感情,甚至会将他(她)拱手送给别人;但如果心平气和地和他(她)谈一谈,他(她)自知心中有愧,很可能会悬崖勒马的。”

    “歪理邪说!按你的说法,难道出轨有理啊?”孙幼怡虽然口头上反驳了钱三运的观点,但事实上,她内心深处也许已经接受了他的观点。

    在钱三运东扯西拉瞎说一气后,孙幼怡的心情明显好多了。在她看来,刘向东虽然做了对不起她的事,但毕竟事出有因,是唐雨嫣诱惑他在先;再说,刘向东今天从头到尾都是站在她这一边的,甚至不惜与唐雨嫣拳脚相加。按照钱三运的说法,刘向东之所以出轨并不是因为不爱她了,而是寻求一种暂时的感官刺激,男人都是下半身说话的动物,在外面玩累了,自然而然会回来的。

    “幼怡,不要想这些不开心的事了!你刚才打电话给我时,我正在同一首歌ktv。今天奇石馆开业赢得开门红,大伙儿都想好好地乐一乐,谢谢你今天为我们奇石馆解了围,我很想邀请你也去歌厅好好地乐一乐。”

    孙幼怡摇了摇头,淡淡地说:“如果今天不出这档事,我想我会与大家在一起乐呵乐呵的。可是,我现在心情不好,不想与太多人搀和在一起,不想苦中作乐。”

    钱三运灵机一动,说:“幼怡,要不我们换另外一家歌厅?”

    “换另外一家?哪一家?”孙幼怡似乎有些心动。

    “去一家上规模的,要不,就去帝豪夜总会吧?”钱三运试探着问。

    “随你的便吧,说真的,三运,我答应陪你去帝豪夜总会,并不是我很想唱歌,而是我不想回去,不想看见他,至少是在今晚。”孙幼怡顿了顿,接着说,“我在打给你电话后,就将手机关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我一旦开机,就会收到无数条短信和未接电话提醒的。”

    江州市夜总会鳞次栉比,但上档次、背景深厚、服务项目齐全的夜总会只有两家,一家是甄大福开设的帝豪夜总会,另一家就是甄大福的死对头胡长发开设的后宫夜总会。钱三运上次在问讯何林时得知,甄大福和胡长发以前都是黑道成员,而且还是同一个帮会的,后来因为一个女人反目成仇。由于两个人的生意有冲突,又有积怨,所以两人的争斗也从来没有停歇过。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甄大福处心积虑地想置江州奇石馆于死地,三番五次地破坏其发展,钱三运早就憋了一肚子气,想瞅准机会反击甄大福,以出出心头的恶气。今天晚上,正好借唱歌的机会,来甄大福盘踞的老巢一探虚实,然后再见机决定最佳的反制措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