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9章
    ,!

    “真的很好!我感觉许美静的嗓音很像你!”平心而论,孙幼怡将这首歌演绎得非常到位,但说许美静像她,就纯粹是玩笑话了。

    孙幼怡扑哧一笑,说:“钱三运,你说话真够味!许美静像我?我有十分之一像她还差不多!”

    孙幼怡很温顺地坐在沙发上,钱三运也顺势坐在离她不远处,虽然他内心里很想紧挨在她的身边坐下,但仔细想想,觉得不妥,凡事欲速则不达,霸王硬上弓只会弄巧成拙。

    “三运,现在轮到你了,准备演唱什么曲目呢?”

    “我将自己最喜欢也最拿手的《月亮代表我的心》献给美丽的幼怡,认识你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事!”

    孙幼怡不是傻瓜,《月亮代表我的心》很显然是送给恋人的歌曲,此时钱三运将这首情歌献给她,意思不是明摆的吗?孙幼怡心中一阵阵激动,但表面上装作镇定自若的模样,笑着说:“好呀,现在我可要欣赏你美妙的歌喉了!”

    钱三运拿起话筒,深情演唱起来。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

    我爱你有几分

    我的情也真

    我的爱也真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

    我爱你有几分

    我的情不移

    我的爱不变

    月亮代表我的心

    轻轻的一个吻

    已经打动我的心

    ……

    此刻的孙幼怡,芳心已经大乱,那表情就像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接受心中的白马王子的求爱。她痴痴地望着钱三运,并不由自主地和着节奏鼓起掌来。

    就在这时,钱三运猛然俯下身子,对着孙幼怡的俏脸轻轻地吻了一下,犹如蜻蜓点水。孙幼怡又惊又喜,期期艾艾地说:“三,三运,你——”

    钱三运放下话筒,紧挨着孙幼怡坐下了,深情地说:“幼怡,你太美了,美得让我无法控制自己!我在见你的那一刹那起,就知道自己深深的爱上你了!”

    “三运,你既然爱我,那你会娶我吗?”

    钱三运没有想到孙幼怡竟然会提出这个要求,惊讶万分,吞吞吐吐地说:“可,可我有女朋友啦!”

    “叶公好龙!”孙幼怡用娇嫩如白葱般的手指头在钱三运的额头上轻戳了一下,似嗔似喜道,“三运,你就是个花心大萝卜!见一个爱一个,吃着碗里的,还望着锅里的!”

    钱三运被孙幼怡这么一揶揄,顿时脸红脖子粗的,辩解道,“幼怡,天地良心,我是真心喜欢你的!男人和女人不同,男人的感情就像就像一串红透了的葡萄,每一颗都很香甜,可以将自己的爱分成很多等分,可以同时爱上几个女人;而女人一旦爱上一个男人,她的世界里就很难容许别的男人插足。或者说,当一个女人全身心投入到一段感情中去的时候,那她的心是牢不可破的;但当一个男人全身心投入到一段感情中去的时候,却还是可以有间隙让另一个她有机可乘。”

    “三运,都成情感专家了啊!”孙幼怡微微一笑,说,“不过呢,任何事情都是相对的,没有绝对的。”

    钱三运一时捉摸不透孙幼怡话语的含义,难道她是在暗示女人也可以同时爱上几个男人吗?

    其实,在钱三运倾情演绎那首《月亮代表我的心》时,孙幼怡就已经芳心大乱了。她第一次见到钱三运,是在学苑大厦,那晚停电后她误闯入他的房间,并被他借机揩了油。依照她的性格,如果揩油的不是钱三运,而是一个寻常男子,她肯定会毫不犹豫地给他几个耳光的,然而,她不但没有这么做,还莫名的对这个阳光帅气却不失可爱的大男孩有了几分好感。在经历过党校入学考试以及去奇石馆采访与他的相处中,孙幼怡发现自己已经喜欢上他了,他不仅长得帅,而且有魄力、有能力,敢作敢为,敢于担当,心地也不坏。当然,她知道,她仅仅是喜欢他而已,是不太可能爱上他的,退一步说,就是爱上他,也不会有结果的,因为她已经有男友了。男友刘向东虽然长得并不帅,但温文儒雅,满腹经纶,家世也很显赫,父亲是省委宣传部的处长,听说下一步还要被提拔为副部长,母亲是一家国企的副总,能融入这样的家庭,无疑是一个从小在农村长大的女孩理想的归宿。当然,这些都不是主要的,主要是她和他感情太深了。然而,当发现刘向东背着自己和唐雨嫣鬼混时,她的心碎了。

    “三运,我是开玩笑的,我怎么会让你娶我呢?不过呢,我并不讨厌你,可以说,还有那么一点喜欢吧。”孙幼怡忽然变得羞涩起来,低着头,一张俏脸红霞扑面,声音小得像蚊子哼。这一刻,她就像一个纯情少女,而钱三运就是她生命中的真命天子。只是,她说得很含蓄,说自己“有那么一点喜欢”他,这也许是出于女孩子本能的娇羞吧。

    钱三运听孙幼怡这么一说,顿时宽心了很多。他唱歌时出其不意地轻吻孙幼怡时,并不是一时的冲动,而是察言观色后采取的明智行动。或者说,他蜻蜓点水式的一吻,是试探孙幼怡的态度,如果她没有强烈反应,他就得寸进尺;如果她明确表示反对,他就适可而止,做到发乎情,止乎礼。令他欣慰的是,孙幼怡不仅没有表示反对,而且还说喜欢他,虽然说得比较含蓄。

    饱暖思淫欲,字面意思是说,食饱衣暖之时,则生淫欲之心。在这样一个惬意的环境,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除非是圣人,否则都免不了想入非非的。钱三运当然不是圣人,所以此刻他身上的欲火在熊熊燃烧,全身燥热无比。

    此刻的孙幼怡,忽然有一种奇怪的想法,就是想狠狠地报复男友刘向东。最好的报复莫过于自己也背叛他一次。这样一来,他们两人就扯平了,她也许会原谅他的。

    钱三运忽然冲动地用双手托住孙幼怡的俏脸,开始吻她。孙幼怡没有拒绝,并尽力迎合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