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4章
    ,!

    钱三运笑道:“王亚男,别的女孩说不会喝酒我相信,你说你不会喝酒,我就不相信了,你是公认的女汉子,哪有女汉子不能喝酒的呢?今晚每个人都要喝酒,如果实在不会喝,可以找人代喝。”

    王亚男说:“钱老板,我找你代喝可以吗?”

    钱三运说:“那可不行,你开了一个不好的头,如果大伙儿都让我代酒,我还吃得消吗?”

    钱三运扫视了一眼众人,大声问道:“有没有人替王亚男代酒的?”

    钱三运话音刚落,左东流抢着说:“我愿意!”

    钱三运哈哈大笑道:“好一个英雄救美呀!”

    王亚男不以为然地说:“哼,我就不信,我王亚男还要别人代酒h,别人喝多少,我就喝多少,大不了一醉方休!”

    左东流有些尴尬,静静地坐在餐桌旁不言不语了。钱三运故意打趣道:“好你个王亚男,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呀,有人为你代酒你却不领情,你再看看坐在你身边的女孩,有哪个会挺身而出为她们代酒?”

    “有人愿意为李娟娟代酒吗?”钱三运故意大声道。

    没有人应声,钱三运又道:“有人愿意为黄玉代酒吗?”

    还是没有人应声,钱三运又接连点了几个女孩的名字,还是没有人应声。其实,这一切早在钱三运的意料之中,奇石馆的男人并不多,除了钱三运杨建外,就是心智不全的长龙和香芹婶子的哑巴儿子,还有张小飞等几个保安,而这几个保安要么有女朋友了,要么不好意思出声。

    晚上的菜肴很丰富,香芹婶子的厨艺很好,一点不亚于大饭店的厨师,每道菜色香味俱全,让人食欲大振。当人们埋头吃菜时,王亚男忽然举起杯敬左东流,她大大方方地看着略带羞涩之情的左东流,说:“虽然我今晚不需要你代酒,但我还是感谢你!”

    钱三运鼓起掌来,其他人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也跟着鼓起掌来,这下可让平日里大大咧咧的王亚男措手不及,她的脸倏地红了,说:“你们为什么鼓掌呀?”

    钱三运道:“王亚男,你今年多大了?”

    “二十一岁了。”

    “谈男朋友了吗?”

    “还没有呢。”

    “王亚男,你虽然自诩为女汉子,可女汉子也是女人,总不能不谈对象吧?”

    “现在的男人都喜欢温柔可爱的小女孩,哪有人喜欢我这样的假小子呀?”王亚男低下头,脸上现出平日里难得一见的娇羞。

    钱三运转而问左东流,“左东流,你今年多大了?”

    左东流心里有些纳闷,刚刚在办公室钱三运已经问了他的年龄了,怎么现在又要问呢,但还是轻声应了一声:“二十六。”

    钱三运朗声道:“女小一,住京师;女小二,生宝儿;女小三,男当官;女小四,好脾气;女小五,人楚楚。王亚男,我觉得你应该找一个比你大五岁的男孩,女小五,人楚楚,女孩子楚楚动人才更有女人味嘛。”

    王亚男顿时明白了钱三运话语中的意思,故意装作什么也不懂的神色,娇声道:“钱老板,你这说的是哪里对哪里呀?”

    坐在餐桌一边的张玉珊和韩冬雪在窃窃私语:“钱老板看样子是想撮合亚男和左东流呢,我看他们还真的蛮般配的。”

    钱三运故意朝她们轻轻“嘘”了一声,小声道:“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几天后,孙幼怡给钱三运发来了一条短信:“三运,我下午去北京参加一个为期三个月的电视主持人培训班。你上次说的让我帮你联系省扶贫办主任王晓军的事,我已经和我的那位朋友联系了,她说负责帮你引荐,稍后我会发给你她的联系方式。”

    钱三运虽然知道自己和孙幼怡只是一夜夫妻,但心里还是无比的失落和感伤,犹豫半天终于敲打出一条短信:幼怡,我舍不得你走,但在点击发送时还是取消了,又重新编辑了一条:幼怡,我下午送你,好吗?

    孙幼怡:谢谢你,三运,下午刘向东送我。

    钱三运:幼怡,你和刘向东破镜重圆,祝福你们。

    孙幼怡:破镜虽然重圆,可是那道裂痕也许永远也无法修补了。我这次主动要求到北京学习,就是想让自己和刘向东都能冷静下来。哎,不说了,我得收拾行装了。

    钱三运:幼怡,祝你一路顺风!

    孙幼怡随后又发来一条短信。令钱三运惊诧不已的是,孙幼怡的那位能帮助他联系上省扶贫办主任王晓军的朋友竟然是省委党校教师操思丽!如果早知道操思丽和王晓军是亲戚关系,他就不用转弯抹角找孙幼怡了。上次听孙幼怡说,操思丽好像是王晓军的侄女,现在官场上很多官员的所谓“干女儿”、“侄女”、“外甥女”其实就是自己的情人,就像江州市经贸委主任姜人杰的“亲戚”陈芃,真实身份其实是姜人杰的情人。这王晓军和操思丽,真的是亲戚关系吗?

    钱三运随后拨通了操思丽的电话。操思丽也很惊讶,当初孙幼怡说有人想通过她见王晓军时,她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但绝没有想到这人就是自己的学生钱三运!操思丽当即表示,会尽快安排钱三运与王晓军见面的。钱三运自然欣喜不已,并从侧面打听王晓军的爱好。人都有情趣爱好,领导自然也不例外。厦门远华特大走私案主犯赖昌星有句“名言”:“不怕领导讲原则,就怕领导没爱好。”领导的爱好五花八门,有的喜欢奇花异草,有的喜欢桑拿按摩,有的喜欢古玩字画,有的喜欢赌博嫖娼,如果投其所好,就很容易攻破城堡。

    操思丽想了想,说王晓军最大的爱好就是创作诗歌,特别是喜欢听人在他面前朗诵他创作的诗歌。操思丽还告诉钱三运,王晓军这些年共出版了七本诗集:《心音集》、《心底的烛光》、《大河缘》、《天命集》、《绿色的呼唤》、《风之歌》和《大地情怀》,各大新华书店均有销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