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5章
    ,!

    挂断电话后,钱三运马不停蹄地赶到附近的书店,买到了七本诗集中的其中四本。现代人喜欢诗歌的并不多,更别说一些领导的附庸文雅之作了。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一些贫困潦倒但热爱文学的男青年仅靠一两首诗歌就能赢得女孩芳心,抱得美人归,这在现代人看来无异于天方夜谭,然而,在那个物质极度匮乏、文娱生活极为贫乏的年代,却是不争的事实。

    钱三运一回到奇石馆办公室,就迫不及待地翻看王晓军的诗集。

    “权系民心聚/姓公不姓私/本为双刃剑/伤人亦伤己/身为民之仆/必当明斯理/利为民所谋/权用民所需。”《权力吟》

    “远看泰山黑糊糊,上头细来下头粗。若把泰山倒过来,下头细来上头粗。”《游泰山》

    “忽见天上一火镰,好像玉皇要抽烟。如果玉皇不抽烟,为何又是一火镰?”《天上闪电》

    “翡翠湖 湖面大/翡翠湖里有荷花/荷花上面有青蛙/青蛙叫 咕儿呱/咕儿呱 咕儿呱/一戳一蹦达。 ”《翡翠湖》

    “好个蓬莱阁,真的很不错。神仙能到的,俺也坐一坐。靠窗摆下酒,对海唱高歌。来来猜几拳,舅子怕喝多。”《游蓬莱阁》

    实事求是地说,就艺术品位而言,王晓军的“诗”根本沾不上诗歌的边儿,顶多算打油诗、顺口溜。然而,就这样的诗竟然堂而皇之地登上了国家级文学报刊,并结集出版,且引得无数文人竞折腰。

    在诗集的序言里,有所谓的业内人士评价:“这是离生活最近的诗,这是最具真情的诗。因为有真情,所有的文字才具有感人的力量,才会让人产生共鸣,读之或流泪,或拍案,或会心一笑。” 还有人评:“很久没有被这样一种激情、真情和深情感动了。读完我的好朋友、诗人王晓军先生的新著《大地情怀》,确实使我惊诧不已。他诗歌中明晰的思想、高尚的格调、深邃的意境,灵魂深处涌动的浪潮,乃至一种豪迈的精神,对大地的情怀,强烈地震憾了我……”

    虽然只是些打油诗、顺口溜,但钱三运还得从头到尾看一遍,并且至少得背上几首,好在这些顺口溜很好记忆,钱三运用时不多,已经会背十来首了。

    这时候,操思丽给钱三运打来了电话。她告诉钱三运,已经和王晓军联系过了,王晓军今天晚上有空。操思丽建议,晚上去茶馆边饮茶边谈诗歌。

    下午,左东流和王亚男向钱三运汇报情况。

    左东流说:“钱老板,这几天我通过多种方式掌握了一些情况,特别是昨天晚上我在帝豪夜总会还意外遇到了我的一位战友,他目前在帝豪夜总会干保安,也通过他侧面了解了一些情况:一是甄大福在江州有多处房产,其中在大青山脚下还有一栋别墅,他前不久包养了一个情人,几乎每个晚上都要去情人那里过夜;二是上次被甄大福抓住的几个闹事者已经被放出来了,听我的战友说,那几个人都挨揍了,估计胡长发不会坐视不管的;三是胡长发上大学的女儿半年前突然离奇失踪了,胡长发多方寻找,却一无所获,他怀疑此事是甄大福干的,但苦于没有直接证据。今天我的任务就是摸清甄大福的情人住在哪个小区。此外,还要探听胡长发那边有什么动静,一有最新情况,立刻向你汇报。”

    钱三运频频点头,说:“左东流,你是侦察兵出身,是经过大风大浪考验的,你办事我很放心。我只提醒你一点,千万不可让甄大福察觉,我们将要对他采取行动。甄大福是老江湖了,又是从黑道发家的,黑道上的人大都讲究哥们义气,对手下人也经常施以小恩休,借以笼络人心,肯定有一些人是对他忠心耿耿的。”

    “钱老板,你放心好了,我的那位战友是我的铁哥们,当时在部队,我们好得穿同一条裤子。不过,即使这样,我都没有说出我的意图,毕竟各为其主嘛。这些情况,我都是在闲聊的时候通过旁敲侧击的方式获得的,他不会怀疑的。”

    钱三运微微一笑,转而问沉默不语的王亚男:“亚男,你有什么要补充的?”

    “我是以左东流情侣的身份出现的,我怕时间长了,别人都误认为我是他的女朋友了。”王亚男脸一红,此刻的她不像个假小子,而是一个温柔羞涩的小女生。

    钱三运哈哈大笑道:“亚男,左东流可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而你一直自诩为女汉子,我觉得你们应该有共同语言的,你可不要告诉我,你喜欢那种奶油小生!”

    “我才不会喜欢奶油小生呢。”王亚男低声说道。

    “左东流,你的自身素质是没得说的。”钱三运转而又将目光瞄向了局促不安的左东流,“但是,在男女之情上你也应该拿出男子汉的魄力和勇气。一个女人,哪怕她的心肠坚硬似铁,男人的温情都会让她的心肠变软,更何况还是一个外表豪放,内心火热的小姑娘!”

    “钱老板,你是在说我吗?”王亚男扬起脸来,一脸认真地问钱三运。

    “哈哈,我走了,晚上还有重要活动,希望你们继续密切配合,圆满完成前期摸底任务。”钱三运干笑了几声,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江州紫云轩茶馆是江州历史较为悠久的茶馆之一。茶楼的茶客大厅颇具南洋风格,郁郁葱葱的热带植物环抱四周,精美典雅的茶具和紫云藤编织的桌椅摆放在其间,轻柔舒缓的钢琴曲在耳畔若隐若现。推门入内,迎面的小院里种满了草木花卉,还有各得其所的金鱼、鹦鹉在那里悠然自得,颇有鸟语花香的意境,透露出主人别样情趣。这里的各色菜肴、甜品、饮料里都有来自世界各地的茶叶,这种中西合璧自创茶餐实在叫人意想不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