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6章
    ,!

    王晓军五十来岁,看起来温文尔雅,不像是当大官的,倒像是学者。也许是看在操思丽的面子上,王晓军看起来并不像孙幼怡所描述的那样冷酷高傲、不近人情,而是笑容可掬、平易近人。钱三运本来心里还有些紧张,但见王晓军就像颇有风度的长者,心情顿时轻松了很多。三人落座之后,钱三运不失时机地将话题引向了诗歌。他装作一副很虔诚的模样,自称在很久以前就有幸读过王晓军的诗作,便深深地爱上了那质朴的文字。

    “小钱,你说你很久以前就读过王主任的诗作,那你谈谈你的读后感,怎样?”操思丽笑意盈盈地看着钱三运。

    钱三运做足了功课,心中有数,便不紧不慢地说:“王主任的诗乍看似乎很土、很俗,但土中含金,其泥土气息,闻之清新,得之有益;俗中显雅,其大实话、俏皮话、心里话,引人向上向善。诗又很顺,人民易听、易唱、好懂......”

    钱三运的马屁拍得好,王晓军很受用,不停地轻轻点头,微笑不语。人人都喜欢拍马屁,这是一门艺术,当然,有人管这个叫“赞美”。赞美的艺术,说到底就是如何拍好马屁。溜须拍马也是一门学问,拍马屁的最高境界是被拍者甘之如饴,周围人点头称道;最低境界则是被拍者如坐针毡,周围人怒目相向。包拯要选一名师爷,他问应试者:“我长相如何?”有人夸他眼如明星,有人夸他眉似弯月,更有甚者夸他白里透红,气得包拯将他们一个个赶走。最后一个应试者回答:“大人虽相貌一般,但心如明镜,忠君爱国,天下谁不知道包青天的美名?”这才说到包拯的心坎里。当然,不是所有的人都像这名师爷一样拍马屁拍得含蓄,有的人就很露骨,古代就有一篇臣子歌颂君主放屁的奇文《屁颂》:“高耸金臀,宏宣宝气。依硝丝竹之音,仿佛乎兰麝之味。臣值下风,不胜麝香之至。”

    “王主任,我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接触你的诗作的,那是在前年,我在江州新华书店的江中籍诗人作家专柜前,信手拈来一本你的《天命集》,顿时就被诗集质朴的语言深深打动了。你的诗无论是即景生情,还是友朋酬答,无论是对酒当歌,还是遐思畅想,都倾吐了热爱生活的深挚感情。你的很多诗作我都是耳熟能详的,比如那首《权力吟》。”钱三运说得头头是道,并不失时机地将这首《权力吟》一字不落地背诵下来,“权系民心聚/姓公不姓私/本为双刃剑/伤人亦伤己/身为民之仆/必当明斯理/利为民所谋/权用民所需。写得多好啊,将我党干部大公无私、热爱人民的优秀品质刻画得淋漓尽致。”

    “小钱,可以看出你对王主任的诗歌是非常热爱的。除了这首《权力吟》外,你还喜欢哪些诗歌?”操思丽见缝插针地说。

    王晓军面带微笑,凝神看着钱三运。钱三运不慌不忙地说:“王主任的很多写景抒情诗我也很喜欢,比如有一首《翡翠湖》:翡翠湖 湖面大/翡翠湖里有荷花/荷花上面有青蛙/青蛙叫 咕儿呱/咕儿呱 咕儿呱/一戳一蹦达 。这首诗作描绘了一幅多么美丽的图画啊,广阔的翡翠湖湖面上,盛开着朵朵荷花,一些调皮的青蛙坐在荷叶上欢快地唱歌,诗人看在眼里,喜在心上,他弯下腰,轻轻用手触碰青蛙,不明就里的青蛙蹦蹦跳跳地逃走了。只三两句,一幅动中有静,静中有动的美丽画面跃然纸上,语言虽然质朴,但用语之娴熟、语言之俏皮远胜于那些所谓的著名诗人。”

    钱三运又接连背诵了王晓军的几首诗作,然后话锋一转,说:“王主任,我的老家在青山县高山镇,听说你曾经在一个叫桃花村的地方插过队,与那里的人民结下了深厚的感情。可以说,桃花村是你的第二故乡,希望你能回去走一走,看一看。”

    也许是钱三运转换话题火候把握不够,也许是王晓军对桃花村心存芥蒂,钱三运话音未落,王晓军的脸色已经变了,笑容消失殆尽,脸上阴云密布。钱三运心中大惊,一时竟然不知道说什么是好,只得将求助的目光转向操思丽。

    在未见王晓军之前,钱三运已经很坦诚地和操思丽说了自己想见王晓军的真实用意。且不说钱三运见王晓军是为了家乡的百姓,就是为了一己之私,操思丽也会尽力而为帮助这个长得帅气、又很优秀的学生的。她于是说:“小钱,今天我们在茶馆,边品茶边谈诗,其他话题我们一概不谈。当然啦,我们也可以说说一些荤段子助助兴、活跃活跃气氛。”

    荤段子?钱三运又是一惊,是这个妩媚妖娆的省委党校教师喜欢说荤段子,还是王晓军喜欢听荤段子,她故意投其所好?

    操思丽似乎读懂了钱三运的心思,笑着说:“小钱,大俗即大雅,‘大’是一种极致。 到极致的‘俗’有两种:极恶的俗,为恶俗,是一种充满世俗气息的俗,追求地位、虚荣,让闪闪发光的珠宝堆满全身、让金钱的味道占领灵魂,这便为恶俗;而世间另有一种极善的俗,不刻意追求所谓的‘高雅’,也不刻意避免被人视作‘世俗’,只是顺其自然、心融于天,率性而为却不放耸,心法自然而无人为。这样的人、这样的行为十分普通,普通到看起来‘俗’的地步,但又因其自然和谐而十分特殊,以至有‘雅’的味道,是为‘大俗大雅’也!”

    “操老师,说得好!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操思丽一席话,令钱三运惊叹不已,大俗和大雅,看似两个遥不可及的话题,竟然被她巧妙地串联到了一起,而道理又是那么浅显易懂。操思丽虽然打扮得妩媚妖娆,但并不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肚子里还是有些墨水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