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9章
    ,!

    “钱老板,我现在就在银杏苑小区蹲守,那个女人刚刚喝得醉醺醺的回来了,而且是一个人,我觉得你可以考虑去会会她。”

    左东流这么随意的一说,钱三运为之心动,说:“好的,左东流,你帮我看好,我随后就到。对了,你不是说甄大福经常过来会她吗?如果甄大福来了,一定要及时告诉我。”

    “好的,没问题。”左东流不愧是侦察兵出身,不但打探消息特准特快,而且对于跟踪蹲守这一套也非常在行。

    钱三运打的到银杏苑小区后,与左东流见了面。左东流说:“钱老板,到目前为止,我敢确定302室只有那女人一人在,这可是个大好机会啊。你尽快上去吧,我负责在楼下看守,一有什么情况,立刻向你汇报。”

    钱三运整理好衣装,挺直了胸膛,长长地吸了一口气,他心里的确有些紧张,不知道那女人究竟是不是夏月婵,如果是,她会不会还记得他?他走到302室门口,轻轻地叩了几下门,屋里没有任何动静。难道她睡了?钱三运加重了力度,里面传来一个女人有气无力的声音:“谁呀?”

    因为和夏月婵只是一夜缠绵,又时隔近一年时间,所以钱三运并不能从女人说话的声音中判断出她究竟是不是夏月婵。

    “甄大福!”钱三运捏着鼻子,学着甄大福的口音说了一句。

    “你不是说今晚不来我这里了吗?”也许是醉酒的缘故,那女人并没有听出“甄大福”的声音有些异样。

    “想你嘛。”反正是死马当做活马医,钱三运斗胆说道。

    房门被打开了,房间里黑漆漆的,连灯也没有开。钱三运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酒香,看来这女人今晚的确喝酒了酒。忽然,女人柔软的身体一下子就扑到钱三运的怀里。

    钱三运措手不及,一下子地搂住了怀中的软玉温香,那种柔软芳香的感觉让他如痴如醉。女人如小鸟依人般依偎在“甄大福”的怀里,并撒娇道:“大福,我想你啦。”

    钱三运很想坦白:我不是甄大福,可是,又不敢说。如果这女人不是夏月婵,当发现他不是甄大福,而是一个陌生的男子时,不吓得惨叫才怪!可是,如果继续装下去,迟早还是要露馅的。

    “我,我……”钱三运左右为难,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不料那女人媚笑道:“大福,今天怎么啦?一点也不主动!快抱我上床啊。”

    奶奶的,你以为我不敢呀?女人身上的香水味夹杂着酒味强烈刺激着钱三运的神经,他精虫上脑,一不做二不休,一手抱住女人的肩部,一手托着女人柔软的屁股,摸索着将女人抱到了床上。

    女人滚热的唇吻住了钱三运的唇,她的手情不自禁地向他的裆部摸去,并发出了啊的一声惊叫。

    “我,我不——”钱三运本来是想说,我不是甄大福,但还没说完,女人就将火热的、带有酒气的樱唇堵住了他的嘴。钱三运忽然清醒了,猛的将女人推到一边,他真的不想因为一时的冲动而酿成大错。

    “你,你怎么了?”女人惊讶地问道。

    “我不是甄大福!”钱三运语气坚定地说。

    “啊!”女人大声尖叫了起来,那神情就像是在黑夜里看到鬼一样。她随手打开了床头灯,房间内顿时灯火通明。

    “是你?”二人几乎异口同声道。

    “夏月婵,你怎么会在这里?”钱三运心中大喜,这女人真的就是魂牵梦萦的夏月婵!更令他兴奋不已的是,夏月婵还记得他!

    “一言难尽啊。”夏月婵一屁股坐在床上,凝神望着钱三运。夏月婵性感妖娆,要脸蛋有脸蛋,有身段有身段,丰乳肥臀,细腰却盈盈一握。她的脸蛋是那种很好看的鹅蛋脸,由于激动、害羞和酒精的作用,脸蛋红扑扑的。

    原来,去年夏月婵和钱三运一夜缠绵后,便不辞而别,回到了家乡,照料生病的妈妈。然而,她的妈妈病情突然加重,没有多久就去世了。夏月婵的父亲去世得早,是她的妈妈将她和妹妹拉扯大的。妈妈去世后,妹妹就成了这个世上最亲的人了。为了挣钱供妹妹读大学,夏月婵又来到了江州,在一家酒吧当驻唱歌手。夏月婵之所以再次选择来到江州这个让她既爱又痛的地方,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希望自己能够再见到那个让她难忘的男人——钱三运。然而,由于夏月婵掌握到的有关钱三运的线索很有限,她甚至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和手机号码,她也曾试图寻找过,但一无所获。心灰意冷之时,一个偶然的机会,夏月婵认识了江州大老板甄大福。甄大福在见到夏月婵的那一刻,就被这个性感妩媚的女人迷住了,他对夏月婵软缠硬泡。感情正处于空窗期的夏月婵渐渐被财大气粗又很讲哥们义气的甄大福吸引住了,最终成为他的情人。

    正在这时,夏月婵的手机响了,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小声嘀咕道:“是甄大福打来的!”

    夏月婵挥手示意钱三运不要出声,她接听了电话,说话很不连贯,就像是一个处于醉酒状态的人,只是钱三运知道,她这是装出来的,“喂,大福,你……你在……在哪里呀?我……我今晚酒……酒喝多了!”

    由于夏月婵的手机处于免提状态,所以她和甄大福的通话钱三运听得很清楚。甄大福说:“我今天晚上接待一批客商,晚上也喝了不少酒。婵婵,我好想日你,现在就过来呀!”

    “我……我不在你的房子里,我在我好姐妹这里呢。”夏月婵撒谎道。

    “那正好呀,我们一起来个双飞!”

    “滚蛋!我头痛,睡觉了!”夏月婵要挂电话了。

    “我涨得难受,你晚上帮我消消火吧!”甄大福的语气近乎于哀求。

    “不行!”夏月婵斩钉截铁地说:“你来了也没有用,我大姨妈来了!”

    “昨天你不是说大姨妈过几天才来吗?你的大姨妈难道每周来一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