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1章
    ,!

    “夏月婵,难得你现在大彻大悟了!你跟着我,我不能保证你大富大贵,但是我会真心对你的。而且,我不限制你的人身自由,你可以谈恋爱,可以干任何想做的事,将来等我的产业做大了,我会想方设法将你包装成为一个女明星的。”

    “真的呀?”夏月婵眼睛一亮,“钱三运,你不知道,成为明星是我多年来的梦想,但是,我知道,某个人之所以成为明星,归根结底不是因为她杰出的文艺天赋,而是因为她有坚强的靠山,是她的靠山用巨大的财力和无所不能的关系网捧红她的!”

    钱三运哈哈大笑道:“夏月婵,我还以为你真的大彻大悟了!不过这也不能怪你,一个人活在世间,不可能做到不食人间烟火的。夏月婵,我想让你为我做一件事,可以吗?”

    “什么事?只要不让我杀人放火,都行!”

    “怎么可能让你杀人放火呢?我让你暂时还和甄大福保持关系,但是,你的身体虽然是他的,但心是向着我的,套用一句典故来说,就是身在曹营心在汉。”

    “我好像懂了,你是希望我做卧底啊。”夏月婵眨巴着眼睛,望着钱三运。

    “夏月婵,我直说了吧,甄大福是我生意上的竞争对手,三番五次对我的奇石馆使坏,我必须要给他点颜色看看。”

    “想不到你这么狠毒呀!”夏月婵咋了咋舌头。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夏月婵,你会不会将我的想法告诉甄大福吧?”

    “我说钱三运,你怎么这样说话呢?我是那种人吗?再说了,我现在是你的人了!”

    钱三运嘿嘿笑道:“你真的是我的人吗?”

    夏月婵猛的抱住了钱三运,说:“你这个狼心狗肺的家伙,去年我就是你的人了c啦,现在你什么也不要说,等我再一次成为你的女人后,你再分配给我具体任务!”

    两个人合二为一后,钱三运自豪地问:“月婵,是我厉害还是甄大福厉害?”

    “你们这些男人啦,都是一个德行!澡堂里和别人比大小,在床上和别人比功夫!不过呢,我实话实说,甄大福是小巫,你的是大巫,他和你比,是小巫见大巫了!”

    大千世界,不同物种之间的差异是很大的,甚至同一物种不同个体之间的差异也是巨大的。比如身高,中国的鲍喜顺身高2.36米,是世界上自然生长情况下依然健在的最高的人;但有的人身高不足一米,如记入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的印度人古尔.穆罕默德以55.88厘米的身高成为世界上最矮的人。比如胸部,夏月婵胸器逼人,而有的女人的胸部就是平坦的飞机场,恐怕失联的马航mh370航班若有幸飞回来时都能平稳降落。

    格雷戈里是俄国的一位传奇人物,他在俄国罗马诺夫沙皇时期以其神秘性能力和性生活放荡而著称,他情人无数,他的超常能力甚至赢得了皇后亚历山德拉的好感,格雷戈里曾与皇后整日狂欢作乐、随心所欲。他后来被处决,俄传奇人物28.5厘米男根展出。原来,他之所以吸引诸多女子,甚至是皇家贵族也被他迷惑,并不单凭他迷人的眼睛,令女性发狂的而是他的男根。该博物馆展示出的这个男根长达28.5厘米,直径13厘米,重达2.89公斤浸泡在一个装有防腐溶液的高玻璃器皿中,这件展示品成为该博物馆的一个最大亮点,许多参观者都争相目睹这件出奇的男根,他们认为看看这样雄壮的男根,将有助于增强自信心,提高自己生殖能力。(读者可以百度:格里高利?叶菲莫维奇?拉斯普京,真人真事,还有照片呢。)

    钱三运勇猛异常,狂风兼着暴雨,夏月婵全身上下的骨头仿佛都酥软了。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噼里啪啦的撞击声、吱吱呀呀的大床的晃动声、嗯啊呀哇的呻吟声混合成一首独特的交响曲。

    激情之后,两人深情相拥,宛如一对久别重逢的恋人。

    “对了,三运,你不是让我发现甄大福涉嫌违法犯罪的线索吗?我告诉你一件事啊,前天甄大福带我去了他的别墅,可能是喝多了酒,他从地下室里打开一个保险柜,你猜猜看,保险柜里有什么?”

    “是不是黄金珠宝?”

    “算了,我知道你是猜不出来的,直接告诉你吧。甄大福这个人细思极恐,掌握了很多官员见不得光的东西。这样说吧,他有向各级官员行贿的证据材料,最重要的是,有些官员去他的夜总会免费**,他安装摄像头偷拍下了他们欢爱时的视频。这些证据都被锁在他地下室的保险柜里,用甄大福的话说,他掌握了这些证据,就相当于抓住了官员们的小辫子,一旦官员们不为他办事,他就以此相威胁。”

    “这些官员都是什么级别呢?”钱三运心中为之一动,如果自己掌握了这些视频,那么,那些官员的把柄就在他手中了,就像他握住了胡业山和江志强的把柄一样。

    “三运,这我就不知道了。在我眼里,官员们都是一丘之貉,表面上道貌岸然,暗地里男盗女娼!”

    “月婵,你说话太极端了!”钱三运哈哈大笑道,“诚然,有的官员道德败坏,贪污腐化,但大多数官员还是好的,比如我吧。”

    夏月婵笑得花枝乱颤,用白葱般的手指轻轻捣了一下钱三运的鼻梁,道:“你是一个好官,我怎么没有看出来呢?”

    钱三运用两只手指轻轻揉捏夏月婵胸部的紫葡萄,坏笑道:“说我不是好官,是吧?那我就做一回变态的坏官,信不信我将它吃了!”

    “三运,你弄疼我了。”夏月婵撅着嘴,那模样就像是一个娇羞的少女,“对了,三运,甄大福的地下室保险柜里除了有很多不利于官员的证据外,还有枪支。”

    “啊?枪支?中国不同于美国,个人是不能私藏枪支的呀!”钱三运大惊。

    “我说钱三运,法律不让持有枪支,人家就严格按照法律的规定做呀?法律不是说贪污受贿、强奸抢劫有罪吗?但不照样有很多官员贪污受贿、很多坏人强奸抢劫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