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3章
    ,!

    偷东西一事非同小可,必须由最亲近的人参加,钱三运想来想去,决定由左东流和杨建参加。左东流当年在部队里是侦察兵,人很机警,功夫了得,具有丰富的实战经验,又对自己忠心耿耿,而杨建是自己的准小舅子,脑瓜灵活,又会点三脚猫的功夫。在行动之前,钱三运还针对可能发生的各种情况做了做了详尽的预案。

    夜深人静,钱三运等三人戴着面罩,如同幽灵般潜入了甄大福的别墅。借助手电筒的光亮,他们利用偷配的钥匙悄悄打开了别墅的大门。甄大福的父母亲住在楼上,由于年龄大,又是深夜,他们早就进入了梦乡。钱三运让左东流守候在甄大福的父母亲门前,万一被他们发现了,就将他们捆绑起来,不给他们报警的机会,当然,钱三运一再嘱咐左东流不要伤及无辜。

    钱三运和杨建借助手电筒的灯光,经楼梯下了地下室,由于是深夜,屋里发出的一点动静都能听得很清楚。钱三运好像听到了若有若无的鼾声。

    钱三运对杨建耳语:“杨建,你听,好像有人在打鼾,难道地下室里还有人在看守?”

    杨建侧耳倾听,果真如此,轻声说:“好像是的,感觉这声音是从地下传来的,难道这地下室下面还有地下室?”

    “杨建,我们先将我们需要的东西搞到手再说,即使有人看守,我们也不怕。”钱三运功夫都非常了得,即使真的有人看守,他也有绝对的信心制服他们,并且能够做到全身而退。不过,有个成语叫做贼心虚,钱三运心里或多或少有些忐忑的,毕竟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偷过东西。幸好楼上没有什么动静,左东流干侦察兵多年,对付年迈体弱的甄大福父母亲应该不在话下的。

    保险柜很快就找到了,钱三运按照夏月婵提供的密码,很顺利地打开了保险柜。果然有一本记录行贿证据的账本、几张光盘,应该就是夏月婵所说的有关官员嫖娼的视频资料,还有两支手枪,几百发子弹,此外,他还发现了两块金砖,这两块金砖沉甸甸的,起码有十来斤。钱三运欣喜异常,连忙将账本、光盘甚至枪支子弹放进随身携带的帆布包里。对于是否将金砖带走,他是做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的,斗争的结果就是将金砖也带走。一来他是觉得甄大福获得的很多财产是不义之财,他将金砖带走,并不是想攫为己有,适当时候他会将这些金砖变现用到该用的地方去;二来他想给甄大福造成一个假象,那就是他潜入别墅的主要目的是偷钱,而不是偷枪和其他物品,至于枪支和其他物品被偷,那不过是顺手牵羊罢了。

    “杨建,走吧。”钱三运可不想在此地多停留一分钟,虽然他很想见识甄大福卧室里那么多的情趣用品以及欢爱用的床椅之类的。然而,正当他起身离开之际,忽然听到了隐隐约约的哭声,那分明是一个女孩的哭泣声,他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上,轻声对杨建说:“怎么会有女孩子的哭泣声?我们过去看看。”

    “算了吧,我们目标已经达到,不能惹事了!”杨建催促钱三运赶快离开。

    “不行,我必须看看。这样吧,你在这里守卫着,我一个人去看看。”钱三运将随身携带的帆布包交给了杨建。

    强烈的好奇心驱使着钱三运寻找女孩哭泣的方向, 他借助手电筒的灯光,在地下室的一侧找到了一个非常隐蔽的小铁门,门前被一个柜子挡住了,如果不下一番功夫,还真的看不出柜子的后面是一扇小铁门。

    小铁门上了锁,钱三运拿出偷配的钥匙,在二十多把钥匙当中,找到了这扇小铁门的钥匙,打开小铁门后,是一个向下的楼梯,夜里楼梯的回声很清晰,那个哭泣的声音戛然而止。

    楼梯并不长,不一会儿,就见到了一间十多平方米的密室。手电筒的强光将密室照了个遍,钱三运看见床上躺着一个可怜兮兮的少女,那少女看起来最多也就十七八岁岁,正一脸惊恐地看着钱三运。钱三运打开了密室的灯光,室内顿时亮如白昼。他环顾四周,只见密室内除了一张小床外,只有几袋水果、零食什么的,还有几个垃圾桶,垃圾桶发出难闻的气味。密室里有些阴冷,女孩的身上盖着薄被。

    “你是谁?”少女战战兢兢地问。钱三运口戴面罩,少女并不能看出他的模样。

    “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你不是和他一伙的?”少女口中的“他”肯定是指甄大福了。

    “不是的!快说,你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

    “是那个坏人将我绑架到这里的!”女孩从床上坐了起来,嘤嘤哭泣道,“叔叔,求求你救救我吧!我很想爸爸妈妈!”

    少女的身上虽然没有被束缚住,但是一丝不挂,在室内也找不到一件衣服,应该是甄大福嫌弃蹂躏少女时麻烦,才将她的衣服全部拿走了。甄大福脱掉女孩的衣服并不是想以此不让女孩逃出去,因为这间地下室的地下室有一道铁门,地下室又有一道铁门,别墅正门又是一道门,她走出第一道门都是不可能的,更别说能够走出三道门的别墅了。女孩身体苗条,眉清目秀的,只是面孔虽然有些污垢,但依然遮盖不了她美丽的容颜。女孩是那样的清纯,那样的美丽。

    钱三运顿时明白了,一定是甄大福见这女孩长得漂亮,才将她绑架到这里来的。他忽然想起,左东流曾向他提及过,胡长发刚上大学的女儿离奇失踪已有半年之久,虽多方寻找,但一无所获,胡长发虽然怀疑此事是甄大福干的,可苦于没有直接的证据。难道这女孩就是胡长发的女儿?虽然胡长发并不是什么大好人,但他的女儿是无辜的,甄大福怎么能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钱三运心中无比的愤怒,这个甄大福,简直就是一个畜生!包养女人虽然不是什么正大光明的事,但毕竟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但绑架少女完全就是禽兽才能干出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